69中文网 > 圣中帝君 > 扎草人塑肉身,王璇璎又露馅

扎草人塑肉身,王璇璎又露馅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圣中帝君 !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王璇璎被宫蟾桂推在一旁,半天没说一句话,她知道他们对她肯定又加深了误会。

    彭尌道:“我师傅曾经说过,人之根本在于灵魂,肉身只不过是装载灵魂的器具而已,只要灵魂不散,在寻肉身就可以将人复活。”

    宫蟾桂道:“说的容易,哪里去寻肉身?”

    凤美珸道:“灵魂是虚无缥缈的,只要可以,任何东西都可以做肉身。这三年来,我们两个到处寻找灵药,曾去过荆楚云梦泽之地,于千钧一发之际,搭手救过哪里的云梦仙人。她那里有一颗仙草,我想只要我们把仙草扎成小老虎的模样,再让他的灵魂寄宿在里面,加以施法就可以让小老虎重新活过来。”

    彭尌惊喜的道:“好,我这就用琳琅目看看,小老虎的魂魄去了哪里。”

    说完,彭尌眼冒绿光,四处巡视了一遍,又往上下看了一下,看到了黑白无常将小老虎的肉身勾走,正要通往鬼门关。

    彭尌收了琳琅目,将情况跟他们说了一遍,走到王璇璎旁边,将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轻轻的对她说道:“不要想太多,我知道不是你,我这就遁地下去,赶在黑白无常通过鬼门关之前救下小老虎的魂魄,等我回来。”

    王璇璎看了他一眼,微笑的点了点头。

    彭尌驾着闪电云,默念口诀使出遁地术,一眨眼去了地下,又一眨眼将小老虎的魂魄给抢了回来。

    宫蟾桂诧异道:“这么快?”

    彭尌道:“是啊,一眨眼的事。快上来,我们去云梦泽。”

    三人上去了闪电云,一眨眼就到了云梦泽。

    彭尌将云彩散去,落到一个洞府前,府上云:云梦泽洞。

    王璇璎好奇的问道:“你来过这里?”

    彭尌道:“来过一次。”

    凤美珸道:“原来你也来过,不知道你见过云梦仙人没有?”

    彭尌想了想,道:“我仙缘浅薄没见到,这次仰仗你的面子,说不定可以见到她。”

    凤美珸抓了抓后脑勺,道:“哪里哪里,我也不过是适逢其会而已,咱们快进去吧。”

    由凤美珸当先走在前面,宫蟾桂第二,彭尌跟王璇璎并排着走。一到里面就见到了云梦仙人,果然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于淤泥之中而一点不染,说的就是云梦仙人。

    凤美珸等四人,打了个稽首,还是凤美珸先开口请求道:“弟子凤美珸,仙缘甚浓,有生之年还能在见仙人一面……”

    不等凤美珸说完,云梦仙人就道:“不必说了,我知道四位施主此次前来是何事。我那仙草十年长一寸,百年长一尺,千年长一丈,万年修得无根法,你们若是有缘自会找到它,若是无缘就是我也没得办法。”

    凤美珸再次稽首,祈求道:“恳请仙人告诉我等,仙草在何处?”

    云梦仙人道:“云梦之地,无处不在,去吧,找到了我再帮你们施法救人。”

    彭尌稽首道:“区区小事,不劳仙人费心了,我等……”

    云梦仙人道:“小事……你以为这件事情很容易吗?”

    宫蟾桂稽首道:“恳求仙人,详细讲说。”

    云梦仙人道:“找到仙草之后,需将之洗干净,然后放在松土之中困住,以防止它再次逃脱。而施法之人又必须得是芝兰之人,才能做到,你们从小生活在鲍鱼之肆,这法如何施得?”

    四人点头称道。

    王璇璎稽首问道:“可我们要将这仙草扎成小人,是否也要芝兰之人?”

    云梦仙人点点头,王璇璎又问道:“那,仙草容易找到吗?”

    云梦仙人指着彭尌,道:“或许他的眼睛可以看到。”

    果不其然,彭尌用他的琳琅目四处巡视,方圆百里之处,任何地方他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那仙草又怎能逃得过?

    抓到了仙草之后,按照云梦仙人的指示,将它种在土地里。

    而云梦仙人座下童子出来传话:“师父要等到明天才能施法,因为她要沐浴一遍,褪去全身污垢,然后压制全身法力,明天施法得全力以赴,为防止突袭要闭关诵经。”

    说罢,童子就去了洞府里面,将石门关了。

    宫蟾桂道:“哎呀,那我也去洗个澡。”

    王璇璎突然站起来,道:“我得跟着你,我一定会揭穿你的真面目。”

    彭尌摇摇头,不想说话。

    宫蟾桂冷笑道:“随便你好了,反正咱们都是女的,让你看到了也没什么。”

    说罢,宫蟾桂就往南边走了,刚才在找仙草的时候,他们看到了一处天然的温泉,宫蟾桂现在正往那边去。

    凤美珸问道:“对了,我怎么一直都没有看到小老虎的魂魄,你把他放在了哪里?”

    彭尌道:“我用左手捏着呢,魂魄是见不得光的,你忘了?”

    凤美珸抓了抓后脑勺,笑道:“是是是,见笑了见笑了。”

    两人就在原地等待,看守着仙草生怕它跑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王璇璎过来了,什么话也不说,只是在旁边坐着。

    两三杯茶的时候过去了,也不见宫蟾桂过来,凤美珸着急了,看了看王璇璎心急着大叫道:“不好!”

    彭尌茫然不知所以,问道:“怎么了?”

    凤美珸一个劲的往前跑,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不去理他。

    彭尌害怕仙草跑了,对王璇璎道:“你在这里看护着仙草,千万别让它跑了。”

    说着,就追了上去。

    到了温泉边,一眼就看到凤美珸抱着宫蟾桂着急着呼唤她的名字。

    彭尌走过去,问道:“她怎么了?”

    凤美珸道:“受伤了,很严重。”

    彭尌道:“是谁,你看到了吗?”

    凤美珸瞪着他,道:“这还用说,肯定是王璇璎,刚才不是只有她跟了过来嘛?”

    彭尌道:“她怎么可能会打宫小姐……”

    不等彭尌说完,凤美珸就恨声道:“她的确不会打她,她是想杀死她灭口!”凤美珸不让彭叔说话,继续道:“如果不是小桂花有一个保命术,假死骗过她的话,我想王璇璎应该不会放过她的。”

    凤美珸四处看了看,大惊的道:“她没有跟过来?”

    彭尌道:“我叫她看守仙草了。”

    凤美珸大喊大叫了几句,也无非就是怪彭尌不该让王璇璎独自一人在那里。

    说罢,驾着云抱着宫蟾桂,往云梦泽洞府飞去了。

    彭尌默念口诀,眼冒绿光,驾着闪电云赶了过去,然后将他俩接了过去,一眨眼就到了云梦仙人的洞府外边。

    两人刚下云彩,凤美珸又气道:“我就知道,她一定不会在这里守着,她巴不得……不好,仙人……”

    还没说完,凤美珸就冲向洞府大门。

    彭尌也跟着冲过去,一倒里面,凤美珸就看到云梦仙人倒在地上,肚子上插着一柄剑,她的小童子也被撞死了。

    凤美珸叹了一口气,道:“事实具在,现在你就不需要我再说什么了吧?”

    彭尌道:“不可能,王璇璎怎么可能会杀死云梦仙人,她那来的那么大本事?”

    凤美珸道:“你忘了她有个法宝。”

    彭尌道:“就那个……”

    凤美珸截口道:“你可不要小看它,虹手链来自东海王室。每一代东海水皇跟王后都会在太子与太子妃大婚当天,将象征权利以及王室身份的信物交给太子与太子妃,而虹手链就是王后交给太子妃的信物。这法宝的厉害……”

    彭尌没有继续听下去,只是在前面几句话中,来回打转,凤美珸道:“如果你现在还不信,那么我就解开小桂花这个保命术,等她醒来,你就会知道这一切的真相了。”

    凤美珸将手放在宫蟾桂的腹部与背部,他在左边坐着,将法力输送给宫蟾桂,想要强行解开这个法术。

    半天过去了,凤美珸打了个寒噤,道:“这不可能啊,我之前几次也是这么解开这个法术的呀,今天怎么可能解不开?”

    彭尌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凤美珸道:“是这样的,小桂花这个保命术,要想解开就得借助外力,也就是别人将自己的内力输送到中术者的体内,强行解开这个保命术,不过解术者的内力一定要强过中术者或者施术者,要不然就是白白浪费法力。我的法力比她强,这是无疑的,可是我怎么会解不开?”

    彭尌道:“这么说的话,就不是宫小姐自己施术了?看来还是另有其人,不过我想应该不是王璇璎。因为你比她们强,她们两个又是旗鼓相当,要是王璇璎施法的话,你一定可以解开的。”

    凤美珸道:“不一定,我说过她有虹手链。”

    彭尌想了想,郑重的道:“你我都没有看到王璇璎伤人,你却如此的肯定是她。那好,事到如今,我们就只能等宫小姐醒过来。”

    说完,彭尌拿出刑天面具,交给了凤美珸,道:“你替她解开法术,需要将手按在宫小姐的腹部,我多有不便,面具给你,你解开吧。”

    凤美珸几乎失声了。

    看了又看,道:“你说得不无道理,我就尽快解开她的法术吧。”

    说是这么说,凤美珸还是没有实际行动,只是不停的用手揣摩,他的眼睛放光,最后笑了起来。

    凤美珸道:“知道吗,我在笑你是个笨蛋。”

    彭尌道:“我,笨蛋?为什么?”

    凤美珸道:“因为你将这面具交给了我,而我的目的就是要杀死你。”

    他生怕彭尌将面具拿回去,用力的将面具往自己脸上戴,结果非但没有戴上去,脸上还多了一个红印,他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又不信那个邪,又往自己脸上戴,脸上的红印加深了。

    凤美珸吃惊的望着彭尌,道:“这是怎么回事?”

    “没怎么回事,就是想看看你的真面目。”

    这是王璇璎说的话。

    凤美珸转过身吃惊的看着她,彭尌道:“你不要这么吃惊,你再看看云梦仙人。”

    凤美珸再次转身——云梦仙人居然还没有死,只不过她闭目不语的坐在蒲团上。

    她的那个小童子也没有死。

    彭尌又道:“你也不用担心,仙草也没有跑……我早就用琳琅目对你施了幻术,你还不知道吧。”

    凤美珸想说话,却被王璇璎抢先了,她像连环箭似的,说个不停,道:“是你叫蚊虫王来告诉我们去必爬山的吧,也是你让乌蝇魔王变得强大的吧?你是故意说我的虹手链的毒,从哪里来就转移到哪里的吧,目的就是为了接下来陷害我而设下对我铺垫。你故意叫彭尌给你输送法力,将我们分开,然后叫宫蟾桂假借救人的名义,让村民给你们做证据,可是你万万没想到,我居然遇到了宫蟾桂行凶的过程,并且从她的手上拿过来一个手镯。你趁我洗毒的时候,再次假借救人为目的,让彭尌给你做证据,你千算万算没算到的是,这小子不会轻易的相信我是杀人犯。之后,你又趁着我从另外一条路走,算计好时机,回到药泉杀掉小老虎,目的就是加深我的嫌疑,你到那个时候还是不肯相信这小子是有多相信我。所以你又打算让宫蟾桂跟我打,让她故意被我打败,然后实施你的计划。你做了这么多,我实在是想不通,我到底那点得罪了你?”

    彭尌默默的递了杯水给王璇璎。

    凤美珸道:“事到如今,这一切我都承认,不过我倒是想问,你们是怎么发现我的纰漏的?”

    王璇璎道:“药味。”

    凤美珸道:“药味?”

    彭尌道:“不错,药味,这三年来,你们的确不停的寻找灵药,所以你们身上沾染了不少的药味,这种药味是最独特的,你们习惯了,而我们却没有习惯,所以一闻就闻出来了。无论是蚊虫王也好还是乌蝇魔王也好,他们身上都有这种药味,另外还有黑鬼王身上也有。”

    凤美珸道:“不错,蚊虫王是我叫过去的,因为他的卖家就是我,我的目的就是让他给我制造刺猬铠甲。乌蝇魔王突然变得强大,是因为我给了魔果。黑鬼王也是我安排在这里的,这一切目的就是看看刑天面具的力量到底有多强,到底值不值得我用。你们也知道的,妖魔两界就要大战,两边人都在寻找这个面具,有人说那一方得到面具,那一方就能够赢得胜利。不管它有没有用,我都是要拿到它的。”

    彭尌道:“你变了。”

    凤美珸道:“是的,我变了,我变得更强了。我不会被人瞧不起了。”

    王璇璎道:“说了这么多,你还没说为什么要陷害我?”

    凤美珸道:“不为什么,做事总要有个计划,你只不过是这个计划中的一环而已。”

    云梦仙人突然道:“孽障,还不知错!”

    一点寒光闪过,凤美珸就被仙人刺伤了。

    仙人道:“昔日你曾经救过我,这次,我放过你,从此你我再无恩怨,你带着宫家小姐离开这里。”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