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魔侠纪 > 第003章:一剑畏风尘

第003章:一剑畏风尘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魔侠纪 !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不过嘛,你们寒夜双狼虽然名气不小,但若想要杀我,说句实在的,你们还不够那资格。”

    柳风尘淡淡一笑,而所说出的话却是让那寒夜双狼的瞳孔微微一缩,随即嘴角露出了一丝残忍的笑意。

    “方才那句话是你说的么?你难道没看到那人的下场?”

    那大汉咧了咧嘴,指着地上还在流血的无头尸体,冷然笑道。

    柳风尘道:“他是他,我是我,当今皇帝老儿十二岁便做了皇帝,他一句话,你也活不成。”

    大汉道:“可惜皇帝老儿还没遇到我们兄弟,而且坐在这里的是你,不是那皇帝老儿。”

    柳风尘道:“我可没和你们谈论什么皇帝老儿的事情,不过话说回来,你腰间的包袱可是可是个宝贝啊。”

    大汉一惊,下意识的摸了摸腰间,却发现本该在那里的包袱已经不见了,而转头看向柳风尘,他的手上竟然凭空出现了一个包袱!

    而那个包袱,正是他腰间的包袱!

    柳风尘道:“寒夜双狼消失了半月有余,所谓的,便是这个东西罢。”

    说着,柳风尘抖了抖不大的包袱,其中掉出了一把剑,一把断剑,全长加在一起也就一条手臂那么长。

    但是剑上的点缀却是漂亮的很,在这炉火的火光照耀下,几乎是闪闪发光。

    “黄粱一梦,便生灵尘。这把鼎鼎大名的灵尘剑,真是想让人不注意都不成啊。”

    柳风尘淡淡一笑,这灵尘剑可是被称为极品宝剑的,即使是有着包裹包着,但是无形中所散发出的凌厉之气,却是逃不过柳风尘的眼。

    同为修剑者,柳风尘对于宝剑就像是酒鬼对美酒一般敏感。

    柳风尘能够淡然处之,但是那两个大汉坐不住了,就算那一个从进门一来都是一言不发的大汉,都是站起身来,用惊骇和带着几分敌意的看着柳风尘。

    “看来不杀你是不行了,我兄弟二人的秘密,可不能让他人知道。”

    那两个大汉都是面露凶光,忽然拔出了腰间剑,一左一右,向着柳风尘刺了过去。

    这两人的剑,简直是默契到了极致,一左一右,直接是把柳风尘的后路全部断去了。

    两把剑,一套剑法,快!准!狠!用这三字形容却是在合适不过了,方才那大汉杀那个年轻人的时候,他人没有看清,但柳风尘却看清楚了。

    唰!

    只是在两把剑即将刺到柳风尘的时候,柳风尘的身形也动了,身穿青衣的他,犹如一道青色的流光,瞬间就消失了。

    小桌子上放着的蜡烛,被两人一人一剑削成了三段,只是见到两道剑光闪过,却没有见到柳风尘。

    烛台被挑飞了去,掉在了地上。

    “你们的剑是用来砍蜡烛的?”

    柳风尘淡淡一笑,他的身形,却是不知什么时候跑到这两个大汉的身后了。

    那两个大汉徒然一惊,急忙转过身去,看着柳风尘的目光中带着几分难以置信的神色,若论剑法之快,在这一带的黑道朋友里,无人能在他们二人左右,即使是有能和他们匹敌的人,也不可能如柳风尘这般,在他们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忽然消失啊!

    这一幕实在是有点诡异,让的那两个大汉也是有些心里没底。

    没有给他们啰嗦的时间,柳风尘淡笑道:“可惜你我不同,我的剑却是用来杀人的!”

    “杀人?你能杀得了谁?”

    听得柳风尘的话,那大汉也是怒极反笑,即使面前这个青年有些看不透,但是他们寒夜双狼的信心还是在的,自然不可能被这么一个小子吓到。

    柳风尘笑道:“我的剑或许杀不了他人,但是能杀你!”

    这‘你’字说出囗,他的剑已刺了出去!

    剑本来还插在柳风尘的腰带上,两人都瞧见了这柄并不起眼的剑。

    忽然间,这柄剑已插入了大汉的咽喉,另一个大汉甚至这个大汉他自己都瞧见三尺长的剑锋自他的咽喉穿过。

    但他们却没有一人看清他这柄剑是如何刺入大汉的咽喉的!

    没有血流下,因为血还未及流下来。

    柳风尘的眼睛一瞪,道:“寒夜双狼?是你的剑快?还是我的剑快!”

    那大汉的喉咙里‘格格’的响,脸上每一根肌肉都在跳动,鼻孔渐渐扩张,张大了嘴,伸出了舌头。

    鲜血,已自他舌尖滴了下来,一滴滴的落在地上。

    另一个大汉的剑本已扬起,但却不敢刺出,少时他脸上的汗不停的在往下流,掌中的剑也在不停的颤抖,好像下一刻就要掉在地上。

    只见柳风尘忽然拔出了剑,鲜血就箭一般自那大汉的咽喉里标出,他闷着的一囗气也吐了出来,狂吼道:“你……”

    这一声狂吼发出后,他的人就扑面跌倒。

    倒在地上,地上的尘土被他的尸体震的飞起。

    “还有你是吧?”

    柳风尘督了一眼那自进屋之后就未曾说过一句话的大汉,他手上的剑在不停的颤抖,面部表情略有点扭曲,也不知道是哭是笑。

    “啊!”

    似乎已经是被吓得有点吓破胆了,那大汉竟然是狂叫一声,就像个疯子似的狂奔了出去,头也未回。

    摇头一笑,柳风尘也未曾追他,只是拿起了包袱里的灵尘剑,看着那桌子底下吓的颤颤巍巍的酒馆老板,也是一笑。

    “你出来吧,从此就再也没有什么寒夜双狼了,有的只有一个被吓跑的野狗。”

    柳风尘笑了笑,手上的灵尘剑倒是个好东西,至少比他现在用的剑好得多了,既然是在这寒夜双狼的手下夺来的,他也就不必客气了。

    提了一壶酒,柳风尘便是离开了,犹如来时一般,一人独行,一人独去,只留得一个青衫背影。

    青衫一剑,柳风尘。

    外面依旧是大雪纷飞,而悄悄在外围围观的那些人看着这个青年却是带着几分神异之色,有羡慕,有惊骇,有敬畏......

    他是一个孤独的剑客,至少,他自己是那么以为的。所以他很爱喝酒,但却千杯不醉,可能他喝的是他自己孤独。

    清风拂杨柳,一剑畏风尘。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