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的密室逃不脱 > 第四十六章 盖头之下

第四十六章 盖头之下

作者:潇湘夫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嗒嗒——嗒嗒——嗒嗒——

    外面突然传来有节奏的砸地声。

    “不是吧?”花菜姐就好像看到了什么稀奇的东西一样,撒丫子就跑门口去了。

    “外面有什么?”林舟便也起身,走到了门口。

    一个身穿运动装的青年骑着一匹白色的骏马,一手牵着缰绳,一手拿着相机在那咔咔拍照,看那信马由缰一派田园隐士的模样,真让人由衷的感觉到羡慕。

    “帅哥,这里!”年轻版老太太也是一脸兴奋,冲那马屁股喊了一声,马上青年便回过了头,年轻版老太太忙比起了剪刀手,还嘟起了嘴。

    这模样看的林舟胃里直犯酸水,差点就吐了。

    那青年倒是定力很强,面不改色,相机对着年轻版老太太就是咔嚓一下。

    “美女,请问王显家怎么走?”拍完照,青年顺便问了个路。

    一句“美女”让年轻版大妈乐开了花,老脸都笑出褶子了,“帅哥你是来参加婚礼的吗?”

    “当然是。”马上青年把相机挂在脖子上,“我该怎么走?”

    林舟摸手机看了看,距离王显婚礼开始只还有不到半个小时时间。

    “时间过得也太快了吧,我还什么都没查到呢!”林舟把手机放回兜里。

    不仅仅是什么都没查到,相反越查他疑问越多。

    首先就是这个老太太为何会突然“复活”,复活后还变年轻,而且似乎是已经忘记了自己。

    其次就是每隔五年的八月幽幽镇都会死一个年轻男子这事情,也古怪异常。

    最后一个比较奇怪的,就是眼前这个骑马青年了,现代又不是古代,会骑马的少,骑马去参加别人婚礼的就更少了。

    当然,这一点小奇怪和前面两点比,就正常许多了。

    不过在任务里,任何小疑点都有可能是关键线索,那些一眼看上去就惹人注意的,还很有可能是陷阱是迷惑,所以林舟同样不敢对骑马青年掉以轻心。

    年轻版老太太给骑马青年指完路,骑马青年一提缰绳正要走,林舟忙冲他喊道,“哥们,我也是去参加王显婚礼的,不如我们一起吧。”

    骑马青年很豪爽的一伸手,“上来!”

    要是搁平时,林舟才不会和一个老爷们一起骑马,不过现在是在试炼任务中,哪还能这么多讲究。

    林舟小跑两步追上骑马青年,就抓住骑马青年的手,骑马青年看起来挺瘦削,但是力气却出乎意料的大,林舟就感觉一股大力从手上传来,直接把他整个人都拉起来,他顺势就跨上去,骑在骑马青年身上,哦,不是,身后。

    “你怎么会骑马过来?”林舟没骑过马,刚上去有些不稳,不得已抓了下骑马青年的腰,又忙松开。

    “我喜欢骑马啊。”骑马青年说的是理所当然。

    “你骑了多远?”

    “三天。”骑马青年哈哈一笑,“很久没骑这么爽过了,非常过瘾!”

    “你是王显的朋友吗,怎么连他家在哪都不知道?”

    “哥们,你是对我有兴趣,还是对王显有兴趣?”骑马青年反问道,“先声明,我不介意男生追我,但是我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外貌协会,你的颜值不达标。”

    骑马青年这一路可走的够充实,一边和林舟说话还一边咔嚓咔嚓的拍照。

    他的相机是那种拍完就可以吐出照片的,骑到王显家的时候,他至少往自己的包里塞了二十张照片。

    王显家附近满是人,马自然是不能骑了,王显便把马拴在路边一棵树上。

    两人踩着红色的地毯,从金黄色的充气门穿过,进了王显家。

    林舟不认识王显,不过现在这情况却很好分辨,一个穿着黑色西装胸前还别着一朵红花的青年肯定就是王显了。

    王显好像遇到了什么不快的事,脸色明显难看,站在院子里抽烟。

    “新娘呢?”林舟奇怪道。

    都这个点了,不可能还没去接新娘,王显既然出现在家里,那肯定是已经接新娘回来了,这一点从拿着话筒一幅要主持模样的司仪身上也能看出来。

    看来林舟来得刚刚好,新娘刚接过来,婚礼即将开始。

    问题是,新娘呢?

    中国有句古话叫说曹操曹操到,林舟这边一念叨,便看到一个穿白色婚纱的新娘在两个伴娘的陪同下从司仪身后的一个房间走出来,站到新郎旁边。

    两人似乎发生了一点小争执,林舟清楚的看到新郎想去拉新娘的手却被新娘甩开。

    “对一个女孩子来说,这可是她一生最特殊的时刻,这位新郎在这个时候都能和这位新娘发生争执,”骑马青年摇头叹气,“这位新娘是不会幸福的。”

    “他肯定不是一个好丈夫。”林舟同意骑马青年的话,一个在结婚的时候都不礼让女方的人,你能指望他婚后不原形毕露?

    “尊敬的各位来宾,各位亲朋,大家好,我很荣幸能够见证又一对新人喜结连理,首先,请允许我做一下自我介绍,我是……”司仪忒不地道了,明明是给人主持婚礼,却先把自己给吹嘘了一番。

    林舟注意力高度集中,不仅仅是盯场中的新郎新娘,还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留意着婚礼现场的其他动静。

    公众号说会有特别惨的事情发生在这对新人身上。

    到底是什么呢?

    林舟没有去打断婚礼,他选择先观察,亲眼看一下这“可怕的事情”是什么,任务给了他三次从头开始的机会,他不认为自己第一次就可以完成任务。

    “你怎么不拍照了?”林舟发现那个一路拍照的骑马青年从来到婚礼现场后就没拍过照。

    “已经没有必要了。”骑马青年道。

    “什么意思?”

    “我已经拍到了我想拍的。”

    这时候,婚礼已经进行到掀开盖头的步骤,即使前面有些小争执,新郎也是面带微笑,伸手把新娘的红盖头掀开。

    一颗狰狞的头颅出现在了众人眼前,这头颅从头皮到脸没有一丁点皮肤,全部被剥了去,只剩下血淋淋一团肉。

    “嘻嘻……”一片赤红的烂肉上,新娘抿嘴,对新郎笑了起来。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