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艾泽拉斯布武 > 第224章 哈缪尔·符文图腾

第224章 哈缪尔·符文图腾

作者:狂笑自淘情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布武 !

    第一轮的会谈很顺利,桑拉在感谢过泰兰德后,泰兰德请他去准备的大厅中休息,而后自己则去吩咐部下办理允诺的事务,毕竟现在主动报复得是心怀恨意的卡多雷。

    桑拉也用随路跟来的信鹰向萨尔传递消息,自己这边已经取得了结果,大酋长最好尽快将灰谷的战歌兽人撤出来,然后换点靠谱的过去,等他刚把信鹰送走,另一边却来了一位访客。

    “愿大地母亲护佑着你,尊敬的桑拉金,我是哈缪尔,哈缪尔·符文图腾。”淡细体毛黄白,灰黑粗硬的鬃发打着麻花垂在胸前,头顶左边牛角少了一截,鼻间缀着铜环的牛头人踏着沉重的步子走入神殿,一边用悠长似牛哞的声音自我介绍,一边向着高大巨魔张开双臂。

    “也愿神灵指引着你,哈缪尔长者。”桑拉看着走来的牛头人,笑着展开了自己的双臂准备和对方拥抱了一下,却不想大牛头人却用右手三根粗指捏成拳头触向他的心脏,出于礼貌他没有进行阻止。

    “当然,神灵的光辉无时无刻不在指引着我,这是我们的初次见面,桑拉金。”哈缪尔看着坦然展开双臂,比自己还高出一个头的巨魔,按照牛头人的礼仪伸手触碰他的心脏,而后发声笑着收回手臂,并没有进行拥抱。

    “是的,不过我已经在大酋长那里听到了你,大酋长告诉我,有需要的时候可以向舒哈鲁求助,在任何时刻,舒哈鲁都是我们的朋友。”桑拉见大牛头人收回手的神态,不由同样笑着说道。

    “当然,我们的友谊经历过鲜血的考证,而且,我们还欠着部落一份大人情,不过我想,你现在只怕应该用不上我的帮助,桑拉金,你的到来已经消解卡多雷的仇视。”哈缪尔吸了吸鼻子,棕色的眼睛里充满郑重。

    “那是因为和平是大部分人的期望,卡多雷犹是如此,只要我们愿意,那么一切争端都可不必发生。”桑拉笑着再捧了一把暗夜精灵。

    “没有错,我完全同意这一点,这块大地足够得大,足够我们所有种族生存,我们完全不必因为一些小争端而流血,那不是一个明智的做法,我是说,萨尔很睿智,你也很睿智。”哈缪尔缀着铜环的鼻环朝上噘了噘,脸上露出一个笑意。

    “感谢你的赞赏。”桑拉对大牛头人回以笑意,下意识得表示了一些谦虚,不过哈缪尔却会错了意。

    “不,完全不需要,这是……”哈缪尔听着桑拉的谦虚,不由得愣了愣,这是不要赞赏么?

    “嗯,哈缪尔,我是说,我接受你的赞赏,但是你得允许我谦虚一下,我认为,人的胸怀应该像是山谷一样高深宽广,那样才能吸纳更多的知识与观点。”桑拉看着会错意的哈缪尔,不由得连忙解释,这个世界的很多观念和他都不一样。

    “哦,原来是这样,是的,没有错,我完全同意,虚心使人进步,而骄傲使人落后,我听说,兽人遵守古老的萨满教义,你是一位高尚的萨满么?”哈缪尔听着解释,不由得恍然大悟,微微咀嚼了一下后不由得点头表示肯定,同时试着开口询问,这是萨满的思想么?

    “我学习过萨满教义,但是我并非萨满,至于我的谦虚,那是因为我认为我很年轻,我需要时刻得提醒自己。”桑拉笑呵呵得表示自己是个虚怀若谷的人,虽说学习萨满知识,但可真算不上萨满。

    “嗯,年轻人都应该向你学习,尊敬的桑拉金。”哈缪尔听着解释,并没有任何轻视,相反心中生出无限的尊敬,这位巨魔无时无刻不再提醒着自己的责任,他很崇高,就像是那个年轻的萨尔一样,真希望贝恩和芭莎娜能向他们学习。

    “我认为应该相互学习,因为每个人要走的路都不相同,但是一些关键处是相同的,领会自己所身负的责任,学习选择正确的道路。”桑拉看着生出敬意的牛头人,开始进行忽悠。

    “完全同意,我完全同意,学习是无止境的,就像是我们符文图腾,曾经信奉自然之道,但是最终却因为堕落,从而抛弃了这崇高,不过好在我找到了补救的机会。”哈缪尔的阔嘴勾了起来,对于桑拉的话完全表示同意,并且举出了自己的例子。

    “你在向卡多雷学习自然之道是么!”桑拉看着同样虚怀若谷的温和大牛头人,心中不由好感大增。

    “是的,因为萨恩多的宽大胸怀,我得以重新为自己,为符文图腾拾取自然之道。”哈缪尔点了点头,同时话语之间将传授他德鲁伊知识的玛法里奥称为‘萨恩多’。

    “那你能和我说说么?我也曾经在赞达拉学习过自然之道,只是并不完全,来,请到这里坐下吧!”桑拉连忙表示虚心请教,同时请哈缪尔往厅中的石凳上就坐,这么长时间,两人一直是站着的。

    “你也学习过自然之道?”哈缪尔顺着桑拉的手指,将大屁股坐到厅中的石凳上,忍不住有些好奇,这位桑拉金又学萨满,又学德鲁伊,这是作什么?

    “是的,除了自然之道,我还见识过人类的圣光之道,精灵的奥术之道,但是我根本性学习得还是巫毒,不过就我而言,这些道路,都并不是我的归宿。”桑拉坐在石凳上,讲解自己的所历之路。

    “我的族人曾经堕落,他们不屑于知识和智慧,沉迷于暴力与鲜血,我非常厌恶这一点,我希望能够找到一条合适的道路,不但能够让我,我的族人,也可以让兽人、牛头人、精灵,乃至是人类都可以行走。”

    “……”哈缪尔看着侃侃而谈的巨魔,嘴巴张开,双眼瞪大,有些说不出话,找一条允许所有人都走的路,这是不是有点太夸张了!

    “我也曾经学习过自然之道,在赞达拉圣山,我们所有巨魔的源头,只是那些自然之道有所缺失,不过那足够让我认识到自然与平衡,我认为平衡并非是对立的两面,更在于一件事物的正反两面,平衡并不只可以用于自然,更可以用于万事万物……。”桑拉也不管哈缪尔的呆愣,开始讲起自己的理解。

    “嗯,没错,你理解得完全正确。”哈缪尔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所谓自然,要像水流一样,滋润万物,细无声迹,也要像植物一样,适应环境的变化,应变气候,枯荣生死。”桑拉又讲自然而然。

    “我认为,我理解得都不一定能有你好了。”哈缪尔挠了挠头,自己这跟不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