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艾泽拉斯布武 > 第271章 巫妖

第271章 巫妖

作者:狂笑自淘情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布武 !

    说实话,贝恩霍勒的话,确实是有一些伤人的,他们就是氪金作弊有外挂的玩家,恶魔猎手们辛苦接受训练斩杀恶魔,并且克服人生道德,吃恶魔的血肉获取力量,但是在他们看来,什么都不是。

    不但所有的努力是白费,就连努力的结果也一样是虚幻的,平民玩家玩得再好又怎么样,你打赢了我,我依旧能来无数次,而且还能黑掉你的号,有权限就是为所欲为,这样的嘲讽砸在脸上,费隆纳斯连反驳都不能,一时僵在了那里。

    “我现在能请教一下你的内心感受么?”桑拉看着贝恩霍勒一脸恶毒和为所欲为的表情,歪头向费隆纳斯问道。

    “我现在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说明自己的感受!”费隆纳斯脸色逐渐阴沉,甚至有有些苦丧,他现在找不出形容词来说自己的感受。

    “很正常,看开一点就好。”桑拉的安慰很没有诚意,但是再有诚意的安慰也没有办法帮助费隆纳斯。

    “我不信,没有机会彻底杀掉这些家伙。”费隆纳斯望向贝恩霍勒,心中燃起了一点怒火,但是还不等发作起来,就被拍在肩膀上的手打断了。

    “认真你就输了,你没有一万次重新来过的机会,只要有一次失格,你就完了,费隆纳斯。”桑拉对着费隆纳斯摇了摇头。

    “可是,难道就没有办法对付军团么?”费隆纳斯的心底,有一点点的绝望,尽管他感觉自己不该那么绝望,但是事实让他心寒。

    “谁说没有,刚才我跟他聊天你没有听到么,他们能复活,主要是因为真魂印记被留在一个叫马顿的地方,我想,只要在那个世界干掉他们,他们就不能再复生了。”桑拉挑了挑眉毛,这让费隆纳斯心底的阴云微微散开一点缝隙。

    “你们知道马顿是什么地方么?”贝恩霍勒的表情变得诡异起来,这让费隆纳斯心中将要散开的阴云凝滞。

    “那里是由堕落泰坦所建造,曾经用来关押我们的监狱,那个地方早就被打碎,世界的碎片散布在整个扭曲虚空里,燃烧军团的大军踏遍诸天万界,我们是世界的终结者,曾经有无数种族试图对抗我们,但是他们……。”

    贝恩霍勒伴随着述说,眼里绿色的火焰开始摇曳起来,身后的阴影迅速扩张开来,但是伴随着他的目光看到表情无比淡定的桑拉时,话语不由一下子卡在喉咙里。

    “马顿已经被毁灭了?”费隆纳斯看着站起来摆出姿势,气势变得狂如浪涛,但却又戛然而止的恐惧魔王,不由有些狐疑得望向桑拉,马顿已经被毁灭了,那这些恶魔怎么还这样的猖獗,那么恶魔复活的猜测是不是有点不太对?

    “很明显,另有原由,我的猜测是正确的,但是他没有说原因,不过我想起来,你们是不是用这样的方法制造巫妖王?”桑拉突然联想到了一件事情,巫妖王是否也像是恶魔一样,将自己的真魂附在某件物品中,从而获得不断复生的能力。

    “是的,巫妖的转化仪式,既是将真魂印记放到某件物质中,他们因此获得不朽的肉身,生命被寄托的那件物品,既是他们的命匣。”贝恩霍勒很爽快得交待了亡灵的弱点,因为亡灵现在背叛了军团,是他要清除的存在。

    “你懂得这个法术吧!”桑拉微斜了斜目光。

    “懂,您要听么,我可以教您!”贝恩霍勒看着桑拉,心底就忍不住冒坏点子,通灵术,他怎么不懂,要知道鼎鼎有名的霜之哀伤,可就是纳斯雷兹姆所铸造的,那把魔剑可以说是通灵术的最高巅峰之一了,不在基尔加丹所制造的巫妖王之下。

    “嗯。”桑拉点头,这个自然要学的,他没有兴趣将自己改造成骷髅架子,但是改造一些其他的东西很有兴趣。

    “主人……”贝恩霍勒见桑拉点头,再看着他腰间没有任何异样的佩剑,不由得心底思绪迅速泛滥开来,剑没有反应,他刚才的心底冒着坏点子,但是剑却没有反应,他说得也是真话,是了,他是主动说的话,对于剑的誓言是可以绕过去的,只要他主动说真话,而不是被动的回答问题。

    “你在想什么坏点子?”桑拉抬起头,向着贝恩霍勒问道。

    “没有……”贝恩霍勒下意识摇头,但是精神却瞬间一个激灵,还不等回过神来,脸上狠狠挨了一个耳光,打得整个身体直接横飞了出去,如果不是恶魔的身体够坚硬,这一耳光足以打爆他的脑袋。

    桑拉站起身来,冷视着横飞出去的恐惧魔王,恐惧魔王慌不连迭得爬起来,顾不得眼里冒出来如同沥青一般的黑色物质,迅速跑得远远的。

    “跑什么,还在想坏点子?”桑拉看着要跑走的恐惧魔王,不由得眯起了眼睛,伸手将腰间的寒光长剑拔出,只要他敢跑,就第一时间把剑丢出去。

    “不要不要。”贝恩霍勒即使心底骂翻了天,但是也不得不站住脚步,不敢正面回答问题,只是开口求饶,面对这只巨魔,他是想死死不了,想活也活不成。

    “过来,从今天这一刻开始,你不允许离开我的视线之内。”桑拉用剑指着恐惧魔王,让他老实站到面前,给他订了规矩,这个家伙只要有机会,就一定会冒坏水想要坑死自已,自己得要提留着神。

    “是。”贝恩霍勒停止了心底的坏水,顾不上去擦眼里冒出来的黑夜,硬着头皮点头应是,望着他的样子,旁边的费隆纳斯眉尖不停跳动,他这还是第一次看到恐惧魔王被人弄得跟孙子一样。

    “今天饶了你这一次,现在,告诉我巫妖的转化仪式。”桑拉看着神情狼狈但规矩起来的恐惧魔王,将剑收回了腰间。

    “没有问题,没有问题。”贝恩霍勒不敢再想什么阴谋,只能专心得应对着桑拉的话。

    “喂,桑拉,你想转化成巫妖么?”费隆纳斯侧耳听着桑拉的话,不由得开口问道。

    “为什么你要这么认为,我会对变成冰冷的骨头架子有兴趣!”桑拉低头看着始终坐在地上的恶魔猎手,有些不置可否得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