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丞相保重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山川形势

第一百一十九章 山川形势

作者:七星肥熊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平陵乃是战略要地,大江穿流而过。平陵往西则是百里长道,兵力难以铺展,往东则是一马平川,直至楚都郢城。

    从益州至荆州,从巴郡到武宁郡,千里大江之上,山林茂密,江道弯转,仅有几个支点,平陵便是其中之一。

    这些支点是山势水流交汇地势平坦之地,适宜建城兵养民。

    大周鼎盛之时,划州治郡,为防各地诸侯拥兵自重,强行割裂地形,将平陵至归乡再到夔门数百里江域都划归了荆州治下。

    这样一来,荆州郢城以西,便有了数百里江域作为缓冲之地。

    可是三十年前天下大乱,各地诸侯相争不断。杨忠入蜀之后,抢先下手,将本是荆州西部屏藩的数百江域夺到了手中。

    杨羡若是愿意,可在弦城起十万大军,顺江而下,一月便可至郢城。这也是桓武想要灭蜀擒杀杨羡的原因。

    灭了蜀国,杀了杨羡,桓武便可以在益州屯兵三十万。待得时机一到,水陆并进,吴楚灭亡只在顷刻之间。

    若是此刻梁军得蜀,统一天下绝对不会超过五年的时间。可是灭不了蜀,梁军想要灭吴楚,可谓困难重重。

    梁军不但要调集数十万兵力,从北至南全力倾攻,还要面对吴楚两国境内繁杂的水系和精悍的水军。

    梁军便是不惜耗费国力,一点一点地硬磨过去,没有十年到二十年的时间,也绝对不可能灭了吴楚。更何况在其间,其余各方的诸侯也绝对不会坐视不管,四方的异族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如果说蜀国是桓武的心病,那么这平陵便是蔡通的心病了。杨羡想要打他,不费吹灰之力。可蔡通想要反击,光是平陵这一关都过不去。

    蔡通若是硬磨,一来他没有桓武那么财大气粗,二来时间也不允许。毕竟楚军攻蜀,要逆流而上,便是战事顺利,没有个三、五年也攻入不到蜀国的腹地。

    此刻乃是千载良机。

    楚军大将文卿观望着远处那隐隐出现的城郭,平陵的守军都前往了武宁郡内救杨羡,城内兵力空虚。

    文卿手中有两万精锐的楚军,夺下平陵之后,若是战事顺利,甚至可以夺回归乡乃至夔门。

    文卿不再犹豫,大喝一声:“扬旗!进军!”

    大喝声起,文卿能够轻易感觉自己身体内胸腔的共振。他难以掩饰自己的激动与兴奋,这是一场足以改变楚蜀两国国势对比的战争。若是胜利,在这大江上游,蜀楚两国在军事上便会陷入了均势之中,谁也奈何不了谁。

    而且,平陵若是失陷,杨羡便断了归路。只要楚侯能够擒住杨羡,必定能够逼迫杨纯做出更多的让步。

    两万楚军扬旗击鼓,军容齐整,军威赫赫。之所以如此大张旗鼓,是文卿在试探,这平陵城中是否真的空虚?

    世人常言军中将领多是有勇无谋之辈,然而若是有勇无谋,又怎么可能统帅大军,齐击千里。

    这军中之将,经过这三十多年乱世的淘炼,便是外表粗豪,也要比一般人更加小心谨慎,甚至可以说狡诈。战事凶险,瞬息万变,若是一着不慎,便会落得个军灭人亡的下场,由不得他们不小心。

    两万楚军整军而前,直至平陵主城之前,文卿终于可以确定,此地数千守军是真的走了。

    军中一脉的传人,不可能蠢到让这两万楚军一点一点夺得外围所有的支城亭障,直至他们到了主城之时,才开始反击。

    据城而守,依险而阻,才是正道。蜀军这么做只有一个可能,那便是他们兵力空虚,没有足够的力量据守外围的险要,才只能龟缩在主城之中。

    事实也证明了文卿的猜想,此刻在平陵主城城墙之上的是你的兵士,衣甲不全,手无寸铁,看似民夫之流。

    “弓手,射击。”

    文卿相信,只要几轮射击,便能击垮城中之人的意志,让他们拱手而降。

    然而,随着那如蝗的羽箭射向城头,事情却超乎了文卿的预料。

    连连符光闪耀城头,串联成线,相罗成网。那羽箭射向半空,便像是撞到了铁板,发出清脆的撞击声,却再难寸进,纷纷跌落而下。

    文卿目中光滑闪耀,嘴中喃喃。

    “劈山镇海,是镇海符!”

    如此情形,文卿再熟悉不过,这是承天道的手法。记忆之中,东阳教归降之后,杨羡曾将其教徒编制成了一支万人军队。

    “东州兵!”

    文卿此时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天下各地的军队都没有这种打法,可唯有这一支是例外。承天道徒传自星之一脉,与军中一脉的战法迥异。他们不拘山川形势,人越多便越强力。

    想到这里,文卿面色大变,他们离平陵主城实在是太近了。这个距离过于危险,难以施展手脚。

    “快退!”

    文卿急于变阵,城中上空却是再度闪耀符光,罗列成网,向着楚军而来。劈山符可以说很简单,然而相织在一起,却能够发挥出巨大的威力。

    天地之中有灵炁,人身上也有。劈山符阵如一把利斧,能够绞杀人身上的灵炁。

    当年承天道百万教众,共施此符,甚至能够斩断这山川之中灵炁运转。劈山之名,便由此而得。

    文卿的反应可谓很快,可是楚军撤退仍然太慢。那本是先锋的楚军变作后队,没有及时离开,挨上了这劈山符阵。数百将士,非死即伤。

    文卿转头看向城头,正见一个男子站立城头,负手而观,这狼狈至极的楚军。

    “韩不负!”

    文卿念着这个名字,双拳紧握,眸中光芒闪耀。

    黑虎山。

    蜀楚两军正在相持,远处突现一道红光。随着马蹄声踏踏,蔡通的耳边响起了杨羡的声音。

    “蔡通,你问我楚都三万精锐,只有一万跟随在你身边,剩下的两万去了哪里?本相却想要反问一句,楚侯以为本相身边,难道只有这数千守军不成?”

    血龙长吟,锋芒毕露。

    秦风一马当前,冲在阵前,身上血杀之气熊熊,犹如战神附体。

    蔡通惊惧,眼中都是秦风英姿,不禁大喝一声。

    “西凉铁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