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灵隐骄子 > 第十二章 真正的使命

第十二章 真正的使命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灵隐骄子 !

    铉兮听完这个故事,大致明白了,随即又陷入了更多的猜测与沉思当中。

    铉兮已经知道父亲明耀毫无疑问就是天外天确定的代言人,而且明耀集团在父亲的操纵下执行了一些不明不白的任务,但是这些任务又毫无征兆和联系,完成这些任务也无法获得更多的信息。

    但以父亲明耀的精明,即使这些不明不白的任务零零散散,他也一定能够或多或少地察觉到这些任务背后千丝万缕的联系。只是关系到家庭、财产和家人、未来,父亲不一定会有更多的举动。

    这次不一样了,这个传输意念给铉兮的人一定不是天外天的人,因为他/她不确定自己的身份,但指向天外天,很显然对方是关注天外天,也就是说对方很大可能就是天外天的敌人。

    对方是天外天的敌人,而父亲不是天外天的人,只能算作是天外天在人世间的代言人。这样的代言人不会多,但也不一定只有一个。

    铉兮相信自己不用明言,父亲就已经明白了代言人与敌人之间的位置、瓜葛和关系。

    管他呢,自己还是一个小孩,虽然是一个怪胎小孩,何必要管那么多呢,既然搞明白了这些,也算是解开了心中的谜团,至于更多的信息暂时是不可能获得了。铉兮开始变得轻松起来。

    明耀讲完了三十年前的那个故事,但父子间的谈话却并没有结束。

    明耀的沉默又引起了铉兮的好奇。

    “父亲,既然都说开了,我也就不深究了。相信能够让我知道的,不用我主动问,您也会告诉我。现在我很关心您的使命是什么?应该不是简单地收集古籍或者集聚庞大的财富那样简单吧?”铉兮嬉皮笑脸地问道。

    既然说开了,明耀的神情也放松了很多,盘在额头上两道英俊的剑眉终于也舒展开了。

    “我的使命一直在调整,或者对方一直在隐瞒真正的举动,所以这些年我也在猜测。之前我认为是财富,取之不竭用之不尽,而且可以随时使用的财富。但是后来我又发现不是这么简单,财富对天外天来说太简单了。后来我认为是地位,一个特殊的地位,以及有一天可能会用到特殊地位产生特殊的作用。但后来我又推翻了,特殊的作用也太简单了,天外天的力量不是人类能够抗衡的。所以,自从有了你,我认为我的使命有可能是你。”明耀说道。

    “是我?就因为我是一个怪胎?”铉兮反问道。

    “不是因为你现在是一个怪胎,而是因为你未来的发展可能存在非常大的未知数,也就是说我甚至怀疑你可能与天外天的关系甚至比我更复杂。”明耀毫不分辨地说道,非常坦诚。

    “不管怎么样,我们是父子。不管怎么样,希望你提防那个敌人。”铉兮发现自己无话可说,因为父亲这样的想法确实存在极大的可能性,而且存在极大的不确定性。

    父子之间在貌似融洽的形势下结束了还算友好的谈话。

    对明耀而言,下一步的目标是与天外天取得联系,以及尽快找出来敌人与敌人的目标。

    对于铉兮而言,知道了这些,反而突然失去了目标和方向,不知道该干嘛了。

    既然我是外人眼里的贵公子,那我就继续做好贵公子或者花花公子该做的事情吧,铉兮这样为自己确定了生活目标。

    一晃十三年过去了……

    铉兮已经十七岁了,这一年是公元2062年。

    这些年风平浪静。这些风平浪静包括父亲从来没再和自己谈过天外天,父亲的明耀集团也是越做越大。让明耀自豪的是母亲珮灵还是被自己油嘴滑舌地说成那么漂亮那么年轻,母亲与三个姐姐都成为姐妹了。

    当然这期间也有变化。大姐曼曼已经有了未婚夫,不知道啥时候可能结婚,但是对于未来的大姐夫老是想用一些玩具一类的东西来收买自己的做法嗤之以鼻,觉得太小儿科了,因此没有少在大姐面前说几句未来大姐夫的坏话。二姐栩然还是特立独行,不过被自己掌握了很多小秘密,经常被自己威胁,不得不帮助自己欺骗妈妈。三姐可茹已经不愿意再和自己那么亲近了,用三姐的说法,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不要那么幼稚了。

    铉兮这么多年并不是一无所获,最大的收获就是积累了如侦探一般的丰富经验,用来如何避开狗仔队和一大帮花痴的女孩子,对于一个花样美男和多金富二代来说,这太不容易了,有时候甚至不得不动用自己的超能力。

    还有一个收获就是对自己身体或者说是自己能力的认知。铉兮发现自己根本上就是一个超人,总结自己的超能力如下:意念控制物体,洞穿别人的心思,过目不忘,一学就会,睡觉极少,吃的很少,听力敏锐,视力超群,体力超群…

    如此一来,铉兮越来越认同父亲曾经说过的自己可能就是那个使命的想法。

    如果铉兮是明耀的使命,那么铉兮的使命又是什么呢?

    那个隐藏在明耀集团的天外天的敌人这么多年一直沉寂异常,一旦爆发就将是带来不可抵挡的力量和举动。

    铉兮偶尔也想再次前往父亲公司的集团总部一探究竟,或者可能再一次遇到那个人。但这样的想法和举动都被父亲制止了。父亲的说法很简单,就是这期间不要参加也不要关注公司,下一次你前往公司就是准备要让铉兮接手公司的事务了。而且多年以来,明耀对公司的控制也是炉火纯青,并且采取很多的举动都没有查找到那个可能的对手或者敌人到底是谁。因此只有两个解释,要么不是敌人,要么这个敌人太厉害了。

    但是再厉害的敌人也必须用人世间的手段来解决人世间的事务,因此明耀对此并不着急和害怕。

    这样一来,铉兮没有了自己生活与奋斗的动力和方向,变得不知道该干嘛了?不管自己是不是父亲的使命,这时候已经不知道自己的使命是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