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带着鬼王老婆去参军 > 第045章 五百万

第045章 五百万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带着鬼王老婆去参军 !

    王国强的房间就在二楼萧如雨房间的一旁,两名保姆住在一楼。

    王国强放下背包,开始检查房间的情况,是否有安全隐患。

    一切看似非常安全,然而就像普通的锁一样,只能锁一些无心之人,有心之士,却可以轻松打开。

    就像现在,如果王国强想要控制萧如雨,或者将其带走,也是有好几种方法的。

    简单点就是排一只鬼,附身萧如雨,让其自己走出来,然后在自己将自己弄丢。

    或者,在房子周围布置一个幻阵,自己在进去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人带走。

    警方的布置,也只能预防一些普通人,遇到像王国强这类人,他们的安保措施,将变的毫无作用。

    “萧小姐,我可以去您的卧室看一下嘛!”王国强询问道。

    “可以。”

    王国强还是第一次进入一个女孩的卧室。萧如雨的卧室,非常干净利落,一切都收拾的井井有条。房间的布置也是正常的布置,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站在房间里的阳台上,王国强悄悄将一面八卦镜挂在了阳台上方。犹豫了一下,王国强还是拿出一张符,将符贴在了窗户上。

    至于萧如雨会不会将其清理掉,那就听天由命吧!当然,王国强也会和萧如雨说一声的,能留下,自然还是留下的好,毕竟是为了她好。

    当然,非常关键的问题就是,萧如雨信不信有鬼。信了什么都好说,不信了说什么也是白搭。

    这一天,萧如雨没有出门,一直在家,王国强就在客厅中,打坐修炼。

    第二天,萧如雨出门,去实验室,王国强自然是全程跟随。

    萧如雨的同事看到王国强,还以为是萧如雨的男朋友,所有人都是笑逐颜开的和王国强打着招呼,当萧如雨否认以后,再也没人和王国强多说过一句话。

    一连五天,都平安无事,没有任何问题。

    第六天一早,萧如雨下身穿着一条很短的裙子,上身穿着一件白色,全是直径一公分左右圆孔的外套,通过圆孔都能看到里面的黑色内衣和皮肤,萧如烟穿成这样就要出门。

    王国强不得不拦住了萧如雨说:“萧小姐,你这么穿着出去只怕有些不妥吧!”

    “你的责任就是保护我,我怎么穿衣服,是我的事,和你没有一点关系。”

    惹了一身骚的王国强,心里直叫苦啊!萧如雨这样出去,只怕他有的忙了。

    真实情况却大出王国强的预料,萧如雨大胆的穿着,虽然回头率极高,但是并没有出现什么意外。

    话说,只怕下体不是弯的男性,看到萧如雨都会忍不住的频频回头吧!

    然而,到了中午的时候,意外出现了。

    一名男性先是跟随,然后又突然上前,就要抱萧如雨,好在王国强早就注意到了该男子,一拳将其放倒在地。随后,两名便衣过来,将男子带走了。

    萧如雨也是被吓坏了,连忙找来了一件衣服换上。

    晚上,萧如雨家里来了客人,客人带了羊肉,据说是从农村刚带回来的,肉质非常鲜美,她们要吃烤肉。

    王国强真在听安月的汇报。白天,那名男子,是一名强女干犯,刚出来,看到萧如雨就忍不住,想要沾点便宜,结果被王国强一拳撂倒了。

    羊肉考好以后,王国强突然看到,放在一旁的羊肉上,爬满了白色的小虫子。然而王国强在仔细看是,却发现羊肉鲜红无比,哪里有什么小虫子。

    王国强知道,所有进入这里的食物,都是经过检验的,说明不会有毒,或者变质。

    王国强突然,想到了蛊毒和降头。

    “这样肉不能吃。”王国强大喊道。

    然而王国强还是晚了一步,萧如雨已经将吃了一口羊肉。

    “怎么了?”萧如雨疑惑道。

    “这肉有问题,不能吃!”

    萧如雨看向一旁的好友,只见好友虽然在那些羊肉串,但是并没有吃。而她的嘴脸,竟然露出了一丝微笑。

    “南宫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萧如雨不敢置信道。

    “如雨,我怎么会害你呢!你也不想想,我有什么理由害你呢!”南宫微否认道。

    萧如雨又看向王国强,是不是王国强弄错了。

    “既然你说没毒,那你将手里的肉都吃了吧!”王国强微笑道。

    “我突然胃里不舒服,不想吃肉了。”

    “没事,就一口,你只需要吃一口就行了。”

    南宫微拿着肉串,慢慢靠近嘴边,最后手突然一松,肉串掉在了地上。

    “哎呀!肉脏了。”南宫微一脸可惜道。

    “没事,这还有,肉多的是。”王国强拿过一串肉,递给南宫微。

    “我不想吃肉了,你凭什么让我吃。我就不吃,你能将我怎么样。”南宫微色厉内荏道。

    虽然南宫微没有明说,可是萧如雨已经都明白了,这肉果然有问题。

    “为什么,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害我。”萧如雨泪如雨下质问南宫微道。

    “为什么,为了钱,只要我将肉送过来,让你吃了,他们给我五百万,五百万啊!我工作一百年都挣不了这么多钱。”南宫微癫狂的大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