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造梦天师 > 第一百零八章 我,苏扶,无敌!

第一百零八章 我,苏扶,无敌!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雨,淅沥沥的下,闪电撕裂夜空。

    大红袍翻飞,凄冷而苍白的面容上,两行血泪流淌而下,扛着大刀的鬼新娘一出现,周围温度似乎都降低了许多。

    君一尘凝眸盯着鬼新娘,他知道,这是苏扶的战斗梦卡……

    人形战斗梦卡,很少见。

    远处。

    十五位食梦者穿着统一的雨衣,安静的站着。

    一个二级造梦师,怎么敢掺和到这种层次的战斗里来?

    精神感知连20点都没有,怎么跟他们这些食梦者斗?

    就凭一个鬼新娘?

    为首的两位之前跟君一尘大战的食梦者眯起了眼,

    对视一眼。

    尔后,抬起手,轻轻一挥。

    “杀了。”

    “大人还等着回去交差。”

    话语落下,周围的食梦者便是纷纷爆发出触手,恐怖的精神感知连绵成一片。

    轰!

    压抑的气息,仿佛让雨水滴落的速度都降低不少。

    君一尘面色严肃,头发变长及腰,发色变为蓝色,气质越发的冷漠。

    他的脸色苍白,显然,使用这张梦卡对他的精神感知是一种透支。

    “速战速决……”

    君一尘对苏扶道。

    他知道苏扶有底牌,单单那把圆珠笔就很强,所有并未担心。

    话语落下,君一尘率先动手。

    感知涌动。

    目光似乎都化作了湛蓝色。

    君一尘的小皮鞋在雨水中踩下,迸溅开来,一跃而起,犹如飞燕展翅。

    剑吟之声响彻,蓝色剑光席卷。

    君一尘的发丝飘散开,身躯腾空,脚尖点在蓝色长剑的手柄上。

    猛地一顿,身躯在空中倒转一圈。

    蓝色长剑的速度瞬间加快。

    撕拉一声,滴落下来的雨水被剑光切为两半。

    一位食梦者目光一缩,触手狠狠的抽击,与蓝剑碰撞在一起。

    噗嗤!

    触手被斩为两半,掉落在地上。

    君一尘落地,抬起手,并合剑指,脚下踩着舞步,腰杆挺得笔直。

    仿佛有一根线将他与飞剑连接起来似的。

    飞剑在君一尘的操控下,剑身嗡鸣,发出轻微的震颤,抖动着跌落的雨水,迸发出动听的音符。

    犹如吟唱一首悲歌。

    噗噗噗!

    飞剑疾驰而过,血花迸发!

    数位三级食梦者肩头纷纷被挑爆,鲜血横流。

    苏扶目光一亮。

    “好帅!”

    君一尘的一顿操作,仿佛古代剑仙,潇洒,飘逸。

    这是用圆珠笔根本施展不出来的气质!

    不过,潇洒是要付出代价的。

    君一尘脸色越发的苍白,以他的精神感知强度,操控剑歌梦卡,还是很艰难。

    绿色的触手轰爆地面钻出,直逼君一尘的咽喉。

    打算一击毙命。

    君一尘身躯翻卷,飘飘欲仙。

    蓝色飞剑驰骋归来,他脚掌踩在其上,短暂腾空,横移开来。

    脚尖踢在剑柄上,使得飞剑呼啸,直逼绿色触手。

    另一边。

    苏扶也没有闲着,开始动手了。

    没有使用八极崩,苏扶操控着笔仙圆珠笔杀敌。

    小奴不需要苏扶操控,一刀一个小朋友。

    吃了那么多的惊吓汁,小奴的力量变得无比的强大。

    大刀砍下,食梦者连着触手一起被懵逼的砍为两半……

    一边砍,小奴一边流露出凄婉哀怨的表情,两行血流流淌不止。

    公子要克扣她的惊吓汁……

    嘤嘤嘤……

    难受!

    笔仙圆珠笔,就像是消音飞梭,但是比起飞梭的速度要快上许多。

    噗嗤一声。

    一位食梦者胸口被洞穿,不仅仅如此,圆珠笔还在胸口中来回穿梭……

    “欻!”

    “欻啊欻!”

    无尽的怨气,尽情的释放……

    苏扶除了操控圆珠笔和小奴以外,身形前冲,将一根根掉落在雨水中的触手拾起。

    “猫娘!尽情的吃吧!”

    触手甩出,还在蠕动,水花迸溅。

    远处,猫娘眼睛贼亮,又一次的扔掉了花雨伞飞奔而出。

    信仰一跃!

    口中流淌着口水,吧唧一声把苏扶抛过来的触手给叼入口中。

    囫囵吞枣似的就吞吃下去。

    苏扶眼前一亮!

    他的精神感知没有提升,但是……随着猫娘吃下触手,操控老阴笔和小奴攻击所消耗的感知则是恢复过来!

    好……好爽!

    如果有足够的触手,加上猫娘……

    他岂不是要无敌?

    我,苏扶,无敌!

    苏扶嘴角咧开。

    轰!

    忽然。

    地面炸开,一只绿色触手,朝着傻乐的苏扶脑袋便是抽击而来。

    远处,君一尘目光一凝,爆喝道:“小心!”

    蓝色的长剑飞驰而归,被君一尘握在手中。

    君一尘浑身一震,湿漉漉的衬衫直接爆碎开来……露出了修长赤果的上身。

    嗡……

    君一尘侧脸严肃,在握剑的瞬间,脑海中仿佛有奇特画面一闪而过。

    那是剑歌梦境的画面……

    一咬舌尖,君一尘让自己清醒过来。

    怒吼一声。

    一跃而起,剑斩而下,将那顶级的三级食梦者连人带触手一起斩为两半。

    鲜血喷溅,染红君一尘的身躯,从他的修长身材的肌肤上,缓缓的滴淌而下。

    苏扶在君一尘提醒的瞬间,便反应过来。

    不过,他不躲不避,猛地抬起手,抓向那触手。

    远处。

    操控着绿色触手的食梦者露出嗤笑之色。

    “白痴!”

    造梦师的肉身很脆肉,这是众所周知的弱点。

    通常只要触手逼近造梦师的身躯,基本上,他们就赢定了。

    忽然。

    他的嗤笑凝固。

    因为,苏扶身躯陡然鼓胀起来,一巴掌拽住他的绿色触手……

    尼玛?!

    什么情况?

    巨大的力道陡然从触手的另一端传来。

    触手硬生生的被拉出。

    食梦者掌控不了自己的身体,惊恐无比的被拉着往苏扶方向飞驰而去。

    一个硕大的拳头,陡然在他的眼前放大!

    嘭!

    苏扶一拳,锤在了食梦者的胸口。

    食梦者身躯一震,雨水抖落,一口老血吐出,目光呆滞的瘫软在地上,笔仙圆珠笔飞驰而来。

    在食梦者身躯上一顿猛插。

    绿色触手软趴了下来。

    气血滚动,身躯火热,溅落在苏扶身上的雨水仿佛被蒸发,化作白色水雾,萦绕在他的身躯周围。

    苏扶目光如炬。

    小奴飘飞,落在苏扶的身后。

    凄婉,哀怨的盯着苏扶。

    “嘤嘤嘤,公子……能不能不扣小奴汁水!”

    小奴认真道。

    苏扶处于八极崩状态,气息超凶的扫了小奴一眼。

    恐怖的气血翻滚。

    “嗯?”苏扶鼻腔中哼出一句。

    那一眼,看的小奴抱紧了手中的大砍刀。

    公子……好恐怖!

    吓死鬼了!

    “biu”的一声,小奴化作红光遁入了梦卡里。

    远处。

    猫娘四肢朝天,躺在雨水中,身躯圆鼓鼓,口中还塞着两根蠕动的触手,仿佛在傻笑。

    笔仙圆珠笔悬在苏扶面前。

    苏扶退出八极崩状态,看着怨气消散了不少的圆珠笔,微微皱眉。

    “怨气变弱了可不好,看来……该换几个新问题了。”

    苏扶嘀咕了一句。

    笔仙:“……”

    远处。

    君一尘退出无双剑仙的状态,头发黏在额头上。

    浑身湿漉漉,上身衬衫的碎布垂落着,滴着水。

    君一尘脸色苍白的走过来,扫了一眼周围全部死亡的食梦者……

    嘴角抽搐。

    眼中流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这家伙是开挂了么?

    这些可都是穷凶恶极的食梦者啊……他连传承梦卡都用了,也才堪堪弄死几个。

    而苏扶仿佛一副没事人似的。

    一只鬼新娘,一把破圆珠笔……

    这么强的么?

    “去你那儿,我需要养伤……对了,把那个活口带上,有事问他。”

    君一尘捂着胸口,脸色苍白的咳嗽了一句。

    苏扶一愣,点了点头。

    从地上捡起花雨伞,遮住君一尘的头顶,把吃的圆滚滚的猫娘捏着脖子拎起来,放在肩膀上后,才是将晕厥过去的食梦者以及支架带上。

    豪华悬浮车勉强还能行驶,苏扶和君一尘上了车。

    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

    豪华悬浮车,缓缓的驶离此处,消失在夜色中。

    地面上,留下满地尸体……

    殷红刺鼻的鲜血,浸染了歪扭的积水。

    ……

    江南基地。

    包围着聚梦母石的水立方建筑外。

    许多的士兵全副武装,穿着迷彩服,扛着散发冰冷金属光泽的冲锋枪。

    水立方建筑的玻璃全部被震碎,一米厚的墙壁,也碎裂出一道道纹路。

    彭斩和鲁伟脸色难看的站在外面。

    一辆军绿色的越野悬浮车在倾盆大雨中行驶而来。

    从上面,迈出了一只穿着人字拖,腿毛浓密的腿。

    尔后,一位叼着根烟的沧桑中年人,穿着背心和短裤,撑着把花雨伞下了车。

    “前辈!”

    看到这犀利的人影,彭斩和鲁伟目光皆是一亮。

    如果苏扶在这儿,肯定会认得,这穿着骚包的家伙,正是石花膏店的老板。

    抬起手,压了压。

    准备开口的彭斩顿时把话语收了回去。

    “情况怎么样?”

    老板吐出一口烟,懒懒道。

    “母石躁动,大梦之门开启,辛宗师为了镇压大梦之门内的东西,已经进入其中三天……躁动不减反增。”

    彭斩脸色万分难看。

    “知道了,我进去看看……你们守好外面。”

    叼着烟,老板淡淡道。

    尔后,耷拉着拖鞋便往破败的水立方中走去。

    一会儿之后。

    轰鸣之声陡然响彻!

    恐怖的气浪从四面八方震动开来……

    “滚回去。”

    水立方中,传来了一声老板的怒喝。

    恐怖的精神感知仿佛风暴一般席卷开来,让所有的士兵都是呼吸一滞。

    惊骇万分!

    许久之后。

    水立方中安静下来。

    拖鞋耷拉声又一次的响起……

    打火机摩擦迸发火星,老板事后点燃新的一根烟,面色复杂的从破碎的水立方中缓缓的走了出来。

    此刻,所有士兵都是目光一凝,立正站直,不敢小觑。

    这穿着人字拖的中年人……

    是个大佬!

    ps:三千字,饱满圆润,求推荐票~~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