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造梦天师 > 第一百三十七章 胜负【第三更!求月票!】

第一百三十七章 胜负【第三更!求月票!】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嘭!

    一声闷响!

    所有人都惊呆了。

    发生了什么?!

    君一尘……一招就被钉在地上?

    教室外。

    苏扶,辛蕾还有徐远的呼吸皆是一滞。

    贝拉斯很强,他们之前都有预料到,但是……没有想到,居然强出这等程度,一招就打败了开启无双剑歌的君一尘?

    撕拉……

    布帛撕裂的声音响起。

    君一尘从地上翻身爬起。

    衬衫被骨矛钉在地上,君一尘将其撕扯破裂,化作一根根布条垂落。

    昂贵精致的衬衫就这样毁掉了。

    赤果着上半身,君一尘面色凝重。

    刚才他感知紧缩,以差之毫厘的距离躲开长矛,否则他的半边身子,可能都会被长矛给穿出个窟窿。

    速度太快了!

    这长矛抛射出来,比起贝拉斯之前使用的短梭威力还要恐怖!

    瞥了一眼手臂上的血痕,有点点血珠从中渗透而出,那是被骨矛擦过所留下的伤口。

    贝拉斯似乎也有些惊讶,居然没有一矛钉死君一尘。

    不过……也就这样了。

    “躲的了一根,躲的了两根么?”

    贝拉斯淡淡一笑。

    尔后……

    双臂同时抓住背后的骨矛扒下。

    噗嗤!

    血液迸溅。

    两根骨矛被贝拉斯抛射而出。

    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快到根本无法用眼睛捕捉。

    君一尘只能用精神感知来预判,握着无双剑,身躯猛地原地旋转。

    两根骨矛呼啸而过,贴着他旋转而起的身躯擦过去。

    嘭!

    教室的地面,被两根骨矛洞穿,骨矛的尖头,都要洞穿地面,从一层的天花板中冒出似的。

    可见骨矛中所蕴含的力量有多强大!

    君一尘落地,身上的衬衫碎布挂着,长发飘扬,眼神越发犀利。

    他脚尖点地,身躯前冲。

    剑光呼啸顿起,踏着剑歌而行。

    拉近与贝拉斯的距离。

    剑,斩出。

    与骨矛碰撞,火星四溅,君一尘的剑很快,不断的劈砍。

    而贝拉斯的骨矛也非常的锋锐,他不动如山,站在原地,用两根骨矛就挡住了君一尘的所有攻势。

    两人的战斗非常的凶险。

    贝拉斯凶性十足,毕竟,他混迹在大梦之门中,与食梦虫厮杀,与食梦者厮杀。

    身上浇灌着鲜血,经历过生与死的磨难。

    他的战斗方式,几乎都是搏命的方式。

    君一尘也不弱。

    毕竟,君一尘一直以来的目标就是杀死姜成虚。

    而姜成虚可是一尊五级食梦者。

    最终……也还确实是被君一尘给手刃,虽然其中有苏扶的帮助。

    不过,君一尘的胆气可不弱,血性也不差。

    火星四溅。

    剑光,矛影在原地不断的迸射!

    三场战斗,三种不同的风格。

    辛蕾和安久拉的战斗,是热血,是意志的对拼。

    苏扶和加百列的战斗……是肉与肉的碰撞。

    而君一尘和贝拉斯的战斗,则是游走在死亡边缘的试探。

    任何一人放松,都有可能被高速挥动的武器斩杀!

    这种战斗,让人的精神高度紧绷,眼皮甚至都不敢眨一下,生怕眨眼的那一瞬间,胜负便是分出来。

    体育馆第一层。

    那些原本还被君一尘的飘逸潇洒给迷的神魂颠倒的女人们,现在都是捂住了嘴,大气都不敢出。

    生怕发出的丁点声音会影响到战斗中的两人。

    剑与骨矛。

    不断的闪烁虚影。

    一秒时间,几乎能够碰撞出两三次。

    老高在远处,心都提到嗓子眼上了,这种战斗,最紧张的还是他。

    君一尘和贝拉斯都是优秀的后辈,死在交流赛中,那是最大的损失。

    所以,他必须及时的做出救援。

    可是……

    这种战斗太凶险了,冷兵器的碰撞,随时都有可能见血。

    随时都有可能刺穿喉咙,甚至斩断脖子。

    老高盯的后背都流淌出了冷汗。

    他发誓,这辈子都不再做交流赛的裁判了,太尼玛折磨人。

    还是苏扶和加百列的战斗,他比较轻松。

    一个只为秀操作,一个根本打不死。

    他完全不用操心要救谁。

    火星迸溅。

    君一尘脚下滑动,后撤数步。

    贝拉斯双手分别抓着骨矛,咧着嘴。

    两人口中都喘着气,刚才那刹那的碰撞,精神高度集中。

    或许君一尘在精神感知上比起贝拉斯要弱一些。

    可是,刚才的一次碰撞,两人算是势均力敌。

    君一尘冷着脸。

    他放空了自己的心神,心神高度集中。

    他与贝拉斯的战斗,胜负只在一念之间。

    因此,他必须要用最凌厉的手段结束战斗……

    眯起眼。

    君一尘口中微微吐出一口气。

    尔后……

    瞳孔中似乎都泛出了紫色。

    原本蓝色的发丝,则是在一念之间变为了紫色……

    远处。

    贝拉斯目光一凝,感觉到君一尘身上的压力陡然倍增!

    “这么心急么?”

    贝拉斯眯起眼。

    猛地将手中的两根骨矛投掷出去,呼啸着直逼君一尘而去。

    而投掷完。

    他立刻抓住背后的骨矛,再度投掷而出。

    速度飞快,连贯起来,使得君一尘的前方,铺天盖地都是骨矛……

    君一尘此刻耳畔变得十分的安静。

    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只剩下了他的喘息声。

    无双紫剑……

    小时候,他看他哥施展这一剑,眼中只有羡慕。

    而现在……

    轮到他施展,内心却莫名情绪复杂。

    君一尘一直都把他哥当做目标,当做偶像,可是当有一天知道自己的偶像崩塌的时候,内心中的绝望,让他感觉天塌下来。

    曾经有一段时间,他放弃了修行无双剑歌。

    可是回忆起记忆中那道舞动剑歌的潇洒身影,君一尘眼眸逐渐的坚定。

    重拾无双剑歌的他,只为复仇。

    他修习成功蓝剑,学会了紫剑……

    最后,他成功用无双剑歌手刃了仇人……复仇成功。

    复仇成功后,一股空虚,冲击的君一尘手足无措。

    因为失去了目标后的他不知道他练习无双剑歌还有什么用。

    不过……

    看到了辛蕾与安久拉的战斗,看到苏扶与加百列的战斗。

    君一尘似乎明白了一些东西,重新找到了个目标。

    练剑的目的,不一定只是为了复仇。

    也有可能是为了变强。

    或许当初,他哥练剑的目的,也只是如此简单罢了。

    一根根黑色的骨矛铺面而来。

    在君一尘的目光中。

    一切似乎都变得十分的缓慢。

    速度很慢,非常慢的那种。

    这让君一尘有了足够的时间去躲避开这些骨矛。

    无双紫剑,对君一尘而言,消耗巨大,毕竟超出如今他的负荷范围。

    不过比起第一次使用,状态好多了。

    潇洒踏歌行。

    君一尘的身躯在骨矛之中翻卷。

    骨矛带着压抑的声音,呼啸而过。

    摩擦过他的手臂,他的肌肤……

    留下血痕,迸射鲜血。

    不过,君一尘的目光淡漠。

    仿佛看穿了一切。

    紫色的剑光如流管席卷,似流星飞驰。

    带着君一尘的身躯,穿过了密密麻麻的骨矛……

    贝拉斯目光一缩。

    八根骨矛被他同时抽出,架在身前。

    叮!

    紫色长剑铺面而来。

    八根长矛架住。

    可怕的冲击力的,带着巨大的力道,让贝拉斯不住的后撤。

    一人刺剑,一人飞撤。

    两人的步伐高度的统一,脚步迈出的距离都精确到一模一样。

    从全息投影中看过去,画面很滑稽。

    可是体育馆中却没有一个人在笑。

    他们紧张无比,死死的盯着画面。

    这滑稽的一幕中,透露出的是生与死。

    贝拉斯很有可能被君一尘一剑刺死,君一尘也有可能被贝拉斯用骨矛扎穿。

    在场很多人都不太懂为什么战斗会这么血腥。

    不过是一场交流赛罢了,这么拼命做什么?

    命没了,可就真的什么都没了……

    江南大学的普通学生不懂,但是他们可以感受到君一尘和贝拉斯碰撞之中所流露出的凶悍。

    路平之,叶知秋等考生沉默着。

    他们或许不太懂,但是能够感受到君一尘和贝拉斯身上流露出的血性和敢打敢拼的气势。

    周围的带队导师则是沉默。

    他们比起这些嫩雏一样的考生经历的更多。

    他们很多人都是经历过大梦之门暴动灾难的造梦师。

    面对成千上万,如惊涛巨浪一般扑过来的食梦虫,没有意志,可能会在大战中退缩,被吓尿。

    可是,在战斗中一退缩,等待他们的便是死亡,等待的便是防线的崩溃。

    因此,血性是很多真正强者造梦师所必须拥有的品质。

    造梦师不是一个享受的职业,肩膀上扛着职责,需要承担起守护的责任。

    这些意义,这些学生可能还不懂,不够以后终究会懂的。

    ……

    嘭!

    贝拉斯退无可退,后背砸在墙壁上,骨矛把墙壁扎穿。

    不过他的眼神却没有丝毫的动摇,死死的透过骨矛,盯着君一尘,君一尘的眼眸同样犀利……

    贝拉斯有些恍惚,君一尘的目光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

    就宛如曾经陪伴他们一起进入大梦之门中,遇到食梦虫潮,用后背替他撑起撤退时机的那几位前辈。

    那种感觉,让贝拉斯内心涌现出一抹复杂。

    他讨厌这种感觉。

    可是,却又为这种感觉而悸动。

    紫剑穿过骨矛的封锁。

    感知在剑身上不断的震颤起来。

    贝拉斯盯着君一尘,两人的视线碰撞,仿佛有电花炸开。

    噗嗤!

    紫剑刺穿了贝拉斯的肩膀……

    殷红的鲜血流淌而下。

    骨矛也反向捅出,扎入君一尘的肩膀,血液迸溅……

    画面逐渐血腥。

    两人可怕的意志碰撞,让人动容。

    教室用特殊材质制作的墙壁在两人的碰撞下,陡然炸开!

    一声巨响,烟尘滚滚。

    一道身影从烟尘中,倒射而出。

    君一尘猛地后滑。

    他的肩膀上,扎着一根骨矛,血液滴溅在地上,发出“吧嗒”声。

    观看战斗的所有人都是哗然起来,发出惊呼。

    教室外。

    苏扶的目光一凝。

    辛蕾捂住了嘴。

    徐远咬着牙,瞪大了眼。

    至于奥丁学府方向,气氛同样紧张。

    老高身形一闪,一挥手,感知吹散了烟尘。

    废墟中。

    一道身影摇摇晃晃的走了出来。

    贝拉斯的肩膀上扎着紫剑……他的手攥住剑,血液滴淌。

    气氛凝固住了。

    胜负到底如何?

    所有人都是大气不敢出。

    老高皱着眉头,这种情况,他也不好判定胜负。

    君一尘咬着牙,站起身。

    脑海中传来针扎般的刺痛……

    无双紫剑果然还是超出了他的负荷。

    贝拉斯散去了附体梦卡,头发变为金黄,汗水浸透,使得刘海沾染在他的额前。

    紫剑消失。

    骨矛也消失。

    君一尘身躯摇晃一阵。

    贝拉斯目光复杂的看着君一尘微微一笑。

    “没有让我失望……你很不错。”

    那微笑,很阳光。

    让君一尘一怔。

    君一尘抬起手,捂住太阳穴,摇了摇头,吐出一口气。

    “是我输了。”

    君一尘道。

    无双紫剑的超负荷,让他已经没有一战之力,不过贝拉斯却还能再战。

    若是真的生死搏杀,他可能已经被贝拉斯杀死了。

    “不,你已经很优秀了。”贝拉斯笑的很开心。

    君一尘瞥了贝拉斯一眼,不再说什么,转身朝着教室外踉跄走去。

    贝拉斯则站在原地,温和的看着君一尘的背影。

    老高面色古怪的看着两人。

    前一刻还要死要活的……

    现在气氛怎么就这么的和谐?

    年轻人的情绪……他可真搞不懂。

    教室外。

    苏扶和辛蕾冲了出去。

    搀扶着君一尘。

    苏扶扭头,望向站在原地的露出阳光微笑的贝拉斯,面无表情。

    他的直觉果然没错……

    这家伙……真的很gay里gay气!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