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造梦天师 > 第二百六十六章 自己人……别扎【第二更!】

第二百六十六章 自己人……别扎【第二更!】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战斗区大厅中。

    李暮歌负手而立,如飘然剑仙似的出现,他眯着眼,盯着画面。

    他之前还一直在疑惑那股一不小心牵引了他内心剑气的剑意来自何处。

    没有想到,这么快就找到了,这股剑意居然是苏扶这小子搞出来了。

    “这股剑意,霸道,蛮横,不讲道理,简单点说,就是专治花里胡哨,不过……可惜了。”

    李暮歌叹了一口气。

    难得遇到了感兴趣的剑意,可是这剑意,居然诞生于一个跟杨正国一样的野蛮男人身上。

    “老李,这剑意……有点意思啊。”

    杨正国眯起眼。

    他也感到很好奇,苏扶那小子,居然还会刷剑?

    方长生都没有这本领啊。

    剑术,属于一个大类,在造梦师领域中,修行剑术的有很多。

    有的造梦师,花费毕生心血,也只是研究出一套战斗剑术罢了。

    李暮歌作为剑术大宗师,在剑道之上,有着属于他自己的建树,所以杨正国才好奇询问。

    君一尘也是凝眸,他还是第一次知道,苏扶会剑术。

    而且这股剑意……

    好强!好可怕!

    从未遇过这么强的剑意,这是给苏扶个机会,连宗师都要斩么?

    雷痕也是流露出凝重。

    因为,苏扶身上爆发出的剑意,居然能给他一股威胁感。

    就算开启六极的苏扶,他都没有感到威胁。

    李暮歌负着手,目光淡然道“他这一剑,斩不出来。”

    “修行剑术,可不是单单制作出一张梦卡就行了,必须理解剑,和剑心有灵犀,真正的剑客,蕴养剑意,剑意一出,可越级斩杀敌人。”

    “剑意这种东西,可以理解为梦境的整体氛围和意境,苏扶并没有真的修行过剑术,所以这剑意……华而不实,斩不出来的。”

    李暮歌倒是眼光独到,看出了苏扶的窘境。

    战场中。

    苏扶也确实很无语。

    他要这铁剑有何用?

    上一次可以说没有目标,没法斩出也就算了,而这一次,又是什么情况?

    目标没有重伤?

    目标都重伤了还要你何用?

    苏扶摇了摇头,眼前的金色剑气散去。

    翻滚的血色云层也散开。

    苏扶凝眸。

    看着穿着黑甲,扛着合金战斧,气息如龙的拓跋雄,面色逐渐严肃。

    “没重伤是吧?”

    “那就打到你重伤!”

    苏扶扭动一下脖子,脖颈发出了一声咔擦。

    “小奴,老阴笔!一起上!”

    苏扶带着紫龙拳套的手微微张开,尔后,身躯动了,化作一道紫光,冲向了拓跋雄!

    小奴大红袍翻卷,仿佛有喇叭唢呐声化作了她的bg。

    老阴笔上怨气缠绕,似乎有兴奋之意一闪而逝。

    可能是又有机会欻腰子了,所以莫名兴奋。

    嘭!

    苏扶脚踩地面。

    身躯拔地而起,弹过一道弧度,五百米距离,眨眼便拉近。

    紫龙拳套开启,暴血术,人怒麒麟拳,火力全开!

    瞬间与拓跋雄挥动的合金战斧轰击在一起。

    火星四溅,感知碰撞,气血冲击!

    战斗区中的众人,又一次看到精力四射的两人大战起来。

    小奴扛着大刀,带着惊吓汁被耗空的怨念,抡起四十米大刀,呼啸的刀气直斩拓跋雄。

    拓跋雄血眸一转,合金战斧一横,挡住大刀。

    屁股顿时一紧,背后传来阵阵凉意。

    一道黑色圆珠笔,无声无息的朝着他的腰部刺来,那告诉旋转的笔头上,仿佛可以看到一道半透明的白裙女鬼,抓着笔朝着他扎来!

    拓跋雄血色的眼眸中,怒光浮现。

    尔后,合金战斧一扫,发出了震耳欲聋的爆喝!

    叮!

    老阴笔被砸飞。

    在半空中一闪,又无声无息的遁入了空气之中。

    又开始窥伺机会。

    苏扶带着紫龙拳套,拳拳到肉,前有鬼新娘,后有老阴笔。

    拓跋雄就算入魔了,也感到一阵压力。

    入魔,其实只是增强了拓跋雄的战斗力,让他不怕疼,但是,不代表他不怕死!

    而且,入魔是因为他们的家传体术,有限制。

    随着时间的流逝。

    拓跋雄眼眸中的血色开始逐渐的褪去。

    苏扶越战越涌,浑身一震,精神抖擞。

    他感觉到,机会来了!

    感知操控着老阴笔,呼啸出来。

    鬼新娘抡起四十米大刀,替老阴笔压阵。

    火星四溅。

    金铁交戈之声,响彻在空气之中!

    拓跋雄浑身一抖,气血喷薄。

    眼中血色尽退,流露出了清明之色。

    看着越战越勇的苏扶,整个人一脸懵逼。

    “卧槽!你还没有败?!”

    他特么都入魔了,都没有把苏扶给干趴了?

    就算当初和雷痕一战,他入魔了,也把雷痕揍了一顿啊。

    虽然后来被雷痕引雷入体,按在地上一顿痛揍。

    但是不可否认。

    一旦入魔,他的战斗力将提升许多。

    这还是他堪堪摸到第一层魔体层次的缘故。

    若是他像他老爹一样,魔体大成。

    那魔体一开,入魔之后,就算是九级造梦主都敢一战!

    嘭!

    苏扶一拳抡起。

    暴血术,配合人怒一拳。

    拓跋雄手臂上的黑色铠甲顿时崩裂!

    张嘴咳出鲜血,拓跋雄怒目。

    因为,带着喇叭唢呐背景音乐的小奴抡起四十米大刀砍了下来。

    拓跋雄只能抓着合金战斧匆忙一挡。

    这还没完,刚刚挡住,屁股根都然传来寒意。

    想起苏扶在江南市,将修罗王的腰子都扎破。

    拓跋雄顿时面色簌簌一变。

    挥起合金战斧就往腰部扫。

    “苏扶小子!别闹!认真一战可好?!”

    拓跋雄怒目圆瞪。

    苏扶暗金色的瞳孔中一扫。

    退出入魔状态后的拓跋雄,给他的压力减少了许多……

    面色严肃而认真。

    “我很认真。”

    苏扶严肃道。

    八转感知一动,尔后,老阴笔顿时一化二。

    带着滚滚怨气呼啸而来。

    苏扶一步上前,大炮拳抡起,往拓跋雄的脸就是砸去。

    “别欺人太甚!”

    拓跋雄悲愤!

    打脸,扎腰子……

    能否光明正大的肉与肉碰撞一波?!

    嘭!

    拓跋雄怒吼,合金战斧一挥,与苏扶的大炮拳碰撞在一起。

    苏扶横移,落在了远处。

    在打飞苏扶的瞬间。

    拓跋雄脸色惨白。

    他仿佛感受到一道阴森冰冷的白裙女鬼,抓着一把圆珠笔,抵在了他的腰部。

    “苏扶小子,自己人……别扎!”

    噗!

    他的话语刚落下。

    老阴笔顿时扎穿了铠甲,透体而过。

    欻!

    欻啊欻!

    来来回回扎啊扎那种。

    拓跋雄的惨嚎声响彻在整个战场中。

    对战区大厅。

    所有人都是沉默,看着那战斗,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了。

    “苏魔王果然还是苏魔王。”

    “为拓跋师兄感到悲哀,大伙们,麻袋还是得准备好。”

    “以后不仅要防着苏魔王的悬赏,咱们还得买些护腰的道具……”

    ……

    新人们和老成员们心中不由的想到。

    看着那大腰子被欻啊欻的拓跋雄,皆是打了个哆嗦。

    君一尘倒是已经习以为常。

    辛蕾和唐璐等人也都见过苏扶的老阴笔。

    只是,记得在很久以前,这老阴笔还是专门扎人眉心的。

    何时……改扎腰了?

    苏扶落地,他的六极也坚持不住,散去了。

    散去六极,苏扶感觉到身体一阵撕裂般的疼痛,胸骨断裂了好几根,手臂骨骼怕是也有裂痕。

    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拓跋雄确实是强,不得不说,若是用寻常手段,苏扶还真不一定是拓跋雄的对手。

    鬼新娘小奴凄婉哀怨的扛着大砍刀,悬在他的身后,绝美容颜上带着凄婉的泪痕。

    那是对惊吓汁被消耗一空的怨念。

    小奴曾经嘤过,曾经阻止过,可惜公子一意孤行。

    紫光一闪。

    小紫龙恢复成龙的模样,趴在苏扶的肩膀上,紫色的鳞片上,散发着金属光泽。

    远处。

    拓跋雄被老阴笔扎的身躯不断抖动。

    捂着腰,爬了起来。

    眼眸中流露出怒容。

    “姓苏的!老子跟你没完!”

    拓跋雄咬牙切齿!

    他是脑子进水了,居然跟苏扶约战,忘记这小子扎大宗师腰子的那一幕了么?

    看别人被扎和自己被扎……真的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体验!

    然而。

    苏扶并没有理会拓跋雄。

    而是瞪大了眼,看着眼前重新凝聚出的一行金色剑气所化的文字。

    “目标已重伤,可斩。”

    淡淡金色剑气,汇聚成的文字中,有一股前所未有的霸气。

    苏扶目光一亮!

    终于等到你,还好没放弃!

    感知一动。

    战斗梦卡再度催动!

    苏扶赤果着上身,下身的弹力战裤则是在风中哗啦啦的飘动着。

    小紫龙趴在背上,小奴大红袍翻卷,悬在他的身后。

    老阴笔飞回,旋转的笔尖,沾染几许殷红鲜血。

    苏扶目光变得深邃,负手而立,站在漫天黄沙中。

    身上缓缓的散发出了一股出尘的剑意。

    在苏扶的背后,一尊金甲战神浮现而出。

    伏尸百万,血流漂橹!

    拓跋雄捂着腰,目光一缩,心头一惊。

    这股让他心头悸动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看向远处的一副文质彬彬模样的苏扶,拓跋雄心头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这小子……

    还有什么阴招?

    对战区大厅。

    许多人都是一脸疑惑。

    “又来?李教官说了,苏魔王这一剑除了装逼以外,根本斩不出来!”

    “扎了拓跋师兄腰子,还要被装一波逼,不愧是苏魔王,拓跋师兄好可怜!”

    “兄弟们,麻袋准备好!“

    ……

    试练营的成员们纷纷嘀咕。

    李暮歌摇了摇头。

    他虽然是剑道大宗师,但是看不太懂苏扶的操作。

    能斩早就斩了,三番两次的爆发剑意,却不斩出那憋屎一样的一剑,现在拓跋雄重伤了,还来一波。

    有何意义?

    我辈剑客,当剑斩气势正盛的敌人。

    岂能等敌人虚弱无比了,再来补剑?

    李暮歌摇了摇头,负着手。

    他还是那句话。

    苏扶这一剑……斩不出来!

    能斩出来,他李暮歌直播吃……嗯。

    一边的杨正国则是嗤笑。

    “苏扶这小子,在方长生那儿,别的没学到,装逼水准到是学到了九成九,还整得文质彬彬模样,都是体术造梦师,谁还不知道谁呢?!”

    杨正国大笑。

    雷痕等人也是抿嘴,跟着一笑。

    嗯?

    道戒和尚忽然眉毛一挑“不对劲……”

    轰隆隆!

    在震耳欲聋之中。

    全息投影的画面之内,一抹金光浮现!

    血云席卷,化作旋涡。

    仿佛有万道光华浮现而出,垂落下道道金光!

    苏扶裤子飘荡,单手背负身后,面色严肃而沧桑。

    看着拓跋雄。

    苏扶抬起手,高声而道。

    “宝剑……再来!”

    轰隆隆!

    苏扶身上可怕的剑意瞬间冲入云霄。

    霸道,蛮横,仿佛要斩碎山河的剑意,动荡的拓跋雄一脸苍白!

    在苏扶喊出话语的瞬间。

    拓跋雄感觉到了一股死意!

    卧槽!

    毫不犹豫。

    拓跋雄捂住喷血不止的腰部,脚掌在地面上踩下,陡然炸开。

    身躯开始不断的横移!

    魔体一开,看不见,走位,走位!

    躲开这一剑!

    嘭!

    身躯爆发出极速,不断的横移,完全让人捕捉不到身形!

    嗡!

    冲天剑吟之声响彻!

    下一刻。

    拓跋雄面色越发的苍白。

    看着从天穹上斩下的巨大剑影,他的目光中流露出呆滞。

    “好……好大的剑!”

    嘭!

    无处可躲!

    不管如何躲避,都躲不开这一剑……

    难受。

    剑落而下,金光璀璨,恐怖的爆炸,将战场给掀开,轰鸣阵阵传荡开来,地面被斩出了一道纵横的沟壑,触目惊心!

    苏扶深吸一口气。

    小紫龙趴在他的肩膀上,扬着爪子,呆住。

    鬼新娘扛着大刀,越发的凄婉哀怨……

    这一剑……值两万毫升惊吓汁呢!

    烟尘散去。

    拓跋雄身躯消失不见了。

    苏扶看着被斩出的巨大沟壑,摇了摇头。

    “暴力,太暴力了……”

    看来他作为一个文质彬彬的剑客的梦想,又被无情的磨灭了。

    战斗区大厅。

    众人呆若木鸡!

    雷痕,周玄,道戒和尚皆是倒吸一口冷气。

    那一剑……

    无敌!

    谁人能挡?

    雷痕都觉得自己挡不住?

    苏扶有这等手段,为何不一开始就给拓跋雄一个痛快?

    杨正国浓眉一挑,深吸一口气。

    “老李,这一剑……比你的还大啊!”

    李暮歌此刻的脸色有些发黑。

    他的脑海中有深深的疑惑。

    这一剑……

    怎么特么就斩出来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