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造梦天师 > 第三百三十六章 造梦主……陨落【第二更,求票票】

第三百三十六章 造梦主……陨落【第二更,求票票】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黑鳞到底是什么东西?

    看着浮现在修罗皇身前的那片黑色鳞片,感觉整个天地似乎都发生了一些巨大的变化。

    天行造梦主的面色陡然一缩。

    不仅仅是西疆大城周围八座大梦之门发生了变化,每一头食梦虫都仿佛暴走起来似的。

    最重要的一点是,是合金基地深处。

    原本被镇封下去,安静了下来的汉克,此刻却是又变得疯狂了起来!

    ……

    底下。

    杨正国抹了一把自己脸上的胡子,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玩意……”

    杨正国的眼眸中迸发出了一抹精光。

    “怎么?杨教官认得这黑鳞?”

    苏扶微微一愣,询问道。

    杨正国点了点头:“当然认得,十年前,一次地级巅峰大梦之门开启的时候,我,李暮歌,兰素,方长生等人入其中闯荡,在其中发现了这片黑鳞。”

    “那时候的我们实力不过初入宗师之境,得到了这黑鳞却没能保护住,让修罗会夺走了。”

    方长生受伤,其实也和这黑鳞有很大的关系。

    不过这话,杨正国没有说出来。

    “这黑鳞来自其他的大梦之门?”

    苏扶眉头一挑。

    这就有点意思了,因为他对黑鳞的印象是当初在天级门中所遭遇到的毁灭仙梦宗的天外一爪。

    那一爪覆盖的正是黑鳞,黑鳞主人的实力很可能已经超越了九级造梦主。

    轰隆隆!

    整个西疆大城都颤动了起来。

    杨正国面色微变,没有和苏扶说太多。

    “离开这儿,去支援外面。”

    杨正国道。

    黑鳞的出现,引起了食梦虫的暴动,食梦母虫都对这黑鳞十分的觊觎。

    话语落下,杨正国就往高耸的城墙方向飞驰而去。

    至于苏扶,他没有再理会。

    这儿有天行造梦主坐镇,应该不会出现什么意外。

    当然,就算有意外,他杨正国也阻拦不了。

    苏扶没有离开,他收敛了气息。

    黑鳞,黑卡……这两者是否有什么关联?

    ……

    天空之上。

    黑鳞出现的瞬间,就仿佛是某个信号似的。

    修罗皇的气息变得越来越强。

    而西疆大城外,一直按兵不动的修罗王也纷纷动手,修罗尊者也开始对西疆大城发动了进攻。

    一瞬间,整个西疆大城乱成了一锅粥。

    而外界。

    一架架战机呼啸而来,周边城市的大宗师和小宗师强者得到了消息,纷纷赶赴过来,加入战场。

    原本混乱的战局,变得越加的混乱了。

    刚刚结束了全球试练营妖孽对抗赛,许多人还没有缓过神来,这变故就发生。

    所以,诸多试练营中的教官得到了消息,都纷纷乘坐战机,赶来。

    华夏京都试练营。

    兰素,老梁,带着雷痕,拓跋雄,道戒小和尚等人前往西疆。

    至于闭关的李暮歌则是没有去打扰。

    李暮歌在准备冲击造梦主境界,他们还是不好去打扰。

    万一因为打扰,而导致破关失败,那就真的是罪人了。

    要知道,多出一位造梦主,对华夏国,甚至整个地球而言,是多么重要的事情。

    不仅仅是试练营。

    还有周边城市中造梦师工会坐镇的大宗师也纷纷动身。

    西疆大城。

    被八座高耸入云的青铜大门所笼罩,云层袅袅。

    城墙之下,则是密密麻麻的食梦虫尸体,堆积如山。

    修罗王悬浮在空中,挥动的触手。

    罗昊挥动银锤,一个人就对抗住了数尊修罗王,丝毫不弱下风。

    西疆大城的城墙高耸和宽厚。

    一面是诸多的食梦虫,另一边则是守城的造梦师和士兵。

    战斗的画面颇为惨烈。

    而八座大梦之门中的食梦母虫则是纷纷挥动着触手,加入战场,这才是让西疆守城者面色越发难看的事情。

    地级门中的食梦母虫,基本上都是八级巅峰,甚至有九级的食梦母虫。

    这些食梦母虫,比起修罗会的修罗王更加的难以对付。

    至少,在场的人,都是感到十分的棘手。

    幸好,这些母虫被城中的黑鳞所牵引,并没有对周围人大肆出手,但是只是随意引起的余波,就让西疆大城的防守,出现巨大的破坏。

    ……

    大城之内。

    基地上空。

    天行造梦主没有让修罗皇的气息继续攀升,后者借助黑鳞所提升的气势,让天行也是感到有些忌惮。

    很显然,天行也猜到了这黑鳞的来历。

    修罗皇淡淡的笑声漂浮在天地之间。

    他的感知涌入黑鳞中,使得这块死寂般的黑鳞像是活过来似的,不断的震颤,散发出强大的波动。

    嘭!

    基地深处。

    眼眸赤红的汉克瞬间冲出,感知疯狂的宣泄在他的周围,汉克的脖颈之下,仿佛有一片片细密的黑鳞要挣脱而出。

    这黑鳞,比起修罗皇手中捏着的黑鳞要小许多。

    修罗皇看到汉克,眼睛顿时一亮,目光越发炽热的盯着那基地之中。

    “回去!”

    天行造梦主发出怒喝。

    扬起手,整个尸山血海般的梦境领域顿时一阵扭曲,压迫在汉克的身上。

    轰!

    汉克瞬间被压的砸落在地上。

    可是汉克并没在意,很快就翻身而起,顶着压力继续飞驰。

    乾元造梦主从基地中呼啸而出,周身浮现出了梦境领域,神仙图。

    画卷中,仿佛仙人世界,有白雾漂浮,有仙人腾空等等。

    乾元与汉克战在了一起。

    修罗皇则是撑着黑鳞,与天行造梦主对抗着。

    感知互相碰撞,而撑着黑鳞的修罗皇,对天行造梦主的梦境领域少了几分畏惧。

    轰鸣声响彻不断。

    可怕的感知,分散到四周。

    底下,不少工作人员被震的口鼻皆是喷血。

    这是造梦主级别的战斗,对他们而言,威胁太大了!

    而且,还不是一尊造梦主。

    汉克和乾元的战斗,同样疯狂。

    苏扶有些呆住了。

    汉克造梦主他还是知道的,可是没有想到,此刻,汉克造梦主居然变成了这样。

    这是被影响了心神么?

    修罗会有这种手段?可以影响一位造梦主的心智?

    苏扶是一百个不相信。

    那就意味着。

    基地深处,有能够影响造梦主心智的危险东西!

    或许,那东西就是修罗皇的目标,也是引得汉克如此失智的罪魁祸首!

    苏扶不敢乱动,造梦主的战斗,他还没有资格掺和进去。

    不过,以他九转的感知,战斗的感知余波,还影响不到他,所以他还能坦然的观战着。

    教皇盘坐在冰冷的合金地面上,他发白的胡子在不断的飘动着。

    他的脸色有些难看。

    他是造梦主,但是造梦主也是人,同样会有情绪。

    如今的情况,真的可以称得上是危急。

    他想不到修罗会居然疯狂到,打算唤醒那沉睡在聚梦石棺椁中的存在。

    没错,就是唤醒。

    那黑鳞和棺椁中存在很有可能是同源。

    棺椁内的存在,如果受到了这刺激,很有可能会复苏。

    之前所有造梦主都判定,那棺椁中的存在很有可能是超越了九级的存在。

    这种大可怕被唤醒,对于毫无防备的地球,不知道是好是坏!

    基地中安静无比。

    外面,天行和乾元在拼死战斗,不过教皇没有加入其中。

    总得需要一人守护这聚梦石棺椁。

    万一出现变故怎么办?

    谁知道修罗会的人,会不会有后手。

    很快,教皇的面色一变。

    空气传来了一股股食梦母虫的气息。

    正在与修罗皇对战的天行造梦主顿时凝眸,扭头看去。

    便发现了那一只只缠绕在触手中,朝着基地飞驰而来的食梦母虫。

    没错……

    食梦母虫!

    是类人形的食梦母虫!

    除了多尊八级的食梦母虫,还有一头九级的食梦母虫!

    当九级的食梦母虫出现的瞬间,乾元和天行的面色顿时万分难看。

    修罗皇淡淡笑着。

    他的声音,飘忽不定,时远时近。

    他通过黑鳞,打破了天行梦境领域的压迫,居然和天行战了个难舍难分。

    其实,没有梦境领域,天行造梦主在感知实力上还未必比得上修罗皇。

    因此,天行反而被逼的步步后撤。

    汉克一招逼退了乾元,尔后身躯猛地俯冲而起,冲向了天穹之上的修罗皇。

    修罗皇可能都没有料到,心中微微一惊。

    不过,汉克并没有对他产生杀意。

    汉克的目标是黑鳞。

    汉克的脸上,满是扭曲和挣扎,他抬起手,猛地捏住了黑鳞!

    嗤嗤嗤!

    惨嚎之声从汉克的口中传出。

    下一刻,汉克身上的气血,还有感知,居然不断的被黑鳞所吸收。

    天行落在了基地入口,面色万分难看。

    乾元造梦主也是深吸了一口气。

    汉克碰触到了黑鳞,身躯宛若冰消雪融似的。

    一点一滴的被黑鳞所吞噬吸收……

    就像是化作了黑鳞的养分!

    很快,就只剩下残破的衣服,从空中跌落而下……

    一尊造梦主,就此陨落。

    修罗皇那触手下的目光也是深深紧缩,忌惮莫名的盯着黑鳞。

    一尊造梦主在他眼前陨落,修罗皇也从未有过这样的经历。

    除了陨落在大梦之门中的造梦主,在场人都没有亲眼见到过造梦主的陨落。

    而今日,这样震撼人心的事情就这样发生了。

    底下的苏扶,也是浑身俱震。

    汉克造梦主……就这样陨落了?

    死在了一片黑鳞手中?

    黑鳞吞噬了汉克,其上似乎有汉克扭曲的面容一闪而逝。

    尔后,黑鳞正中央,冒腾出了一滴血珠,就像是白净的肌肤被细针扎出一个血珠似的。

    血液冒腾,很快,把黑鳞给浸染成了血色。

    那些晃晃悠悠,托着触手飞行的食梦母虫顿时张开了嘴,发出了凄厉的呼号。

    八级巅峰的食梦母虫,一头头疯了似的往被鲜血浸染的鳞片飞驰而来。

    这些食梦母虫的眼眸中流露出狂热。

    嗤嗤嗤!

    这些母虫也都如汉克一般,冰消雪融,被黑鳞所吸收。

    黑鳞在此刻,就像是黑夜中滚烫的热火。

    而这些食梦母虫,像是一头头飞蛾。

    飞蛾扑火,惨烈中带着几分毛骨悚然!

    不仅仅是苏扶。

    就算是修罗皇也远离了黑鳞。

    天行和乾元则是坚守在基地入口,精神紧绷。

    轰隆隆……

    像是吃饱的野兽似的。

    连续数头八级巅峰的食梦母虫被黑鳞所吞噬。

    黑鳞蕴含的波动越来越强大。

    终于……

    以黑鳞为中心,幻化出了一只模糊的巨爪。

    巨爪浮在西疆大城的高空之中。

    所有的民众都看到了,可是黑爪上所爆发出的波动,让每位民众面色都是大变。

    天行和乾元深吸了一口气。

    基地中。

    教皇也终于淡定不下去了,他站起身。

    缓缓扭头看向身后。

    那儿……

    琥珀般的聚梦石棺椁壁上,一张模糊的脸贴在其上。

    咔擦。

    一声清脆的声响,陡然在教皇的耳畔炸开。

    而这碎裂的声音,似乎掩盖了一切的声音,使得天地之间,只剩下了这聚梦石破裂声。

    那模糊贴着一张脸的聚梦石棺椁壁上,裂开了一道非常细小的纹路。

    在这纹路裂开的瞬间。

    那悬浮在空中的黑鳞所化的巨爪。

    在苏扶和所有人震骇的目光中,陡然朝着合金基地拍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