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造梦天师 > 第三百五十一章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第二更】

第三百五十一章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第二更】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苏扶惊呆了。

    他看着那从试练营合金大门之后,冲出来的一大堆试练营成员,目光不由的微微一缩。

    好……好热情!

    大家这么热情,苏扶还真的有些不适应。

    他苏扶何德何能……让大家这么翘首以盼?

    苏扶心中叹了一口气,大家果然被他的善良所感染。

    善良?

    原本垂手而立,站在苏扶身后的那位军官差点没有被吓的心脏骤停。

    那些试练营成员眼眸中的悲愤,赤红的眼,拎着的砖头。

    哪里看出来是被你的善良所感动?

    “苏……苏先生……你确定他们不是来揍你的?”

    军官深吸一口气,道。

    苏扶瞥了他一眼。

    瞎说什么大实话。

    兰素,杨正国,老梁三人则是悬浮在围墙之上,饶有兴致的看着。

    试练营中的孩子们,憋了一个月了,确实需要释放一下。

    人家西部联邦试练营的成员都拎着板砖,漂洋过海的来找苏扶,足以说明苏扶的可恨之处。

    拓跋雄首当其冲。

    这家伙,浑身肌肉鼓动,瞪红了眼!

    那个噩梦……

    到现在还让他记忆清晰。

    像他这种单身了二十几年的汉子,在梦中找到了真爱,可是却是被苏扶给活生生的把真爱给扼杀!

    那种悲痛,那种心酸,那种心如刀绞的感觉。

    唯有痛揍苏扶一顿,才能彻底的发泄!

    “苏魔王!拿命来!”

    拓跋雄首当其冲,一步踏出,如雷霆奔走,浑身的气血鼓动,血液轰鸣!

    雷痕,周玄等人也都纷纷挑眉,饶有兴致的看着。

    相比于拓跋雄的愤怒,雷痕,周玄等人倒还算平和。

    雷痕一直多是痴于修行,没有什么梦中情人,所以,苏扶的噩梦对他有影响,但是影响有限。

    至于周玄,从来都只有他是别人的梦中情人,他还真没有什么青睐的女神,因此也很淡定。

    杨正国,兰素,老梁等人没有阻止,安静的看着。

    苏魔王……确实该教训教训了。

    比起底下这些学生。

    他们都是有故事的人。

    轰!

    拓跋雄仿佛一头蛮荒巨兽。

    当初苏扶就曾经与他有过一战,那时候的拓跋雄还未曾突破六级造梦师。

    如今的拓跋雄,已经在六级造梦师领域停了很久。

    “好凶猛!”

    苏扶身后的军官后退了一步,脸色泛白,被气血冲击的心脏直跳动。

    试练营的天才妖孽们,都这么暴躁的么?

    一见面就互刚?

    拓跋雄的身躯在空中,直接暴涨。

    拓跋家族主修体术,当初苏扶就曾经和拓跋雄进行过体术的较量。

    而如今……

    苏扶看着如野蛮凶兽一般的拓跋雄摇了摇头。

    “啧啧啧……真粗鲁,一点都没有造梦师的样子。”

    苏扶负着手,微微摇头。

    漫天黄沙卷起。

    原本拎着砖头的试练营成员们动作都是微微一缓,安静的看着出手的拓跋雄。

    黄沙被卷动着顺着拓跋雄出拳的方向流淌,在他的身躯上跳动,最后,所有的黄沙,裹为一拳。

    硕大的黄沙拳头,朝着苏扶砸去!

    身后的军官不过是普通的六级造梦师,而且是属于勉强摸到六级的那种。

    面对拓跋雄的威势,身躯都在微微的颤抖。

    苏扶察觉到了他的异样,扭头看了军官一眼,温和一笑,满脸的善良。

    “你后撤一点,别被波及了。”

    苏扶的声音很温和。

    趴在他肩膀上的猫娘则是打了个哈欠。

    嗡……

    苏扶抬起手。

    老阴笔安静的悬浮。

    远处拓跋雄,看到苏扶取出老阴笔的瞬间,原本就紧绷的肌肉,顿时越发的紧绷!

    “还想偷偷摸摸扎我腰子?休想!”

    拓跋雄感知一动,腰部,无数黄沙堆积,汇聚成厚厚的砂之铠甲。

    硕大的拳头,裹挟着磅礴的力量,一拳挥向苏扶,仿佛要把空气都打的炸裂似的!

    嗯?

    苏扶还不施展体术?

    雷痕,周玄等人眯起了眼,君一尘,辛蕾,唐璐等人也纷纷观战。

    在苏扶不在的日子里,拓跋雄的体术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如今可以称得上是京都试练营,最强体术造梦师。

    身高接近两米五的拓跋雄,宛若洪荒野兽,带着狂躁的气血,和硕大的拳头,轰然砸下。

    “看老子把你打出花!”

    拓跋雄爆吼。

    在他的身后,诸多遭受到苏扶美好噩梦折磨的成员们都是暗自握紧了拳头。

    苏魔王……该揍!

    苏扶张开手掌,老阴笔安静的悬浮,周身旋转着浓郁的怨气。

    他叹了一口气。

    “体术……像我这种低调,又斯文的造梦师,早已经不用了。”

    苏扶淡淡道。

    下一刻,手掌陡然一甩。

    “九龙梭。”

    话语落下。

    老阴笔顿时虎啸而出,带着震耳欲聋的音爆。

    龙鳞,龙爪,龙头,龙尾,栩栩如生……

    一条漆黑的黑龙,蜿蜒冲向拓跋雄。

    拓跋雄一怔。

    一拳与黑龙砸在了一起。

    轰!

    拓跋雄目光一缩,感觉像是与数吨的大卡车撞击在一起死的,浑身一抖。

    砂拳炸开,血肉一拳与黑龙砸在一起。

    拓跋雄猛地落地。

    那黑龙中蕴含的力量,居然比起他的全力一击还强!

    苏扶以前没有这手段的啊。

    他记得苏扶的老阴笔,都是以阴人为主!

    这家伙转性了?

    居然跟你光明正大的碰撞了?

    雷痕,周玄等人不由目光一凝。

    老梁,杨正国,兰素三人目光一缩,对视一眼,都是看到了彼此目光中的惊骇。

    “六级感知满点……”

    杨正国嘴角一抽,吸了一口冷气。

    这家伙是怪胎么?!

    这才过去一个月,他就六级造梦师巅峰了?

    拓跋雄怒吼连连。

    双手抬起,挡住那黑龙。

    可是,巨大的力道,却是冲击的他不断的后撤,双脚在沙地上犁出了沟壑。

    苏扶站在远处,负着手,风沙吹拂,他的发丝微微飘荡。

    抬起手,两根手指跳动。

    下一刻。

    在拓跋雄目光紧缩之下。

    黑龙一抖,横移化身而出。

    嘭!

    拓跋雄倒吸一口凉气,直接被另一头黑龙给撞飞。

    那黑龙之中,隐隐可以看到一把高速旋转的黑笔。

    嘭嘭嘭!

    两条黑龙在苏扶感知的操控下,高速穿行。

    拓跋雄懵了。

    他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几乎只有挨揍的份。

    苏扶则是淡定一笑,显然这一切都没有超出他的预料之外。

    一条黑龙消耗100点感知,《九龙梭》技巧增幅,威力提升十倍,也就是一击有1000点的威力。

    相当于小宗师强者的一击。

    两龙同出,揍拓跋雄如揍狗。

    这家伙,居然居心不良,想要揍他?

    想要揍他苏扶的人多了,他拓跋雄算老几?

    嘭,嘭!

    拓跋雄被打的眼珠子瞪大,身躯被两条黑龙冲击到了空中。

    鼻血都被黑龙撞击了出来。

    拓跋雄感觉世界变了。

    苏扶不是体术造梦师么?这家伙最擅长的不是体术么?

    什么时候开始,这家伙的实力居然变得这么强?

    一击一击连绵不绝。

    拓跋雄像是一个皮球,被甩到了高空中,不断挨揍,都掉不下来的那种。

    而苏扶,只是在远处,轻轻的弹动手指。

    噗嗤!

    拓跋雄鼻青脸肿,目光呆滞。

    下一刻。

    两条盘旋的栩栩如生的黑龙散去,露出了两支高速旋转的老阴笔。

    苏扶抬起手,嘴角逐渐上翘,泛起一抹魔鬼般的微笑。

    尔后,手掌陡然一捏。

    老阴笔倒飞而出。

    噗嗤!

    “哦~”

    空中。

    拓跋雄身躯直挺挺的一抖。

    护住腰部的两块砂之护甲,顿时爆开。

    沙石在洒落,风在呼呼吹。

    拓跋雄横着从空中垂落,眼中夹着泪水,还有腰部传来的阵阵空虚感。

    尔后,拓跋雄就砸落在地上,抽了抽,一动不动了。

    老阴笔飞驰归来,悬在苏扶手中。

    苏扶抬起手,在老阴笔之上轻轻一弹,一滴血珠迸散开来。

    “还有……谁?”

    苏扶抬起头,淡淡道。

    目光一扫,落在了那些拎着板砖的试练营成员身上。

    顿时,齐刷刷的,所有的砖头都落在了地上。

    雷痕目光一凝,满是凝重。

    君一尘,辛蕾,唐璐等人也是倒吸凉气。

    “好……好强!”

    “一个月不见,苏学弟又更变态了!”

    “苏扶是妖怪么?!”

    ……

    雷痕都从苏扶身上感受到了威胁之意。

    六级巅峰了!

    苏扶的感知500满点,要冲击七级造梦师了!

    一个月时间罢了,苏扶居然就赶上他。

    不……

    苏扶的基础甚至比他还要扎实!

    这家伙是怪物么?!

    雷痕握紧了拳头,刚才那两条黑龙,所凝聚的感知,甚至比起普通的小宗师都要强。

    从拓跋雄毫无还手之力就可以看出。

    杨正国,老梁,兰素等人也都纷纷落下。

    “六级巅峰了?”

    杨正国络腮胡子一抖,斜看了苏扶一眼,问道。

    苏扶点了点头。

    “我此次归来,有两个目的,一个是见道恒大师,另一个……是冲击六级壁障,成就小宗师。”

    苏扶道。

    话语一出。

    杨正国,兰素等人都沉默了下来。

    “冲击小宗师?”

    在三位教官身后的君一尘,辛蕾等人目光皆是一缩。

    这话给他们的震撼,实在是太强烈了。

    “三位教官有何建议?”苏扶看了一眼杨正国,兰素,老梁询问道。

    雷痕,周玄等人呼吸一滞,都是盯着苏扶。

    拓跋雄捂着腰部爬起来。

    妈了个皮!

    这个魔鬼六级巅峰了?

    凭什么失踪一个月,修行速度比他苦修还快?

    苏魔王……被包养了么?!

    “六级到七级,是鱼跃入海的突破,突破之后,便为小宗师,七级造梦师之所以称为小宗师,不仅仅是感知的质变,可以实现浮空飞行,还有一点就是梦境的具现……可以源源不断提供感知,实力提升不仅仅是一星半点。”

    杨正国没有说话,兰素反而开口了。

    然而,真正回答他问题的,是老梁。

    老梁佝偻着背,看了苏扶一眼。

    “我的建议,你可以跟你老师方长生那老无赖一样,借战突破。”

    老梁认真道。

    借战突破?

    苏扶一怔,尔后眼睛一亮。

    “对……挑战天下有名宗师,在战斗中,蕴养锋芒,突破境界壁垒。”

    老梁道。

    底下,雷痕,拓跋雄等人都是倒吸一口气。

    挑战天下有名宗师,这是何等霸气的壮举?

    要知道,有名的小宗师,那都是天赋妖孽之辈,甚至拥有冲击造梦主的潜力。

    苏扶不过六级,就战天下有名的小宗师?

    难度极大,一不小心,很有可能会被打的心态爆炸……

    “当初方长生,七级小宗师之境,挑战全球宗师堂中的宗师,一战成名,借战突破,一念入大宗师,名列宗师堂,你倒是可以效仿。”

    杨正国斜看着苏扶道,他的语气有些酸酸的,显然方长生当初的这个壮举,就算是他也不得不佩服。

    “不过……我得提醒你,这是很危险……”

    杨正国还想说什么。

    但却直接被苏扶打断了。

    “好!借战突破!正合我意!”苏扶目光精亮。

    “拜托教官替指导苏扶,该挑战哪些宗师?”

    兰素看着苏扶:“等会我会把七级小宗师排行发给你,你量力而行。”

    苏扶咧嘴一笑。

    朝着兰素拱了拱手。

    “多谢兰教官。”

    兰素则是目光复杂,带着深深的怀缅:“当初方长生一战成名,你可别堕了他的名头。”

    苏扶郑重点头。

    “对了,你下子说的第二件事是什么?”杨正国吹了吹胡子,道。

    他就看不惯兰素对方长生那崇拜劲。

    “我要见道恒大师……”苏扶面色一正,道。

    这可是正事。

    “见道恒大师?”兰素,杨正国,老梁三人都是一愣。

    苏扶消失一个月,身上有很多秘密,不仅仅是华夏国,三大联邦的高层都想要询问。

    可是没有想到,苏扶回来,居然要见道恒大师。

    兰素目光一凝。

    “是那位……要见?”

    兰素试探的询问,她口中的那位,就是天级门棺椁中复生的那位存在。

    据传,超越了九级造梦主。

    苏扶点了点头。

    兰素三人深吸一口气。

    “你等等,我们立刻去安排!”

    三位教官对视一眼,纷纷踏空回到了试练营中。

    雷痕,拓跋雄等人目光复杂的看着苏扶,周围的试练营成员也是有些局促不安。

    苏魔王要冲击小宗师了。

    有的人心里感到无力。

    他们跟妖孽的差距,当真是太大。

    不过也有人庆幸。

    苏魔王终于要开始祸害宗师境的强者了。

    不一会儿。

    兰素,杨正国,老梁纷纷从试练营中飞驰而出。

    “已经得到道恒大师回复……”

    兰素呼吸微微急促。

    “你现在立刻搭乘战机前往普陀山,道恒大师在等你。”

    尔后,他的目光落在了苏扶身后的军官身上,朝着对方点了点头。

    “拜托了。”

    那位军官顿时受宠若惊。

    普陀山?

    那可是道恒大师的修行之地!

    “以最快的速度过去。”

    兰素叮嘱道。

    那军官面色陡然严肃起来,猛地行了一个军礼。

    “保证完成任务!”

    下一刻,苏扶便上了战机。

    军官干劲十足,战机陡然呼啸而起,喷射气浪,直冲苍穹。

    兰素,老梁,杨正国三人负责手,目光中有些凝重。

    兰素抬起梦言,手一拨。

    把一个名单发给了苏扶,这是全球七级小宗师排行。

    “七级排行够么?要不要……把八级宗师堂的排名也发给他?”杨正国看了兰素一眼,摸了摸自己的胡子,问道。

    兰素顿时翻了个白眼。

    底下,试练营的诸多成员都是一脸懵逼。

    苏魔王……又走了?

    拓跋雄一脸悲愤!

    走了?

    就这样走了?

    揍了他,扎了他的腰子,都不负责,就这样走了?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拓跋雄难受到难以呼吸。

    ps: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