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造梦天师 > 第三百五十七章 还差一点啊!【第二更!】

第三百五十七章 还差一点啊!【第二更!】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寂静!

    整个京都体育馆都陷入了寂静当中。

    这可能是众人第一次见到路明之出手,而这手段,震撼住了所有人。

    那些原本支持路明之的普通人以及一些实力稍弱的一二级造梦师,骤然兴奋了起来。

    他们惊骇,他们欢呼,他们惊叹。

    那粗大仿佛通天铁柱一般的钢铁巨柱,触目惊心,仿佛一栋高楼,让人心神遭受到强大的冲击。

    “苏魔王又如何?!败了啊!败了啊!”

    “哈哈哈!路大师太强了!一招……强势镇压!”

    “任凭你花里胡哨,自一招碾碎!现在担心的是,苏魔王是不是被压死了!”

    ……

    观众席上,陡然爆发出了欢呼之声,许多人叽叽喳喳,交头接耳,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试练营的成员们,安静无比。

    他们倒吸冷气,脸色难看,当然,苏扶代表的其实也算是试练营,可是,却被人这样碾压,对于试练营的成员们而言,自然有种被打脸的感觉。

    苏扶胜,他们与有荣焉,苏扶败,他们自然也会感觉到难受。

    雷痕攥紧了拳头。

    太强了……

    小宗师境界的妖孽,他雷痕根本无力匹敌,差距太大。

    强如苏扶,也打不过么?

    拓跋雄瞪大了眼,捂着胸口。

    “我滴乖乖……活蹦乱跳的苏魔王,这是被压到五指山了啊。”拓跋雄道。

    周玄,君一尘等人扫了他一眼,可是他们都沉默,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别急,还没有结束呢。”

    杨正国,兰素等人倒是很淡定,道。

    在场的许多大宗师都释放出感知,探查苏扶的状况。

    君一尘等人一怔,尔后恍然,看到杨正国等人的模样,看来,苏扶应该是没事。

    否则,他们不可能会这么淡定的。

    实际上,在百万吨钢铁汇聚成粗大铁柱轰然砸落的时候,杨正国甚至都准备出手了,不过被兰素给拦了下来。

    齐白合和方长生在场,他们都没出手,杨正国不用着急。

    况且……苏扶未必会败。

    ……

    京都体育馆。

    粗大的钢铁铁柱仿佛一座巍峨的大山,高达数十米,像是一座高楼,高高耸立。

    路明之也是微微喘了一口气,他落在那钢铁圆柱的顶上,圆柱的表面的直径就高达数百米。

    不过,他并没有放松。

    感知凝实,目光中闪烁着精芒。

    相比于周围人的轻松,路明之却是没有丝毫的掉以轻心。

    胜了么?

    并没有……

    苏扶的生命气息,依旧强盛。

    “百万吨钢铁……够不够?”

    盘坐在钢铁圆柱之上,路明之问道。

    他的声音,清晰而响亮,震荡响彻在整个体育馆的上空。

    整个体育馆安静无比,只剩下他的声音在萦绕。

    许多人的呼吸急促,血液上涌。

    这一战,看的他们热血沸腾。

    许多人都觉得苏魔王无法再回答了。

    百万吨的钢铁……那是什么概念?

    那种重量压下,八级大宗师都会被压扁吧。

    苏扶不过六级造梦师,怎么挡?

    拿什么挡?!

    然而。

    就在所有人都觉得苏扶不可能回答的时候,苏扶却是开口了。

    “百万吨?不够……还不够啊。”

    苏扶的声音中,中气十足。

    这声音一出。

    全场都炸开了锅。

    所有人都是发出了不可思议的惊呼,许多人更是死死的盯着那钢铁圆柱之下。

    这一看,不少人的目光顿时紧缩,简直是活见鬼了似的。

    “我的天!”

    “魔鬼啊!这真的是魔鬼啊!”

    “苏魔王……他他……他居然做出这种事!”

    ……

    许多人观众惊呼不已。

    而苏扶的支持者,则是欢呼了起来,各个面色通红,苏魔王……还没有败!

    轰隆隆……

    沉重的声音响彻而起,整个体育馆都微微抖动了起来。

    钢铁圆柱之上。

    路明之深吸一口气,目光中终于闪过一抹骇然之色。

    他的身躯微微晃动,因为他发现……

    百万吨的钢铁圆柱,居然……被人抬起来了?!

    “啊!!!”

    一声低吼,从低沉到高亢……

    音调逐渐拔高!

    一抹气血之力,从那钢铁圆柱底下,交错纵横而出。

    滚沸的气血,形成的气浪吹拂起了狂风!

    有人目光一缩。

    因为他们发现,那高耸的钢铁圆柱发生了轻微的晃动!

    大宗师等强者们也是纷纷倒吸一口冷气。

    钢铁圆柱底下,居然与地面还有些微的距离……

    这说明什么?

    说明……钢铁圆柱,被人给抬起来了!

    抬起来?

    怪物么?

    而此刻,许多人都是想起……苏扶最早打开知名度的,正是体术!

    体术……才是苏扶的最强!

    盘坐在钢铁圆柱顶端的路明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底下。

    苏扶身高拔高到了一米九,浑身上下布满了虬龙般的肌肉,肌肉中青筋颤抖,几乎要从皮肤表层迸出。

    手掌撑着那钢铁巨柱,浑身的气血滚动,如惊涛骇浪。

    而他浑身的毛孔中,则是不断的迸射出细细的血柱。

    轰隆隆!

    苏扶的身躯仿佛在蒸腾着热气,周围的空气都扭曲。

    一声怒吼。

    双臂陡然用力。

    那百万吨的钢铁圆柱,居然被苏扶给高高的推起,实现短暂的滞空。

    滞空时间不过半秒,钢铁圆柱就开始砸落。

    半秒时间,足够开启七极崩的苏扶冲出这钢铁圆柱笼罩的范围了。

    嘭!

    苏扶如一道血影,猛地冲出,身躯在地上划过,烟尘滚滚。

    脚掌在地上猛地一蹬。

    爆发出了强悍的力量,瞬间俯冲而出。

    一跃而起,落在了钢铁圆柱之上,一路往圆柱顶端攀爬而去。

    像是一头人形怪兽!

    路明之站起身,面色严肃无比,头顶上的钢铁之城再度具现。

    他的西装衣摆开始飘扬。

    感知一动。

    看着从钢铁圆柱底下飞速攀爬上来的苏扶,目光一凝。

    抬起手,打了个响指。

    啪嗒!

    清晰的响指之声响彻在四周。

    尔后。

    那钢铁圆柱开始崩溃,化作了漫天的钢铁刀片。

    每一块刀片都在高速的旋转。

    就像是搭建成的万丈高楼,崩碎成最原始的一块块碎砖。

    苏扶攀爬的身躯一阵晃荡,不过他的速度并没有减弱。

    脚踩在那旋转的铁片上,苏扶的身形依旧高速跳跃而上。

    在冲击的时候,那些高速旋转的铁片则是逼近苏扶的身躯,要把他大卸八块。

    而苏扶毫无畏惧,一拳一拳的砸出,把那些铁片纷纷砸飞。

    百万吨钢铁所化的铁片,密密麻麻,简直整个天空都被笼罩在了里面。

    很快,苏扶就被钢铁铁片给围拢成了铁球。

    轰!

    气血冲散。

    苏扶目光如炬。

    无数的铁片被巨大的力道给冲击开来,密密麻麻朝着四散飞驰。

    有些铁片更是直奔路明之而去。

    不过,路明之对钢铁的掌控是绝对的,眼眸一动,那飞驰来的铁片直接被弹飞。

    “好强悍的体术……”

    感知战斗技巧强悍,体术也如此强悍……

    不愧是苏魔王。

    路明之感慨了一句。

    不过……

    若体术才是苏扶的底牌,那这一战,就更没有悬念了。

    苏扶的身形在空中爆射,不断的逼近路明之。

    而路明之仍旧是那般的优雅,淡定,从容。

    抬起手。

    周围的钢铁全部悬浮,他的身躯周围像是有一股巨大的磁力。

    在苏扶逼近他百米的时候。

    无数的钢铁被巨大的吸力所吸收,朝着路明之飞速迸射而来。

    苏扶的身躯在空中不断扭动,像是跳一曲优雅的华尔兹。

    轰!

    那打不破的乌龟防御钢铁圆球再度浮现,苏扶的身躯都被撑开,砸落而下。

    而苏扶没有退走。

    握紧了拳头,化作一道血光,冲向钢铁圆球之前。

    硕大的拳头抡起,蕴含着可怕的力量,不断的挥砸。

    轰轰轰!

    一拳一拳,砸在钢铁圆球上。

    圆球表面被砸的凹陷下去,整个圆球都在剧烈震颤。

    圆球中心的路明之面色微微一变。

    这个怪物啊!

    难道苏魔王打算用拳头,硬生生的打破圆球防御?

    路明之深吸一口气,抬起手,五指跳动,随着手指跳动,感知也密布了出去。

    而钢铁圆球表面,一根根锋锐的铁刺密布而出,朝着苏扶扎去。

    那铁刺生长速度极快,若真的被扎中,怕是会被扎个通透!

    苏扶打的气血浮沉,眼眸中兴奋之意凛然,气势节节攀升。

    他的脸上流露出兴奋之色。

    眼底之下,仿佛有光华在流转,像是要触摸到壁垒!

    不过……

    终究是差了点!

    躲避开了铁刺。

    苏扶双手握紧,像是重锤一般,狠狠的抡下。

    咚!

    整个钢铁圆球一颤。

    表面陡然凹陷下去一个深坑。

    而苏扶的身形也是弹射而出。

    体术……果然是打不破这防御啊,除非开启八极。

    不过,八极作为八极崩的极限,血字说过,以苏扶如今的肉身力量,根本开启不了。

    抬起手。

    老阴笔呼啸而来。

    苏扶踩着老阴笔,灵鬼漂移。

    无数的铁刺从钢铁圆球中迸射而出,像是一根根冲击力十足的弩箭。

    在无数鬼影的簇拥下,苏扶轻松无比的躲开这些铁刺。

    “你打不破我的防御……”

    铁球露出了一个圆洞,浮现出了路明之的身形。

    他悬浮在其中,淡淡的看着苏扶,道。

    “打不破?”

    苏扶散去了八极崩,嘴角微微上挑。

    尔后,手中陡然出现了一张红色梦卡。

    嗡……

    感知涌动。

    喇叭,唢呐之声响彻不绝。

    尔后。

    大红袍翻卷,一张绝美的倾世容颜浮现而出,面容如凝滞白玉,眼眸流转,滴淌着血泪。

    小奴像是八爪鱼一般挂在苏扶的身上。

    头顶之上,浮现出了一个模糊的四合院虚影。

    红灯笼高挂,纸人歪头。

    鬼新娘一出,苏扶的气势顿时越发的攀升。

    那种壁垒的感觉也越发的清晰,可是……还是差了一些!

    周围观战的所有人都是惊骇。

    “那是梦境具现?”

    有人惊呼。

    许多大宗师则是皱眉,若是梦境具现,便可以成为宗师。

    “那不是苏扶的梦境具现,而是他梦境召唤物的梦境具现……果然是怪物啊,连梦境召唤物都这么的妖!”

    有一位大宗师深吸一口气,道。

    许多人恍然,恍然之后,则是越发的惊悚。

    路明之目光一凝。

    梦境召唤物么?

    “小奴……砍他!”

    苏扶感知瞬间爆涌而出,小奴手中的四十米大刀陡然浮现而出。

    “嘤嘤嘤!公子说砍哪,小奴就砍哪!”

    一声怒嘤。

    苏扶手指远处的钢铁圆球,下一刻,小奴抡起大刀,大刀陡然变长,横跨天穹……

    路明之心中一颤,有种被锁定的感觉。

    “梦境领域?!”

    路明之倒吸一口冷气,神经病啊!

    一个梦境召唤物的具现梦境居然出现了一丝领域的感觉?

    苏扶脚下踩的老阴笔,被他陡然一踢。

    老阴笔高速旋转起来。

    顺时针飞速旋转,裹挟起黑色的呼啸风暴!

    尔后,苏扶目光一凝,感知全部倾泻而出。

    他的脸色微微一白。

    顺时针飞速旋转的老阴笔,陡然逆时针转动!

    两种不断的搅动风暴聚集在一起。

    “噬牙冲!”

    200点感知瞬间爆发。

    达到苏扶迄今能掌握的爆发极限。

    而噬牙冲的增幅是20倍,也就是说,这一击之力,达到了4000点爆发!

    轰隆隆!

    一道锥形的黑色旋涡在苏扶的面前高速旋转,空气都被彻底的绞碎!

    这一击的威力。

    让观众席周围观看的大宗师们,纷纷直立起了身形。

    “什么?!”

    大宗师们皆是流露出了惊骇之色!

    一击蕴含4000点感知爆发!

    这……这真的是六级造梦师?!

    小奴的一刀抡过,陡然划过弧度。

    路明之早已经没有心神去关注苏扶的一击,感知凝练,钢铁圆球陡然彻底包裹结实。

    鬼新娘的一刀陡然斩落而下。

    这是小奴进化之后砍出的第一刀!

    嘎吱!

    刺耳的切割之声扩散。

    路明之的钢铁护盾不断的被斩碎,往盘踞在钢铁护盾核心中的路明之斩来!

    路明之额头上都滴淌下了汗珠。

    感知毫无保留的爆发,具现的梦境中不断的震颤,帮助他恢复感知。

    终于……

    鬼新娘这一刀的威力达到了极限。

    无法在继续斩下。

    而这一刀,险些把钢铁圆球给破开!

    “疯子……”

    路明之额头上布满了汗水,深吸一口气。

    可是,刚刚吸完气,一股更可怕的波动就笼罩住了他的心神!

    “尼玛!”

    路明之忍不住骂了一句!

    钢铁圆球之外。

    一个巨大的高速旋转的锥形黑色旋涡轰在了钢铁圆球之上。

    可怕的绞碎力道,使得那钢铁圆球的护盾,像是纸糊似的,一路碾压……

    路明之目光中终于中流露出了一丝惊恐之色。

    他的乌龟壳……呸,他的绝对防御……挡不住了!

    轰!!!

    一声惊天的爆炸!

    路明之的心神一颤。

    钢铁护盾被破开,空门大开。

    巨大的黑色圆锥在他的瞳孔中不断的放大!

    而就在这一刻,观众席上,响起了一声轻叹。

    路北明的身躯陡然浮现在了路明之的身前,无数的感知轰然爆发。

    挡住了噬牙冲!

    苏扶悬在空中,脖颈中青筋密布。

    鼻孔中喘着粗气,他抬起手,摁着眉心。

    “还差一点……差一点!”

    “真的还差一点!”

    苏扶眼眸中流露出疯狂之色。

    猛地抬起头,锋锐的视线透过汗水浸透的发丝,落在了那挡在路明之的路北明身上。

    帮路明之挡住一击的路北明陡然一怔。

    对上了苏扶那凶戾的目光。

    心中顿时一咯噔。

    瞅我干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