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造梦天师 > 第四百三十六章 我最强的……是剑啊!【第一更,求票!】

第四百三十六章 我最强的……是剑啊!【第一更,求票!】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三神子……被杀了。

    毛骨悚然,震惊四野!

    诸多跨境而来的六纹区天才,乃至七纹区的天骄,皆是感到一阵眩晕。

    特别是三神子阵营的强者们。

    一个个呆呆的看着被苏扶提在手中的三神子的尸体。

    “疯子!你这个疯子!”

    “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吗?!你将成为整个银河神朝的敌人!”

    “三神子你也敢杀!你眼中可还有我银河神朝!”

    ……

    七纹区的天骄们气到身躯颤栗。

    一个个眼眸赤红,他们是三神子的势力阵营,他们站队三神子,是看好三神子的天赋和未来。

    觉得三神子在未来银河神朝的国主之位争夺上,可以占据上风。

    然而,谁都没有想到,三神子居然被苏扶给杀了。

    当然,死的是修行地内的三神子。

    现实宇宙中的三神子仍旧存活。

    可这并不是最重要的,三神子被斩,就算重新进入宇宙梦墟,他也没有资格继续进入第三批次修行地了。

    这对于他们这些站队三神子的天骄而言,是一次巨大的打击和噩耗。

    这代表着,三神子无法从第三批次修行地中脱颖而出,无法占据一颗九纹洞天星辰修行。

    原本和其他神子争夺国主之位,最大的优势,顿时化为了泡影!

    “你这该死的卑鄙小人!”

    一位占据七纹洞天星辰的天骄怒吼了起来。

    他是真的怒啊,他代表家族站队三神子,顶着其他神子的压力。

    若是,三神子在国主之位的争夺中失败了,那他们这些家族,可能都得被其他神子所追究责任!

    这一切,都是因为苏扶。

    这家伙,居然阴死了三神子!

    苏扶喘着气,他的每一寸肌肤都在滴血。

    三神子真的很强。

    苏扶顶着那剑波,肉身差点被震碎,细胞受损严重,伤势惊人。

    就算灌入了惊吓汁,都恢复的很缓慢。

    融入了金角神族天赋的剑波,虽然爆发只有七十万点感知,但是威力却比八十万感知爆发的剑网还要恐怖。

    是三神子真正的底牌。

    如果不是用噩梦梦境,牵引了三神子的心神,让剑波威力大减。

    苏扶可能真扛不住。

    四个具现梦境,崩毁了三个,只剩下了一个,在流转之间,艰难的帮助苏扶恢复。

    七纹区的天骄怒吼。

    苏扶不在意。

    三神子,杀了就杀了,这家伙,装逼起来,一路火花带闪电。

    他不死,谁死?

    不过,苏扶这一次,确实是受了重伤。

    轻咳了一声。

    胸中仿佛撕裂,口中逸散出一点殷红鲜血。

    脑袋中,千年星纹草的药效已经开始逸散,提升变得非常的缓慢了,不过,这次星纹草对苏扶生命天赋的提升是巨大的。

    苏扶此刻的感知,也提升到了六万五千点。

    至于肉身,在喝下星级惊吓汁后,缓缓的恢复着。

    当然,这次实在是伤的太重,想要恢复,需要一定时间。

    把老阴笔抽出,老阴笔之上,裂纹密布,看上去,立刻就要崩碎。

    被三神子的剑砍了几次,老阴笔都承受不住了。

    “还是等阶太低了……”

    苏扶抓着老阴笔,微微蹙眉。

    感知涌动,把三神子的那把剑抓起来,这是一把二阶顶级的宝物,价值连城,苏扶自然不会放过。

    至于其他东西,随着三神子的死亡也被封锁了起来。

    唯有这把二阶武器,因为没有收入储物空间中,所以,落到了苏扶手里,成为苏扶的战利品。

    三神子虽然地位显赫,但是他毕竟只是领域境,不敢拿一把三阶武器,招摇过市,毕竟,三阶武器,星空境都会眼红。

    苏扶随手一抛,三神子的尸体顿时砸落星辰碎片古路上。

    五纹区的天才们不敢言语。

    跨境而来的六纹区天才,和七纹区天骄则是怒目喷火。

    三神子的势力和手下几乎要疯了!

    贺州和元珪脑袋都要炸开锅。

    三神子死了?!

    居然被这新人给斩了?

    “替三神子报仇!”

    贺州眼眸顿时一红,咆哮起来。

    十几位六纹区的天才的眼眸中皆是流露出了怒光,当然,在怒光之下,还有贪婪和兴奋之色。

    苏扶的模样,真的非常凄惨。

    身体之上,没有一寸地方是完好的。

    肉身龟裂,几乎要崩碎。

    万象之力都无法凝聚了,感知孱弱到像是奄奄一息。

    这时候的苏扶,根本没有了和三神子一战的气势凌人。

    因此,这些六纹区天才,想要抓住这个机会,彻底斩杀苏扶!

    至于,喊出的口号,为三神子复仇。

    那根本就是放屁!

    当然,也不全都是放屁,三神子这一死,失去了修行地的资格,定然会雷霆大怒。

    他们若是杀了苏扶,到时候回现实宇宙,跟三神子一禀报,不仅能够获得三神子的喜悦,还能获得不少的赏赐。

    而为今之计,杀了苏扶,或许才是最好的选择。

    三神子虽然被第三批次修行地除名,但是,在国主之位的争夺上,到也未必完全没有机会。

    因此,讨好三神子依旧很必要!

    贺州眼眸通红。

    仿佛真的是为三神子的陨落,而怒到极致,悲怆之情,流淌在身躯周围。

    他盯着苏扶,盯着苏扶手中的二阶武器,盯着苏扶背后那巨大的龙血晶。

    他的眼睛更红了!

    “杀!”

    贺州爆发出了至强实力,抓起了背后的大刀。

    一刀抡起,刀光席卷星空。

    他是六纹区的天才,最强能打出二十五万感知的爆发!

    贺州相信,此刻爆发全部实力斩杀了三神子的苏扶,根本抵抗不了他的攻击。

    如今的苏扶,怕是连十万爆发的手段都打不出来了吧!

    贺州的一声吼,就像是投入平静池塘的一颗石子。

    让整个池塘都沸腾了起来。

    元珪黑袍席卷,密密麻麻的黑针浮现而出,骤然席卷,在星辰古路上幻化出一头由黑针组合而成的巨蟒!

    “为三神子……报仇啊!”

    元珪一声吼。

    配合着贺州,接连杀向苏扶。

    三神子手下的势力,也皆是流露出怒容。

    “杀!”

    没有人选择和苏扶单打独斗。

    他们全部出手了,疯了似的冲向苏扶,要把苏扶斩杀,大卸八块!

    然后,这样他们就可以名正言顺的争夺苏扶的那脑袋大的龙血晶,还有三神子的二阶武器了!

    一柄二阶顶级的武器,比起一颗珍贵的生命星辰还要昂贵!

    一般的领域境,根本连获得二阶武器的资格都没有。

    也唯有金角神族,统领整个银河神朝,疆域辽阔,财大气粗,才会给后辈配备这等珍贵武器!

    苏扶站在星辰古路之上,气喘吁吁。

    他的身子撕裂般的剧痛。

    逆袭杀三神子,他付出的代价同样是巨大的。

    最后,施展了梦族梦纹手段,布置了噩梦梦境,牵引了三神子的心神。

    让三神子陷入两秒的呆滞住,而趁着这两秒,他肉身硬抗剑波,逆袭而上,一笔洞穿了三神子的眉心。

    否则,败的,很有可能就是他了。

    苏扶眯着眼,盯着这铺天盖地而来的三神子的手下。

    其中为首的是贺州和元珪。

    这两个家伙,蹦跳到了现在,此刻,又开始作妖。

    轰隆隆!

    几十位六纹区的天才动手。

    其中甚至有坐镇六纹洞天星辰的天才。

    七纹区的天骄也没有手软,三神子麾下的几位七纹区天骄,也有一人出手,施展雷霆手段,爆发出五十万点感知的爆发!

    密密麻麻的攻伐手段,像是在空中炸开的绚烂烟花。

    迷蒙了每一个人的眼眸。

    五纹区的人,已经大气都不敢出了。

    苏扶杀了三神子,他们震惊。

    但是……杀了三神子又能如何?

    这么多人的攻伐,苏扶……挡不住啊。

    这些攻击,淹都能把苏扶给淹死!

    ……

    剑魔沉默了,剑魔会的强者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苏扶居然反杀了三神子,于逆境之中,做出了绝境反杀。

    剑魔红唇微张,有些愕然。

    不过,很快,眼眸中流露出了兴奋之色。

    三神子被杀,有意思了。

    她目光一扫,扫了一眼,剑魔会中一些蠢蠢欲动的天骄。

    “都不许动手……谁敢动手,一剑杀之。”

    剑魔淡淡道。

    顿时,剑魔会的天才们,陷入了沉寂。

    另一边。

    重瞳姚图,目光中爆发出了万千精芒。

    “好强的梦纹天赋……那是什么梦纹?十八道梦纹构建的梦境,居然能影响三神子这等天骄的心神!绝对是顶级传承梦纹!难道是苏察尔汗家族镇压银河数万年的梦纹之道!”

    姚图呼吸都急促了。

    苏扶展现出来的梦纹,让他内心蠢蠢欲动。

    对于一位梦纹师而言,最重要的是什么?

    不是龙血晶,也不是星纹草,而是珍贵的梦纹……

    若是能够学习到苏扶身上的那种梦纹。

    姚图觉得自己的梦纹师水平能再上一层楼。

    到时候,就能够离开银河系去寻找他的师尊了!

    姚图只是领域境,但是却达到了三品梦纹师的水平,这等天赋,在星海中都是顶级的。

    这一切,只因为姚图的师尊。

    引导姚图踏上梦纹师之道的师尊,当然,也和他的重瞳天赋密不可分。

    姚图的师尊,不是银河系的强者,而是银河系之外的强者。

    超越了星空境。

    要求,姚图达到二品梦纹师了,才有资格去追随他,成为他真正的弟子。

    因此,姚图一直在努力,他入死亡黑洞第三批次修行地,也是为了这个目的!

    而此时此刻。

    苏扶展现出来的梦纹……

    让他看到了希望!

    “我一定要得到他的梦纹!”

    姚图重瞳中迸发出叠加的锋锐光华。

    ……

    虚空之上。

    寂静无声。

    卫池轻咳了一声,目光有些复杂的看着那浑身浴血的苏扶。

    老子让你高调,谁能知道你这么高调……

    居然把三神子都给干死了。

    这是要把修炼地给翻天了啊!

    佝偻着背的独眼老者也是沉默了半响,尔后开口:“他的梦纹之道……居然这么强。”

    “星海那姓左的老家伙之前还跟我抢人呢……能让星海左曹都不顾脸面抢人,足以说明这小子的梦纹师天赋有多强了。”

    卫池道。

    幸好,苏扶被他给拐到了死亡黑洞里来了。

    “苏察尔汗家族本就是梦纹大族,以梦纹之道,镇压银河系数万年,荣光照耀银河系的每一个角落,他的梦纹师天赋妖孽,也正常……不过,杀了三神子,怕是捅了篓子了。”

    独眼老者摇了摇头。

    卫池也是沉默下来。

    “前辈,你不是要出手救他的么?”

    卫池看向黑袍人。

    在修行地内,卫池可没有出手的资格,不是他不出手,而是不敢。

    “再等等……”

    出乎卫池意料之外,黑袍人摇了摇头,并没有出手的意思。

    “那小子……还有底牌呢。”

    独眼老者也是竹杖轻敲虚空,道。

    底牌?

    黑袍人很期待……

    他来的目的,不就是为了这么?

    苏扶到底能带给他什么惊喜呢?

    “那小子的剑……还没出呢。”

    黑袍人呢喃。

    ……

    苏扶的大宝剑还没出。

    可是,贺州和元珪觉得苏扶没有可能出剑了。

    那种手段,岂能一点消耗都没有?

    苏扶在和三神子对战的时候都没有用出那一剑,那说明什么?

    说明他动用不了。

    若是那一剑可斩,苏扶根本不用这么凄惨和狼狈。

    因此,贺州断定,苏扶无法拔剑。

    既然如此,那就趁着苏扶没有恢复的时候,快速杀了苏扶!

    轰!

    贺州的刀气逼近了苏扶。

    他的眼眸通红,贪婪之色溢于言表!

    苏扶冰冷的看着这家伙。

    感知一动。

    小奴大红袍翻卷。

    小奴的脸色煞白,显然与三神子一战,对她的消耗也是巨大的!

    梦灵不要消耗么?

    当然要。

    “你的梦灵很强!但我倒要见识一下,还能抗几招!”

    贺州爆吼。

    元珪的黑针巨蟒也嘶吼一声,驰骋而来,星辰古路上的星辰碎片翻飞!

    而在两者之后。

    还有诸多六纹区天才的攻击,甚至还有七纹区天骄的攻伐!

    所有人静默。

    剑魔会和天纹阁的强者,皆是陷入沉默。

    这一次,对苏扶而言,是真正的绝境!

    轰!

    小奴的大刀与贺州的刀气碰撞在一起。

    贺州刀气逸散,面色一白,咳血倒飞。

    但是他脸上却满是兴奋:“强弩之末!你的梦灵也是强弩之末了!”

    小奴浑身颤抖。

    绝美容颜上,淌过两行血泪,挡在苏扶身前,大红袍翻卷,扛着大刀……

    颇有风萧萧兮易水寒的姿态和惨烈。

    嘤嘤嘤!

    公子,看在小奴这么卖力的份上,今晚能多加点汁水么?!

    苏扶肉身震荡,伤口裂开,血液迸溅。

    但是,面色冷漠。

    抡起一拳,梦纹交织纵横,下一刻,一头远古巨像屹立星辰,咆哮星河!

    轰!

    苏扶一拳之力与那黑针巨蟒碰撞在一起!

    巨蟒顿时崩溃!

    而苏扶身上也密布细小针孔!

    元珪大口咳血,砸飞而出,脸上流露出一丝骇然。

    不过,很快,就被兴奋所掩盖!

    “你不行了!你果真虚了!你没有底牌了!”

    苏扶后退一步,鲜血不断的洒下,滚烫鲜血洒在星辰古路上,壮烈万分。

    望着贺州和元珪身后的诸多强者。

    苏扶深吸一口气。

    看来……真的得用那一招了。

    苏扶抬起手,捂住脸,从上往下一抹,抹去脸上的鲜血,兑换出一千毫升二星惊吓汁,猛地灌入口中,可怕的撕裂感化作疼痛瞬间贯穿肉身,但苏扶表面上却只是,平静而淡漠的一笑。

    “那一年,山花浪漫……剑碑有剑意十股。”

    “我泡茶挥剑,斩了一股……”

    “我最强的……不是梦纹,不是肉身……”

    “而是剑啊。”

    苏扶看着铺天盖地杀来的诸多天才天骄,轻轻一吐浊气。

    抓起三神子的二阶顶级长剑,遥指无垠星空。

    “我之一剑,从天上来。”

    “可搬山、降魔、屠神、戮仙、斩剑意……”

    “我要出剑,你们逃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