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造梦天师 > 第五百一十一章 我真不是故意的【第一更】

第五百一十一章 我真不是故意的【第一更】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是一条永远看不到尽头的路。

    两旁笼罩着的,是氤氲的气息,仿佛将人的梦境,剥离了出来,彻底的暴露在空气中似的。

    像是一种特殊的描摹,描摹出生前的记忆画面。

    苏扶穿着运动服,踩着合金战靴,缓缓的走着,路并不难走,地上铺就的正常的青砖,踩上去,倒是很平稳。

    随着走动,仿佛不断的有画面在他的眼前闪烁而过。

    蓝海跟在苏扶的身边,他的脸色也严肃了起来,严肃中,带着肃穆,敬畏。

    埋葬在这儿的,都是那些在神魔战场上厮杀的梦纹师们,他们有的死的轰轰烈烈,有的死的静然无声。

    但是,毫无疑问,他们都是勇者,都是烈士。

    他们用血肉,为人族宇宙,守住了疆域领土,鲜血化长河,拦住了异族入侵的步伐。

    苏扶面色也十分肃穆,他生在地球,长在地球,实际上,他最清楚这种感觉。

    从成为造梦师开始,苏扶经受了大大小小无数的战役。

    有跟食梦者,有跟入侵地球的食梦虫。

    实际上,造梦师就跟这些梦纹师一样,都是带着使命,守护地球的使命。

    虽然造梦师,比起一些梦纹师大能,弱小如蝼蚁。

    可是在本质上,两者是一样的,都是为了守护而死。

    人族宇宙是大家,地球是小家。

    能力大者,为大家,能力小者,为小家。

    苏扶稳住步伐。

    他抬起手。

    一朵拇指大小的像是萤火虫似的光华漂浮在他的面前。

    苏扶食指轻点,点在了那拇指大小的萤火虫光华之中。

    嗡……

    一股无形的波浪扩散开来。

    苏扶的感知,开始不断的浮动。

    眼前的画面,像是石子投入了平静湖面中似的,开始荡漾出涟漪。

    苏扶像是以旁观者的角度,看清楚了这画面。

    ……

    一位风华正茂的青年,身穿白袍,浑身染血,不过却意气风发,随手交织出数万梦纹。

    屈指之间,数十道阵法碾压而出。

    黑压压的敌人在这阵法之中被绞杀成渣,而青年自己也被倾天的攻伐给吞没。

    ……

    画面很简单,就像是一场瞬息时间的浅梦。

    大梦无痕,浅梦却是会让人留下难以磨灭的痕迹。

    画面充斥着壮烈,肃杀。

    苏扶沉默了下来。

    蓝海站在苏扶的身边,他也同样感受着一个光点,不知道何时,他们的身躯周围,已经围拢了密密麻麻的萤火虫般的光点。

    蓝海紧闭着眼眸,脸色煞白,他的嘴唇在簌簌的抖动,额头上更有冷汗浮动。

    显然,梦纹之灵中的画面,让蓝海有些感同身受。

    苏扶深吸一口气。

    作为经历过大灾变时代的地球的苏扶,感同身受。

    本以为宇宙应该是个安逸的天地,可是现在看来也不尽然。

    宇宙中分种族,有人族,龙族,异族……

    有种族,自然就有纷争。

    俗话说,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还是有其道理。

    苏扶又感受了几个梦纹之灵。

    他看到了许多梦纹师们的生平,这些梦纹之灵,记录的都是他们心中最难以忘怀的时刻。

    有的是杀敌,有的是与家人的离别,有的是为了修复神魔战场中的惊天漏洞,劳累到死……

    贯穿梦纹神墓的路,才走了不到一百米,苏扶就感觉自己仿佛经历了许多人挂念的时光。

    嘭!

    苏扶退出记忆梦境,扭头看向了蓝海。

    蓝海跪伏在了地上,双眸中,豆大的泪珠,簌簌的滚落而下。

    他早已经没有了平常的潇洒。

    “你看到了什么?”

    苏扶看着蓝海,目光复杂,情绪波动这么大么?

    拍了拍蓝海的肩膀,后者才是缓缓的站立起身,抹去了泪痕。

    “哭泣是懦弱的表现……他们,不需要眼泪。”

    苏扶道。

    蓝海点了点头。

    深深吸气,尔后,眼眸坚定了起来,望向朦胧的路的深处。

    “我会找到属于我的机缘,我会继承他们的意志……”

    蓝海坚定道:“等破突破星空境,我便会去神魔战场历练……人族的荣耀,需要我等去捍卫。”

    那些支离破碎的梦纹之灵的记忆梦境中所留下的只言片语,让蓝海心中充斥着对神魔战场的义无反顾。

    苏扶没有说什么。

    他应该也会去吧,不过……先得把内心中的牵挂给处理好。

    “走吧,往里走,这条路,很长……”

    苏扶道。

    蓝海点头,两人共同迈步而行。

    轰隆隆!

    在两人行走之时,无尽的朦胧中,仿佛有巨大的虚影一晃而过,卷起惊天波涛。

    ……

    破旧小城城墙之上。

    白衣女子负手而立,笔直的像是一杆标枪,她的身材其实并不好,可是,却散发着一股独特的英烈之气。

    目光带着森然,一动不动,犹如磐石。

    她望着翻卷的朦胧神墓。

    城市之外,皆为神墓。

    她怔怔的盯着朦胧的神墓,脸上虽然冷漠,可是眼底深处,却有着一股冰消雪融般的温柔。

    她不是梦纹师,可是却甘愿屹立于此守护梦纹神墓,做一位守墓人。

    梦纹神墓就像是一个囚牢,束缚她的一举一动,除了这座小城,她哪里都去不了。

    虽然,她是星海公司向大宇宙商行雇佣而来的守墓人。

    可是,实际上,若非她自愿,又岂愿意来做守墓人?

    一旦成为守墓人,便等于放弃了大千宇宙中的自由,放弃了纵横天地的逍遥。

    特别是不灭主强者,寿元近乎不灭,一旦成为守墓人,需要承受的,就是无尽的寂寞。

    可是这女人还是来了。

    她将自己最好的年华,都献在了梦纹神墓。

    淡淡的风吹拂而来。

    吹起了女子那略微有些枯槁的发丝。

    ……

    不知不觉半个月时间悄然而逝。

    苏扶和蓝海都在这梦纹神墓的行路上,徒步而行。

    他们没有飞行,一步一步,不急不缓。

    梦纹之灵密密麻麻的围绕着他们,可是,这些梦纹之灵仿佛只是来凑个热闹似的。

    他们并没有选择苏扶和蓝海。

    梦纹神墓行路中,其他人已经得到了他们该获得的机缘。

    苏扶和蓝海行走而来,看到了盘膝而坐,浑身被散发着光,被感知所笼罩而起的梦纹师。

    他们被机缘所选择,可能会从梦纹之灵中获得不少好东西,或许会继承梦纹传承,亦或者学会一些特殊的梦纹技巧,甚至灵魂会得到升华。

    苏扶和蓝海看到了西蒙。

    西蒙盘坐在地上,他的头顶之上有一团磨盘大小的梦纹之灵,像是精灵,又像是慈祥的长者。

    西蒙在如饥似渴的汲取着梦纹之灵所带给他的知识和传承。

    苏扶和蓝海只是看了一会儿,就继续往里走。

    他们没羡慕,因为他们知道,该是他们的机缘,终究会是他们的。

    路,仍旧是一眼望不到头。

    忽然。

    苏扶和蓝海的步伐顿住。

    因为他们发现,眼前的画面变了。

    原本的朦胧,消失不见。

    取而代之,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一个老旧的村落,村落中有着密密麻麻的茅草土屋。

    气氛一派祥和。

    “这是哪里?”

    蓝海诧异不已,忍不住开口道。

    苏扶也蹙起眉头,有些不确定。

    “这是梦中世界?亦或者……是某位存在陨落后所留下的记忆世界?”

    苏扶有些不确定了,因为……这种感觉,并不像是进入梦里。

    嘎吱。

    茅草屋打开了。

    一位断了一只腿的老者,拄着拐杖走了出来。

    “哟,有客人来了啊。”

    老者笑了起来。

    “老家伙们,出来接客了啊。”

    断腿老者,大笑着喊道。

    尔后,一阵窸窣声响,一个个茅草屋中,皆是有人行走而出。

    只不过,这些人,身上都有着缺憾。

    有男人被腰斩,只剩下腰以上的身躯。

    有女人断了双臂,只剩下大长腿在迈步。

    有人双眸尽瞎,有人双耳尽聋等等。

    苏扶和蓝海看呆了。

    为首的断腿老者拄着拐杖,不急不缓的围绕着苏扶和蓝海绕圈。

    眼眸中满是欣赏之色。

    “年轻人好啊……”

    “你们是想来寻找机缘的吧?”

    断腿老者道。

    苏扶没有说话,蓝海则是恭敬的躬身。

    “前辈,请指教。”

    断腿老者笑了笑,随手甩出了一根扁担和一个大水桶,扔给了蓝海。

    “小子,去村的另一头挑水,挑够了水,机缘自然就找你来了。”

    断腿老者道。

    蓝海微微一懵,挑水?

    抓着扁担,拎着水桶,似乎不明白挑水与机缘有什么关系。

    “还不快去。”

    断腿老者拐杖扬起,欲敲蓝海,蓝海赶忙小跑,往村的另一头跑去。

    断腿老者看着蓝海跑的没边的背影,笑了笑,转身就回茅草屋里了。

    苏扶蹙眉。

    他感觉自己被人晾在了原地。

    断腿老者没理他。

    其他人,也走过来,绕着他走了一圈,也都各自离去,钻回了他们的茅草屋中。

    村子又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中。

    苏扶站在原地,气氛有些尴尬。

    他这是……被选择性的遗忘了?

    另一边。

    蓝海挑着扁担,拎着水桶,来到了村子尽头。

    眼前顿时一呆,因为眼前居然是一条奔腾的……梦纹之灵河流!

    密密麻麻,全部都是由梦纹之灵汇聚而成。

    蓝海深吸一口气,把桶扔入河流中,顿时,一个浪花都没有掀起。

    把木桶抬起,桶中空空如也。

    蓝海一脸懵逼,河流里的不是水,让他如何装满水?

    ……

    苏扶被晾了一日时间。

    他终于忍不住了。

    走到了断腿老者的茅草屋前,拍了拍。

    嘎吱一声,门开了,断腿老者扬起脑袋,看向苏扶。

    苏扶没说话,瞪着眼看着断腿老者,断腿老者也没有说话,盯着苏扶。

    两人,大眼瞪小眼,气氛仿佛陷入了尴尬之中。

    “咳咳……”

    “年轻人,虽然不知道你是如何抵达村子里的,不过,你的天赋太低,引不动承载在村子里的机缘。”

    断腿老者道。

    “你往村子外走,按原路返回,便会找到属于你的机缘。”

    苏扶一怔。

    他的天赋不够,所以才被晾了一日?

    不过,苏扶也没有恼怒。

    只是看着老者,微微躬身。

    “是不是心里不服?”断腿老者看着苏扶,道。

    苏扶没有说话。

    “这村子里的每个人,就代表着一份机缘的梦纹之灵,就像老夫,也是梦纹之灵,村子里若有你的机缘,自然会有人来找你,就像老夫让那小子去打水一样,可是无人找你……那便说明,你的天赋还差一些,无法承载我等的传承和机缘……”

    “不该是你的,就不是你的,若是强求,只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老者道。

    苏扶点了点头。

    “多谢前辈,走了。”

    苏扶道,微微躬身后,转身就往村子外行走而去。

    断腿老者看着苏扶的背影。

    仿佛,从苏扶的背后,看到了一抹倔强。

    老者叹了一口气,尔后,拐杖在地上轻轻一敲。

    “小伙子,等等。”

    苏扶一愣,顿住步伐,扭头看向了老者。

    老者拐杖又猛地往地上一敲。

    咚!

    整个村子似乎都微微一抖。

    尔后,茅草屋中,每道人影都缓缓的行走而出。

    “小伙子能走到咱们村子,便代表着与我们村子有缘,你们都让这小伙子试试……莫要错过了这机会,咱们待在村子里,千百万年都未必能找到一继承者。”

    断腿老者对身后的一群村民道。

    苏扶抿了抿嘴,听懂了老者话语中的意思。

    尔后,躬身,诚挚的谢过了老者。

    “总得给你试试,能见到我们便是机缘……虽然不知以你的天赋,为何能入村,不过,相见即是缘。”

    断腿老者微微一笑。

    村民中。

    双臂皆断的女人走了出来。

    她走到了苏扶的面前。

    大长腿猛地一甩,一双草鞋便摔在苏扶的面前。

    “穿上鞋,翻过那座山,再翻回来,若能成功,机缘自然来找你。”

    断臂女人道。

    苏扶眉毛微微一挑,没有多说什么。

    他脱下了自己合金战靴,露出了脚掌,将草鞋套在脚上。

    刚刚好,十分合适。

    “翻过那座山么?”

    苏扶遥指那座矮小的土包山。

    断臂女人没有说话,只是盯着穿在苏扶脚上的草鞋。

    “前辈,那我出发了……”

    苏扶试探性的问道。

    断臂女人依旧没回他。

    尔后,苏扶动了,迈开脚掌,草鞋落地。

    嘭!

    草鞋骤然炸开,苏扶大拇指透鞋而出。

    气氛忽然有些尴尬。

    苏扶脚拇指动了动,尔后,套在脚上的草鞋,顿时崩的四分五裂……

    苏扶面色一僵,卧槽……

    他不是故意的啊?!

    你个草鞋还碰瓷呢这?

    断臂女人瞳孔一缩,呆住了。

    断腿老者也脸皮子一抖。

    这草鞋跟他的扁担水桶一样,都是连接有缘人和机缘的纽带……

    卧槽,看走眼的……是老夫啊!

    难怪之前他们没反应,不是这小子天赋太差承受不住机缘。

    而是他们的机缘候不住这小子的天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