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灵界玉途 > 第十四章 腓腓与怀伯

第十四章 腓腓与怀伯

推荐阅读: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灵界玉途 !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哗啦~”一双白嫩的小脚从水里抽出,带起一串水珠,涟漪下惊走无数小小的身影,其中不止普通小鱼,还有一些无害的小水妖。

    玉云澈对此习以为常,穿好鞋,从木桥上站了起来。大半年过去了,身形长高了一些,拍了拍裤子上的尘土,麻利的背起一个小竹篓,一个人哼着小调继续向无愁峰走去。

    青黛刚开始说的无山原来并不是指一座山,而是山脉,这无山山脉一共有六峰,按顺序分别是无殇、无感、无忧、无愁、无心、无情,居然是刚开始来听到的那山神唱的曲词,而六峰呈耳朵状环绕中间的山谷。

    山庄的结界居然直接覆盖了整座山脉这么大的区域,但这不是最让玉云澈在意的。

    九洛山庄在江湖中很是神秘,不久前有一次跟随青黛下山,在热闹的茶楼倒是听到了不少东西,加上自己所知道的,算是了解了七七八八。

    只有庄中人才清楚山庄具体位于什么地方,之前山神给的福泽并不简单,其属于印记,是山神表达欢迎的一种方式,能让你能正确找到上山的路。玉云澈摸摸头,并不清楚那山神给的印记跑哪里去了。而且她不明白九洛少谨为何有如此大本事能跟山神相熟,居然能够占据整条山脉。

    山庄里的情况就有点复杂了,九洛少谨深居简出基本上看不到他的身影,就算好奇父亲如何和他相识,也问不到人,青黛他们也不知道。

    当初带她看完天镜后好久都见不到他人影,想问青黛有关天镜的事,却发现自己根本问不出口,天镜作用如此玄密,九洛少谨提醒了那晚的事不能跟任何人所提,青黛都不能入得了密室,问出来岂不惹祸上身?

    在外人眼里,山庄善于收集世间各种情报……精通各种暗杀,在江湖名声不好不坏有人爱有人恨,但基本无人敢惹。

    但事实上,山庄涉及的领域有很多,九洛少谨让玉云澈发过誓,绝不将庄内情况告诉山庄外不相关的任何人,她也答应了。

    九洛少谨有五位护法,分别是镜·花·水·月·夜,每个护法主掌一宫,每宫主事方向也各不相同。

    镜宫主易容,花宫主歌舞,水宫主药理,月宫主音律,夜宫主暗杀。

    简单来说,九洛山庄像张蜘蛛网一般覆盖了整个大陆,想这人力物力都肯定消耗巨大,但这些玉云澈都并未在山庄里看出来。

    这半年来除了一直住的无心峰,也就无愁峰她能够走动,那些不能去的地方始终要么有人看守,要么有兽徘徊……所以玉云澈并不敢乱跑,九洛少谨也是看出她的懂事,让她能一个人走动,但是……

    她回头一看,那只叫腓腓的白猫还跟在她的后面,慵懒地眯着琥珀色的眼睛,见玉云澈望过来,便闲庭信步的走过来,蹲坐在她脚边抬头与其对视……

    青黛告诉过她,人的灵身是不会有心跳什么的。这只猫她摸过,除了有力的心跳,温暖的肉身,还有那肥大的肚子,所以是真的动物。摸的时候也看出来他是个弟弟……脾气安静温顺,但是因为它总是一股监管者的姿态,让玉云澈不得不留意它。

    每次一出门,总会有它的身影,一般不近身,但是食物永远是它的最爱,玉云澈蹲了下来,从竹篓中掏出几条小鱼,它嗅了嗅便几口吞了下去。

    “好了,腓腓你今天已经吃了很多了,剩下的等晚上再给你。”

    “呼噜呼噜。”它斜了玉云澈一眼,对,这只猫经常这样,叫了几声后便一步一摇的继续向前踱去。

    玉云澈抿抿嘴,无奈的起身。

    记得当初父亲还说过要亲自教自己学习,但是却并未来得及。到了山庄,自己也并未受太多重视,大概因为自己年龄太小,九洛少谨让她跟着无愁峰的怀伯学习半年,再做其他打算。

    至于……为什么接自己来山庄,玉云澈也是问过的,不过九洛少谨只说过一句“时机未到,你以后会知道的。”

    既来之则安之,所谓好奇害死猫,玉云澈也不想刨根问底纠缠不休,只信任父母不会害了自己,再加上这无山世外桃源之境,留在这里也不像是一件坏事。

    这无山脉中,空气清新直沁心肺,泉水清澈甘甜可口,只有鸟语花香没有尘嚣市扰,比人界的环境污染不知好过多少。

    深吸一口,顺着走过好几次的山路终于到了目的地,只见前方坐落一简单屋院,院子用矮小稀疏的树杆围成,一眼就能望到院内摆了几座木架,木架上零零散散摆了些瓶瓶罐罐和筛子,老远都能闻到淡淡草药香。

    怀伯这人虽通药理,性情却古怪的紧。玉云澈一直随他识字,偶尔也学学草药。

    推开同样矮小的院门,就看见木架之间,放着一古旧的摇椅,一小老头缩在上面打瞌睡,旁边放着已经烧的快铺出来的药罐。

    玉云澈冲了过去,急匆匆把火扑灭,掀开药罐,一股糊味。

    “唉,小丫头你来啦,哎呀!老子药咋糊了!”摇椅上的老头醒了过来,那两缕灰胡子因为语气激动,被吹的一颤一颤的,蹭的从摇椅上跳了下来。

    他就比玉云澈高半个头,用现在人的说法,应该算是侏儒了。不过玉云澈还是很尊敬他,行了礼后,说道:“我来的时候就已经糊了。”

    “那你咋不早来呢!肯定在路上贪玩!”怀伯扯着头发,一脚踢翻了那罐药……

    “明明您自己睡着了还怪我。”玉云澈将竹篓重重的放下,从里面掏出一把草枝“喽!新鲜的秦艽。”

    “呦。”老头一把抓过来,摸了摸胡子,看也没看她,就进了屋。

    玉云澈仰天叹了一口气,蹲着将那罐炉收拾了,这哪里是来学习的,明明就是那老头看炉童子,除了偶尔认点字,就是被他使唤。

    “喵~”腓腓跳到那摇椅上斜躺下来,眯着眼睛看着她收拾。

    看什么看,臭猫!玉云澈心理嘀咕了一句,还没洗干净手……“砰!”的一声,屋内穿来摔东西声。

    “老子的灵芝酒嘞?!”老头子骂骂咧咧的出了屋门,指着院外就大声骂起来:“小偷!强盗!下次别让老子逮到你!不然把你皮扒了!!”

    骂声惊起一片鸟雀,腓腓跳下椅子跑了出去,玉云澈捂着耳朵:“怀伯,你要的草药带给你了,你继续教我学习啊!”

    “今天黄历太差,我怕哪有心情!本想来这里寻清净的,总会遇到这点槽心事!自己温习去!”老头子温怒道。

    玉云澈料到如此,将地面收拾好,正准备拿出习字帖看,旁边就扔来一本药经。

    “今天给我把药经再抄一遍!”说完老头啪的关门,在屋子里不知道捣鼓什么。

    这古怪老头……玉云澈看了下自己翻过很多遍的书,没有署名,里面的内容也是纯手写的,边角也磨损严重,整体破破烂烂的,也不知道是老头从哪个箱底掏出来让她看到今天的,叹了口气耐心抄了起来。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