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灵界玉途 > 第十五章 夫诸与封凌

第十五章 夫诸与封凌

推荐阅读: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灵界玉途 !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唉!丫头,你这次真的没看到是谁偷了老子酒?”怀伯又一次从屋子里伸头问道。

    玉云澈停下笔,欲哭无泪,说道:“您已经问了三四次了,我真没有!”

    “就是因为你来迟了,不然就能看到了!那小偷已经偷了几次了,下次你自己你要帮我盯着!”老头絮絮叨叨。

    “好好好,您自己也注意点啊,藏起来不就好啦。”

    “被偷一次之后我就藏了啊!没想到那小偷长了狗鼻子,藏哪都能找到!”

    玉云澈心理哀嚎了一下,继续写字,老头终于从屋子里出来,有些疲倦的躺在摇椅上。

    看起来他将剩下的药酒又换了地方藏了起来。

    “唉,要说这酒,还是无山那老东西酿的最好,我就猜他把自己的酒都藏在无忧峰,无忧峰有他养的桃花林,对,肯定藏那,可他甭提多小气……”怀伯翘着腿指着天说个不停。

    “啪!”玉云澈把书本重重一合,“我抄完了,剩下的我回去慢慢看。”

    自己当年也算备战高考根正苗红的高中生,标个拼音,熟读几遍记得飞快,再说怀伯这里书也不多,多是那药籍图谱,野史杂记,除了记得那些药材,感觉也学不到多少。心里叹了口气,学学中药也挺好的,关键这老头太啰嗦了。

    “怀伯,您这可有其他书籍?”玉云澈问道。

    哪知怀伯拍了下扶手就坐起来:“小丫头片子,还没学会习走就想跑啊,我问你,仙鹤草干嘛的。”

    玉云澈愣住了,说道:“你没让我记这些啊。”

    “你看书不带脑子啊!看你聪明才没提醒,你抄到今天光认得字啊!”老头气道。

    玉云澈没得话说了,连连抱歉,发誓以后一定好好学,才把老爷子哄住了,看时候不早了,便告别了怀伯。

    “你这丫头就是不知道珍惜,其他人想学我还不教呢。”怀伯连连摆手。

    出了院门,呼出一口气,有些后悔,看来老爷子不开心了。

    远处腓腓“喵”的一声,许是些不耐烦,玉云澈急忙跑上去跟上它,心中有了些打算,不过还得回去得到准许才行。

    晚饭后,做完了怀伯给的功课,玉云澈便找到了青黛,问道:“青黛姐姐,我能不能去无忧峰看看?”

    “去那干嘛。”青黛疑惑道。

    “唔,听怀伯说那里桃林不错,就很好奇……”玉云澈小心地说道。

    “庄主前几日说过,我没来得及跟你说,他允许你在山庄内走动,不过在日落前必须回无心峰。”青黛想了想捶手道。

    “……那有没有人可以带个路?”

    “有腓腓就够啦,你还想跑多远啊。”

    “可它又不会说话……”玉云澈嘀咕道。

    “放心~只要不出山庄,一点问题都没有。”

    …………………………

    隔天一大早,玉云澈便起身,一想到能去新的地方就摩拳擦掌,整理好衣服,兴冲冲的出发了。

    今日算是休息日,时间充裕,天气甚好,腓腓带路倒是熟练,一路也是没遇到什么困难,而无忧峰跟无愁峰是并临的,沿一条小路便可到达。

    到了无忧峰那一刻,玉云澈慢慢停了下来,站定,闭上眼睛,那一缕花香很淡,但是闻起来特别熟悉舒服,鸟儿在空中悠闲的飞过,风吹过树枝,扫过大地,叶子互相摩擦的沙沙声,树影深处动物的低鸣,不远处的潺潺水声,整座山林仿佛活了起来,生机勃勃。

    这种环境,果然无忧!

    心情愈发好了起来,不用腓腓指路,玉云澈沿着那缕桃花香气,自己寻了过去。

    拨开几丛灌木,扫开垂下的枝条,眼前之景豁然开朗。

    之前只当无山是世外桃源,这里却更胜人间仙境。水声更加清晰,原来是一条银白雪瀑,虽然不高,但是冲刷下来还是带起不少雾气,下方是一浅浅碧潭,清澈见底,从中延伸出一条细长溪流,斗折蛇行,被石块挡起的水花如同碎玉。潭旁坐落一精致的竹屋,门前的竹走廊一角架在水面之上,随意自然。

    溪流慵懒的飘入旁边桃林之中,近处由于水雾弥漫,让人似在梦境之中,玉云澈好久才回过神来,想移动脚步却又犹豫不决,怕是自己进入就扰了这美好意境。

    “喵~”腓腓叫了一声,几步窜入桃林之中。

    “腓腓!”玉云澈急忙喊道,跟了过去。

    这猫平时也没这么顽皮,一转眼的功夫就不见踪影,玉云澈叹了口气,观察了下周围,也没入林多深,却是发现找不到回去的路了。这里的桃花开的正是烂漫时,仔细看去,玉云澈倒是一时忘了迷路的担忧。

    只见树枝上各种千姿百态,有的粉嫩如初嫁处子,有的娴静如高贵妇人,有的沧桑如聪睿智者,有的随性如隐士仙人……桃林深处,就连花朵颜色也有变化,玉云澈跟着溪流慢慢走着,身心都放松下来。

    “呋呋……呋呋……”本来声音还小,仔细听去却在不远处,玉云澈觉得这声音很是虚弱无力,便好奇寻了过去。

    只见一只银白动物躺在一株桃树下,这桃树也开着乳白之花,跟周围一比这里很是显眼。

    走近一看,首先注意的是那头像鹿的动物如珊瑚般巨大的头角,这让它不能轻松斜躺,幸好刚好有一圆石让它枕着。

    它听到声音微微抬头向玉云澈这边看来,眼眸清柔滴水,泛着金屑流光。

    “呋呋……”它又叫了叫,却似没了力气,闭上眼睛喘着气。

    玉云澈瞪大眼睛,轻轻走了过去,生怕惊到这美丽之物,只见它雪般的毛发盖在纤细的肢体上,腹部隆起,胸腔一起一伏,若是没猜错,应是要生产的节奏。看它好像很难受,玉云澈情不自禁想要抚摸它。

    “别碰它!”刚伸手,便被一突然出现的手臂给挡住。一男孩皱着眉头,也没粗鲁的挥开玉云澈的手,只是轻轻推开。

    “这头夫诸要生了,最怕人碰它,你且随我离它远点。”男孩压低着声音,转过身来。

    只见他大概跟自己差不多大,眼睛却生的尤为秀美,西域般线条清晰,睫毛密长,把眉眼勾勒的神采奕奕,大而明亮,再加上挺翘的鼻梁,棱角分明的嘴巴,就似一小仙童。

    玉云澈愣了愣,竟是被他一把拉起,小心翼翼鬼鬼祟祟般的绕过了这夫诸躺着的地方,到了这棵桃树背面的不远处。

    只见一巨大的断木后,有一些瓶瓶罐罐,还有些捣碎的草药和食物,一看就是有人待过一段时间的迹象。

    “你是谁啊。”那仙童一边将自己的散发理了理,露出同样白皙的脖颈,一边问向玉云澈。

    “啊……我叫玉云澈,仙……不,你又是谁?”

    “我叫齐封凌,就住在这无忧峰。”

    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