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灵界玉途 > 第十六章 桃花与酒

第十六章 桃花与酒

推荐阅读: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灵界玉途 !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可惜这仙童年岁还小,不然这白衣配起来绝对逊不了这一林春色。

    而对面的齐封凌也好奇的盯着玉云澈,只觉得这小女孩皮肤甚好,宛如刚剥壳的鸡蛋。眸若繁星,炯炯有神,胜似那树下的夫诸,就算看自己时不自觉的眯眼,也遮不住那慧黠之色。

    鼻子如那最嫩的小白萝卜,嘴巴如林中枝头最新鲜的花骨朵,面颊可比那最粉的桃花瓣,头上单单梳了个花苞头,细碎的刘海儿恰恰好挡住淡淡的眉毛。再加上她穿着藕荷色的衣裙,煞是可爱。

    玉云澈可没想到对面的男孩把自己面容用各种吃食形容,不然绝对笑不出来,眯着眼睛,觉得他的名字听起来很怪,又重新问了遍:“齐……风铃?那个叮叮当当的风铃?”

    “那是什么?”齐封凌疑惑道。

    玉云澈一想好像这灵界没听说过有那玩意儿,嫌解释麻烦,挥挥手道:“没啥,山外的小玩物……”便蹲下来研究地上草药。

    “我的是冰封的封,凌霄的凌。你刚说的风铃,我怎么没在山外见过?”齐封凌跟着蹲了下来。

    玉云澈抿了下嘴巴,果然小孩好奇心是最旺盛的,得想好了回答。

    “我家那边有的,这边没有。”

    齐封凌歪着脑袋:“那你下次带我去看看,我想要买一个。话说你来自哪里,叫什么?”

    “玉云澈,来自淮舒,凌云的云,清澈的澈。”看他不纠结了,玉云澈很欣慰。

    没等齐封凌反应过来,玉云澈看到草药中有熟悉的植物,指着问道:“你搞这白附子干嘛。”

    “准备帮夫诸止痛的啊……”齐封凌被吓了一跳。

    “谁跟你说的,这玩意儿孕妇不能碰有毒的。”玉云澈看这草药还没有用,幸好遇到了。

    “我……只听了怀伯说这草药止痛……”齐封凌结结巴巴起来,一脸懊恼。

    “你也不问仔细点。”玉云澈将草药收起来,看样子他也是认真炮制过的,只是粗心没有坏心,也没有怪罪,轻声说道:“留着以后被蛇咬了后用吧。”

    “不用了。”齐封凌连连摆手,想起自己差点好心做错事,差点害了这美丽的夫诸,冷汗淋淋。

    玉云澈暗自庆幸看了怀伯的书,正好注意到了这药,不过说是孕妇也是指人,动物说不定能免疫呢?又想了想这话都放出口了又不能收回来,反正有点毒不吃总比吃了好吧……

    …………………………

    两人诡异的沉默了一段时间,各自想着事,直到夫诸痛苦的发出几声鸣叫,齐封凌紧张的扒紧断木,伸着头想去看又不敢上前。

    玉云澈打趣道:“你这怎么感觉像是生孩子的是你媳妇?”

    “瞎说什么,这头夫诸是我带回山庄的,当时她才刚怀孕不久,雄伴就被山下人定为不详给活活打死了,我一直照顾她到今天。”

    玉云澈不笑了,夸赞道:“没想到你这么善良。”

    齐封凌刚想客气,夫诸又痛苦的叫了几声,将两人注意力吸引了过去,玉云澈都跟着紧张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在一阵高鸣后,夫诸终于停了下来,玉云澈看到那桃树都遮不住的大角动了,齐封凌“啪”地轻拍了下树干,激动的低声说道:“怕是生了!”

    玉云澈看他小心翼翼地走过去绕过桃树,看了一眼就喜形于色,无声打着手势让玉云澈过去。

    第一次看到传说中的动物生子,玉云澈也是好奇的紧,慢慢过去沿着齐封凌肩膀看去,只见一乳白小兽正在挣脱粘稠的胎衣,夫诸母亲就像真的鹿一般温柔的舔着它,女性的光辉让画面变得非常和谐美好。

    “要是我也有娘亲就好了……”声音小小的,玉云澈以为自己听错了,诧异地望了望身前的男孩,看他还在专注着盯着夫诸,自己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阳光透过枝叶间隙,留了一地斑驳的树影,小夫诸正好在一光束之下,眼睛还没睁开,像是感受到那份温暖之意,惬意地发出“呋呼……呋呼……”的绵柔叫声。

    齐封凌呼出一口气,拽了拽玉云澈的衣角,给了个眼神,玉云澈便随着他走到了不远处。

    只见他做了一礼,郑重其事的说道:“谢云澈妹妹及时提醒,不然后果不堪设想,齐封凌在此谢过!”

    “这有啥……举手之劳而已……”玉云澈非常不好意思。

    “看样子你比我小吧,那我喊你妹妹好了,以后云澈妹妹你再来无忧峰,哥哥一定带你到处玩玩,不过我还不知你住在哪……”

    “啊,我现在住在无心峰。”听这男孩说的话,感觉他对无山很是熟悉,交好也并无害处,玉云澈也没隐瞒。

    “好的,我知道了,以后山谷里有人欺负你就来找我。”齐封凌拍拍玉云澈的肩膀。

    “山谷?……我并未去过山谷,我今天第一次来无忧峰,是来找酒给怀伯的,我……想让他高兴……”玉云澈想了想还是把目的说出来,看他对这里挺熟的说不定对自己有帮助。

    “你还没去山谷么?山庄每年都会领养很多孤儿,在山谷里教导直到合适的年龄,再送出谷让他们自力更生。”

    居然还有这种事,看来齐封凌也把自己当成孤儿了,便解释道:“我不是孤儿,是庄主让人把我接来这里的,让我在这里学习……”

    “原来你不是……”齐封凌眼睛里闪过一丝羡慕,喃喃地说道。

    玉云澈突然想起刚才在夫诸旁边这男孩说的话,怕不是自己听错了,犹豫要不要说几句话安慰他,齐封凌却突然锤了下手心:“你不是要找酒么,我知道山神藏在哪,你跟我来。”

    玉云澈眼神一亮,就跟上了齐封凌。

    “话说这酒不是山神的么?……能随便拿么?”玉云澈边走边问,有点犹豫。

    “山神那老头一年埋几坛根本就没记自己埋了多少,而且嘛~他也从不相信有人能找到卖酒的地方~”齐封凌眨眨眼睛。

    “那你怎么知道的?”玉云澈问道。

    齐封凌敲了敲自己鼻子吧,颇为得意的说道:“靠闻~”

    这男孩不会是狗精吧,玉云澈憋住笑,眼神不自然的乱瞟。

    只觉得走到了桃林深处,虽听到有兽鸣,却没怎么看到有兽的身影。风吹过桃枝,支支吾吾像是在互相交流。齐封凌并没记路,走一段便停下来轻嗅。

    玉云澈也学着嗅了嗅,鼻子适应了桃花香气,花味倒是淡了点,但是其他味道可一点也没闻到,他不会真的是狗精吧?

    “那边,五十步路就到了!”齐封凌指着一处方向,并跑了过去,乌黑的头发散在脑后,玉云澈赶紧跟了过去,只见他停在一棵老树下,四处跺了跺,嘿嘿一笑,抓住一条树根就拽了起来。

    只听到巨大的“吱呀……”声,地面就出现了一处窖口。

    齐封凌看了下玉云澈,笑了笑便带头跳了下去。

    玉云澈伸头看了看,下面倒是有台阶,阳光只照到了一小处地方,然而齐封凌已经消失在阴影里。

    下到台阶底层,只见土壁边堆着一坛一坛酒,一直延伸到走道深处,甚是壮观。

    “我的天啦……”玉云澈暗暗惊叹,沿着走道没走几步,就听见深处传来齐封凌兴奋的声音:“这坛好!”

    不一会,齐封凌抱着一小坛走了过来,笑道:“这坛估计是山神那老头埋了两百多年的,怀伯一定非常喜欢。”

    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