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灵界玉途 > 第二十六章 试探与君言树

第二十六章 试探与君言树

推荐阅读: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灵界玉途 !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和琴涵涵分别后,玉云澈来到梨林外面,还未有笛声,不知尹师兄是否在里面。

    还没进梨林,却被一群嘻嘻哈哈的人挡住,有人吹了声口哨,往她这边靠近,云澈皱了皱眉,问道:“你们要干什么?”

    “我们什么也没做啊~”

    玉云澈懒得搭理,想从旁边绕过去,结果他们又故意拦住。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怎么了,云澈小姑娘,你要告状把我们赶出山谷么?~”有一个尖嘴猴腮的少年轻笑道。

    “猴老三,你可别太大意,万一真赶了怎么办……”旁边一人哈哈一笑锤了下刚才说话的人。

    “云澈小姑娘,你跟我们说说你到底啥来头?”猴老三凑近了几分,眨了眨眼睛。

    看来肯定跟五宫测试有关系,玉云澈冷静下来,说道:“你们要是因为我参加测试的原因来拦我,我什么也不会说,因为我也不清楚怎么回事。”

    “别嘛~你看大家都没爹没娘的,就是想来跟你熟悉熟悉,以后有个照拂啊~”

    玉云澈看了看猴老三,没有理他,面前的这些孩子比平常孩子经历了很多事,眼里那种单纯的善良所剩无几,都是很不成熟的状态,就算没有恶意也不知轻重,现在自己也是个孩子外表,唯一能做的就是避免对上。

    “我说~我一不在,你们集体欺负个小丫头算什么事~”人群被一双手从中间分开,一张熟脸露了出来,是吴焱。

    这段时间小胖时不时地来看望自己,吴焱并没有来打扰过他们,玉云澈都快忘了以前小胖被欺负的事,现在他们突然找上自己麻烦,不免有些烦心。

    “云澈妹妹,你别介意哈~这些人就是来看看什么人比我还有天赋,好奇而已,对,好奇~大家伙你们说是不是啊~”吴焱左右招呼一下,于是周围人都附和地笑起来。

    “前几日觉得云澈妹妹面熟,现在想一想,哎呀呀,不是那个齐封凌之前送小胖回山谷旁边的小姑娘么,那时候就觉得妹妹你资质不凡,是不是跟齐封凌一样,都有点,恩……靠山?”吴焱阴阳怪调地说道。

    “我没什么靠山,去参加测试也不是我决定的,你们觉得好奇,就去亲自问问夜师伯吧,你们让开,我有事。”玉云澈有些不耐烦,可他们并没有结束的意思。

    “云澈妹妹别生气嘛,哥哥们就是来问问,顺便来道道喜,你看这边猴老三这些人,三年了也就三四阶,哪有妹妹你有天赋吧,万一以后当上什么宫主啊庄主啊什么的,大家伙不都跟你混么对吧~你要觉得讨厌我们,来,哥哥不还手,给你打~”吴焱笑着走了过来,红色头巾飘得张狂。

    “你别过来……”玉云澈感觉不是那么简单,就往后退着,不想那吴焱却大声道:“呀,妹妹小心石头。”

    玉云澈下意识的准备向后看去,没想到吴焱大手就往她肩膀抓去。

    这估计是来试探自己的,没办法,玉云澈认命地闭上眼睛,结果并没有感受到痛感,却是听到“啊!”的一声痛叫。

    睁眼一看,就看到了笛影一闪后,吴焱手缩回怀里,一下子就知道是谁来了,很高兴地向旁边出现的人打了声招呼:“尹师兄!”

    尹飞尘走了过来,垂眸询问道:“没事吧。”

    玉云澈连连摇头。

    但他脸色并不是太好,负手面对着吴焱他们,显得成熟无比。

    吴焱看看天看看地,然后对着尹飞尘和和气气说道:“尹师兄啊,我可没欺负云澈妹妹啊,我就想扶扶她,这么多人都在呢~”

    “不用解释了,我刚刚在旁边听了会你们的话。吴焱,我想我是第二次警告你别随意试探别人灵力,若是人经脉未通,你又捏不清轻重,很容易误伤。”

    听到尹飞尘这么说,玉云澈也是一惊,原来吴焱是想试探自己,要不是尹飞尘,岂不就被这混球得逞。

    “瞧瞧师兄你说的,云澈妹妹都要参加测试了,怎么可能经脉未通啥的~”吴焱笑道。

    “有没有通你也不需要知道,随意试探也违背江湖礼数,我想,夜四师伯应该跟你说过吧。”

    “这……我真就扶扶,你不信算了。”吴焱眼神有点飘。

    “我想云澈也不想再与你们多做纠缠,你们走吧。”尹飞尘面无表情地扫视了一眼那群人。

    吴焱轻哼了一声,不敢多说什么,大步走了开,刚刚那群人也随他而去。

    等他们都走了,玉云澈才向尹飞尘连连感谢。

    “不用客气了,话说你为什么会来这。”

    “哎对了,我是准备来问问尹师兄关于测试什么的……我一点了解也没有……”

    尹飞尘轻笑:“你跟我来吧,只要我知道就跟你说说。”说完脚步轻松地往梨林走去。

    咦,果然好说话,玉云澈开心一笑就跟了上去,刚才就有了个疑问,直接就说了出来:“为什么那些人对吴焱马首是瞻的?他不是才五阶么?”

    “有时候混成那样也算一种能力,而且你知道的镜花水月夜五宫哪宫最大么?”

    “夜宫……?”

    “对,山庄虽精通各方面,但是夜宫却是举足轻重,主暗杀就代表弟子各方面都要优秀,所以选拔也很复杂,那些有天赋的山庄往往会很重视,吴焱算是人材,哪些人捧着他不足为奇。”

    “可我感觉自己什么天赋都没有,不知道师兄你当初怎么测试的?”

    “天赋是需要发现的,我么……”他倒是无所谓地说道:“我是月宫直接选上的,并不知道其他宫的情况。”

    “……那怎么办……”玉云澈脚步顿了顿。

    “你不用太担心,我带你去个地方。”

    ……………………

    不知不觉已经穿过梨林,竟是到一空地,一物伸到自己眼前,是尹飞尘的笛子,他轻点头:“抓住它,这里是个小的阵法,我没说可以之前,你跟着我的脚步走明白么。”

    “好的。”玉云澈乖乖的听他的话,握着笛子一端认真地看着尹飞尘的脚布,亦步亦趋地跟着,周围景色没什么太大变化,玉云澈也不敢分心。

    也就一盏茶的功夫,就听到他说可以了,本来和他差一步,抬头四望还是空地,有点迷茫,结果被笛子一拉,一步踏到尹飞尘旁边。

    只觉得一刹那景色突变,像是穿过什么结界迷雾啥的,眼前五颜六色不似寻常之景。

    第一眼就看到最中央的的一棵大树,树干像是两棵树交缠而成一体,枝条连理,垂着藤蔓,有点像榕树却又不像,再一看它周围,分别种着红白紫黄四种花草,蔓延一大片。

    不用尹飞尘提醒,玉云澈已经略微看出这些是什么了。

    她指着那些花草,认真的确认道:“红色的是曼珠沙华,白色的是玉雪铃,紫色的是涅槃草,黄色的是承恩花……”

    “对。”尹飞尘点点头。

    玉云澈慢慢走向中间的大树,喃喃说道:“君言枝……?”

    尹飞尘跟在后面,话中带点笑意:“君言树。”

    近看君言树,似普通之树,整体向外伸展透着不羁之态,却是枝叶修长,纹理什么的都是一气呵成,透着一股君子之风。

    “这五种植物,你应该知道他们的意义。”尹飞尘走向前,轻轻阻止了玉云澈正欲折枝的手,说道:“君言树其实还有一个说法,君子一诺,诚也,信也。若折一枝,便代表着你承诺了一件事。”

    “好吧……”玉云澈只能收回手,只能看着渐渐西下的阳光穿过树叶,铺洒在轻轻摇摆的那些花草上。

    曼珠沙华更加鲜红,在其中异常显眼,几丛在一起便生出肃寒之气,玉雪铃伴生在其周围,弯曲的枝条上挂着一簇簇洁白无瑕的铃型花朵,与曼珠沙华一纯一邪,却很是和谐。

    而紫色的涅槃草沿着边缘生长着,似是有着旺盛的生命力,在书上见过,这种草开始只是浅青色的矮草,中间有条晶莹之脉,只有将它在根部上切断或者死一次后,再长出来的新身才是这种状态。传说中这种草还有个故事,当年天女魃与一女神交战于野,焚了方圆几百里,唯独这种草在灰烬中重生,如同雏凤,于是取名涅槃草。

    承恩花则在这些植物中最为低调,黄色的花朵形似手掌,仔细看去,不少“手掌”指尖下会有一棵年老的花朵,由于它们吸水力比年老的更强,年轻的花朵尖部会如同滴水观音那种植物一样滴下水滴,供年老的吸收,这花一代代就是这么传承下来的,古人见之便取名承恩花。

    死亡,希望,重生,感恩,忠诚……串联起来,应该就是指山庄对抚养的孩子最起码的要求。

    连笑寒她们应该是还没放弃真正的过去,可自己呢……

    玉云澈有些犹豫,但是尹飞尘的心性让自己很想告诉他什么。

    “尹师兄,你可相信什么卦卜之论?”

    尹飞尘沉思了一下,才开口:“信又不信,怎么了?”

    “若是有人为你算得一卦,说你不祥,你会怎么办?”

    这话一问完,尹飞尘望了过来,玉云澈装作随意地看着地上的花朵,并不敢与他对视。

    “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你一个决定可能就会改变最开始的卦象,为何要为这个烦恼?”

    “以前没觉得什么,但是感觉因为这个不祥的卦,所以才会有今日变数。”

    “若我没猜错,是庄主是让你去测试的。”尹飞尘想了下又继续说道:“其实你进入五宫后就会知道,并不是所有的事都是以前单纯模样。”

    玉云澈抬起头,不知尹飞尘师什么意思。

    对方像是说一件很小的事般,将自己不知道的残酷真相缓缓揭开。

    “他们眼里的山庄是救他们养他们的地方,想往上爬,可是结局往往是残酷的。他们并不知道山庄里不是所有孩子都是无依无靠的孤儿,以后也不是努力就有好结局不努力也有安稳日子的地方。”

    “我所知道的是无数的棋子被送进来制作,撒在天南地北被人所用,五宫里有很多权贵送进来的孩子,甚至都不会经过新人阶段,这里不是养闲人的地方,收养孤儿不过是山庄为了明面上的美名罢了。”

    尹飞尘并不知道自己说的话有多么刺激云澈,玉云澈睁大眼睛不可置信,尹飞尘并没有因为如此停下来。

    “他们觉得没有能力,最后最差不过当山野村夫,可是他们并不知道,山庄从不会白白在他们身上浪费时间,他们一辈子都不会摆脱身上的枷锁。”

    他像是隐忍着什么,无奈的笑了笑。

    玉云澈有点不敢置信,没想到看似和谐的地方却存在如此不公,沉默一阵确实很感激尹飞尘能对她说这么多。

    “据我听闻,昆仑提前了招生日期,说不定与此有关。”

    提前招生?玉云澈心里咯哒一声,突然回想起预言里的事,浑身不自在:“师兄想去昆仑么?”

    “说想如何说不想又如何?我被送来这里时有些事就不是我所决定的了。”

    “谢谢师兄能告诉我这么多。”

    他点了点头:“我只是觉得你与平常人有些不同,这里并无他人,我说多了些罢。”

    “师兄放心!我不会跟任何人说的!”

    “我信你。”尹师兄看向远方:“说这么多,只是不想让你被他人影响罢了。”

    玉云澈点了点头:“好。”

    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