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灵界玉途 > 第四十一章 发作与不见

第四十一章 发作与不见

推荐阅读: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灵界玉途 !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封凌……”

    玉云澈喘着气,只觉得突然寒气逼人,打了个寒颤,发现自己到了山庄结界旁边,外面和里面景色截然不同,皑皑白雪覆盖着外面地面,但并不能飘进结界里,里面还是浅浅青草,外面就像是被刀竖着切开一般的雪堆,截面寒气透过结界,在夕阳下变成淡淡白雾在边界处弥漫着。

    齐封凌就这么半跪在结界旁边的地上,低着头,玉云澈并没有匆忙跑过去,先是小心的轻声问道“怎么了?”

    并没有得到回应,玉云澈想靠近,之前生气不说话的君秋岚突然出声阻止:“你先别过去,我闻到点不好的气息。”

    结界旁的人却动了动,竟是软软的向旁边倒去,玉云澈不再听君秋岚的话赶紧跑了过去扶住他。

    齐封凌浑身冰冷,眉头紧锁。

    “夕阳西下,入魔时分啊……”君秋岚小声嘀咕着。

    “你在瞎说什么,快想想办法啊。”玉云澈是扛不动齐封凌的,之前感觉到小胖也跟了上来,只能坐在原地等着他。

    “丫头啊,其实我说,那个九洛少谨不简单,整个结界都跟他有着联系,我现在化成人形都困难,是出不了玉球的。”

    “要你何用……”

    只听“啾”的一声,秋秋窜了出来,飞快地跑远了……玉云澈根本来不及抓住它。

    不知为何感觉周围越来越冷,四周寒气就像以齐封凌为中心一样聚集起来,玉云澈想努力将他拖到远离结界的地方,没走几步,齐封凌闷哼一声,像是很痛苦。

    听说人昏过去输入真气就好了,玉云澈手贴着他的背部穴位,将体内稀少的内力灵气通通传给他,没想到齐封凌身体内像是有个无底洞,吸得干干净净,脚一软,玉云澈就这么坐在了地上,让他靠在自己肩头。

    为什么九洛少谨没派人跟过来,好像故意让这幕发生……玉云澈看看四周,只有他们两个,皱着眉头回忆着之前的事,觉得很多细节自己没注意到,为什么齐封凌月中晚上会这样?……

    肩头上的人跟冰块一样,一盏茶功夫,终于听到了一声轻哼,玉云澈注意到齐封凌眼皮动了动,似乎醒了,马上将他扶正,只见他睫毛颤了颤慢慢睁了开。

    这……该怎么形容玉云澈所见的,原本黑色的瞳孔在睁开的时候变成通透的金色,带着流光暗羽,让玉云澈呼吸一窒,但齐封凌像是失去了魂魄一样呆滞着。

    “封凌……”玉云澈从惊讶中回过神来,试图摇醒他。

    “丫头,这小子灵身不简单,可是很不稳定,还有一股魔气,你别惊了他!”君秋岚大喊出声。

    什么,魔气?玉云澈还没反应过来,双手就被冷冰冰的手盖住,齐封凌紧抿着嘴唇,眼角抽动着,将玉云澈的手甩了下来,再一看,发现从他发际线那里突然溢出了一股紫黑之气,覆盖了他的右眼,流金光芒暗淡,竟像是被感染了,变成了那邪气的颜色。

    掌风劈来,玉云澈根本没想到会有这出,呆立着没动,只听到君秋岚大吼一声,一道银光从袖中射出,齐封凌的手掌被微微弹歪,但还是从颈边划过。

    玉云澈愣愣地看着失去神志的齐封凌,颈上一股热流,用手一摸……是血,摇摇头不敢相信,又觉得面前突然一股压迫感,眼前闪过齐封凌的异色双瞳,脖颈就被咬住。

    “丫头……你坚持住,有人来了……”君秋岚的话仿佛到了耳边就被吹散了去,体内力量在很快的失去,眼前一黑,玉云澈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好像很多人在身边说话,有吵有哭很是吵闹,玉云澈梦到了自己爹与哥哥去拂天门的场景,是之前在镜中看到的,人们在广场上尖叫,迎击着魔物,抬头看着那两个巨大的灵身冲向虚空中的古剑,以及那个齐谷主被一剑穿心的场景……齐谷主……齐封凌……九莎回月的惨叫仿佛重重敲在心上,脖颈像是被折断,玉云澈猛地睁开眼睛……

    “云澈姐姐!你终于醒了!你吓死我了呜呜呜……”满脸眼泪鼻涕的小胖看着自己,眼睛红肿眯得看不见了,下意识的摸了摸很痛的脖颈“嘶……”被包的严严实实。

    “云澈姐姐,你现在最好不要说话,你好好歇一歇,我去给你拿水……”小胖起身欲走,玉云澈一把抓住他:“齐封凌……呢?”

    “封凌……封凌哥哥……”小胖几个字一抖又要哭出来:“他被庄主带回去了,直到我们去昆仑前都不……不会见我们了……”

    到底怎么回事,玉云澈想问,但发现嗓子干涩难忍只好停住,房间里只有小胖,低气压带来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好好的生日遇到这种事,玉云澈在之后一个月里不停地想找齐封凌,可他就是不愿意见她。

    不见……

    不见……

    不见!

    半年里,玉云澈要学习的任务也在加重,重相又或是千姿将她脖子上的疤痕隐了下去,不管问谁,都没人知道齐封凌去了哪里。

    到底是为什么齐封凌会变成那种样子也没人愿意回答。

    直到要走前,她才见到了九洛少谨。

    “齐封凌到底怎么了?”

    “你要是在乎他,可以等他愿意见你后亲自告诉你,我说只能徒增他的负担。”对方淡淡地说。

    “这就是为何那晚你没有阻止他,让我亲自见到他的发作模样的原因么?他到底什么病?”玉云澈看到他轻描淡写的模样就很生气。“你知道这样能让他彻底打消去昆仑的念头对不对!”

    九洛少谨抬头直视玉云澈:“是又如何,他的病有救法,你愿听么?”

    “当然,若我能做的,我当然要帮他。”玉云澈说完就觉得自己自不量力,整个九洛山庄都无法做到的事自己又如何做成……

    “我在尝试着一种解法,可能会跟拂天门扯上关系。”

    “拂天门?寒芷霜不是就在拂天门当中么?”

    “准确来说,这事需要水平极高的玉族相助。”

    听到玉族,玉云澈一喜:“我爹就是啊。”

    九洛少谨却落了石头:“当年昆仑生变,结界破坏,你爹为了救你娘亲,度了半生修为给她。”

    玉云澈有些着急:“那该如何是好,难道山庄到现在也没跟任何玉族高手相熟么?”

    “有又如何,若为了一个不相熟的人威胁到自身修为甚至生命,几乎无人愿意。”

    到这里玉云澈算是听懂了一些:“你的意思是……”

    意思是,只有我未来可以帮助齐封凌了可对?

    短短一句话没有说出口,但是对方像是知道自己在想什么,点了点头:“所以这事,现在着急也没用,本山庄有足够的物力人力让齐封凌安心度过月中,等到解法足够成熟再议。”

    这时,他将一面精致的小镜子递了过来:“这面镜子是天镜的一小部分所化,没有其本体的作用,但我能通过它单方面给你消息,你若不放心,带着它吧。”

    玉云澈点点头,收下了镜子。

    “该说的都说了,剩下来的日子,安心学习。”

    ………………

    本以为齐封凌最后几天会来见她,可是并没有,玉云澈失望极了。

    “够了,让我见他!不然今晚我就在这不走了!”

    明天就要出发了,一不做二不休,玉云澈一屁股坐在了怀伯的院门口。

    “唉,小丫头,那小子不想见你关老子什么事!你明天就要走了,还不赶快收拾收拾东西!”怀伯吹着小胡子道。

    “我……我……”玉云澈一时没忍住,哽咽了起来:“我就是想见他跟他说我不怪他啊……”

    怀伯看她这样,胡子都快抓秃了:“小丫头,你今天就回去吧,明天,估计会见到他。”

    难过的看着怀伯无能为力的眼神,玉云澈也没法子了,只好听他的话慢慢走了回去……

    远处的阴影处,仿佛闪过一丝衣角。

    阳光正好,当时年少。

    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