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灵界玉途 > 第四十六章 九阶之分

第四十六章 九阶之分

推荐阅读: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灵界玉途 !

    “不知澈儿你有什么想了解的?”玉云璋慢慢走着,他和诸葛襄的衣冠装束也引起不少人侧目,于是玉云澈就问道:“哥哥,刚才我看你和百晓哥哥装束不太相同,是有什么讲究么?”

    玉云璋点点头,详细的说了起来。

    修炼分为聚气·生灵·长身·化形·养心·开智·分身·归元·羽化九大阶段自己已经知道了,拂天门属于修仙老派,讲究繁多,注重实力,靠装束和颜色区分弟子等级,聚气生灵两阶着赤子套,长身阶着承冠套,化形是哥哥和诸葛襄身上的春融套,养心开智两阶着玉百晓身上的青松套,分身阶着碧落套,归元阶着藏锋套,也就是玉修竹所穿的那件,而羽化阶着玄紫套。

    而门派还会根据所做任务给弟子特定的服装。

    真的很讲究……依稀记得在天镜里倒是没看出来这么多,不知是不是因为自己没见过,所以将这些同那些人的面貌一同省去了,想到这,玉云澈拉了拉玉云璋:“哥哥,你以前跟爹爹一起来过昆仑么?”

    玉云璋有些惊讶自己妹妹为什么突然问这个,脑中想到一些模糊的片段,微微皱眉:“却是来过,不过记不太清楚了。”

    自己虽然很想将天镜中的自己看到的事告诉哥哥,可又不知如何说起,那奇怪的预言,玄乎的卦象,又不知道自己该不该信,再看旁边还有个诸葛襄,于是只能默默把事埋在心里,这些事自己连君秋岚都是只字未提,那家伙好像话越来越少,到了昆门镇索性沉默起来,真不知他怎么了。

    玉云璋并不知道妹妹在想些什么,沿途继续介绍着一些修炼的事。

    上次君秋岚的话被齐封凌打断了,并没有说清楚九大阶具体的情况,细细听来,只觉得奇妙非常。

    若用通俗易懂的话来介绍,除了玉族和一些特殊的族类,灵界修仙之人的灵身可大致分为两系,植物系与动物系,果真是万物为灵啊……而这两系最开始修炼的情况是一样的,都是聚气生灵,通过打通灵脉吸收灵气,将自己的灵身激活出来形成原始的“种子”,像玉云澈先生灵的也有一些,所以在拂天门,这两阶穿束相同,化为一级。

    等灵气聚集到一定程度,“种子”就会被彻底激活,开始成长,植物系的会从种子慢慢成长,而动物系的“种子”就是从胚胎开始成长,这一阶段归为长身阶段。

    而化形阶段则进入一个灵身跟自己身体初步融合的阶段,所以身体会通过自己控制表现出一些灵身的特性。

    养心和开智阶段就如同人界修仙结婴阶段相似,先是修仙者自己心神稳定,灵身会因为吸收了灵识加上灵气的酝养,慢慢养出灵性,生出灵智,等成熟后,就能当成修仙者影分身的存在。

    分身阶段的话,就是修仙者能把自己灵身完整移出体外,玉云澈不禁想到当初自己娘的灵身,看来娘的修为也在分身之上了。

    归元阶段,又称为本源合一,是自己身体与灵身合二为一不分你我的境界。

    而最高的羽化,却不是飞升的意思,羽化阶段完全靠修仙者自身修为和机遇了,成仙与否则需要很大的机遇。

    玉云澈听的入神,将玉云璋有些复杂的话转化成自己能理解的记住,九阶说着简单,每跨一阶却非常麻烦。

    “哥哥,既然大家灵身都有差别,那么在拂天门里也还要在一起修炼么?”

    “不是的,拂天门外门弟子都是在一起修炼,等到了内门弟子选拔时期,长老前辈们会来选徒,那时候,若是能让好的师父看上自己,以后的修炼之路也能更好地发挥自己的长处。”

    “原来还要这么麻烦……”玉云澈睁大眼睛:“那哥哥你通过选拔了么?”

    诸葛襄在旁边捂嘴笑了起来。

    玉云璋顺手摸摸玉云澈的头:“普通弟子入门满十年才有资格参加选拔,不过还有一种方法。”

    “七星论剑!”诸葛襄有些激动地接道,“在以前,七星论剑每隔四年举办一次,可自从十年前灵魔封印破损,拂天门元气大损,七星论剑大会便搁置下来,直到今日也没在再开启。”

    “是的,这十年间拂天门只在四年前收过一次弟子。”

    四年前就是哥哥这批了,再然后就是玉云澈这批了。

    “可直到今日都没有内门弟子选拔的通知呢,可气的是,拂天门对纯血玉族格外偏爱,不把他们算在普通弟子队伍里,可以直接进入内门!”诸葛襄盯着一个方向气愤地说。

    声音虽然激动,但还是压制着,玉云澈朝着她看的方向望去,居然看见之前遇到的那群白衣们,他们聚在一起,队伍好像比之前壮大了些。

    “几日不见,他们就开始拉帮结派了,仗着自己血统收那些想以他们做靠山的孩子。”诸葛襄咬牙切齿。

    “莫要跟他们计较。”玉云璋提醒着她。

    “你们纯血玉族关我什么事,还不速速让开。”一声熟悉地火爆大呵。

    君勿笑?

    前面那群人有些骚动起来。

    “如此粗鲁!敬酒不吃吃罚酒!”一尖锐地女声响着。

    “我还给你们面子了,要是别人我早拿鞭子跟他们说话了!”君勿笑生气了。

    真不知那群白色幺蛾子怎么惹上了君勿笑这根炮仗。

    诸葛襄却一改激动,趁没人注意到三人,伸手将玉云澈兄妹两推进旁边茶楼:“快上去,快上二楼。”

    昆门镇茶楼可真多,看热闹的人永远不会少,但诸葛襄并没有将他们推向人多的地方,而是到了一包厢。

    “玉百晓跟我说过,今年这批凤凰族送来两个很有天赋的弟子,我在他们去客栈的时候见过他们,其中那个姑娘脾气辣的很。”诸葛襄有些幸灾乐祸地看着窗外。

    “你啊……倒是跟澈儿一样调皮。”玉云璋无奈地笑着,本来玉云澈没想说话的,听哥哥这么一说对着他就是一瞪眼,正巧诸葛襄也是同样的眼神,很是同步,相视一眼,两人都被逗笑了,于是不管摸着鼻子的玉云璋,一起看向楼下。

    隔壁谈论声细细碎碎的传到包厢里,看来是玉福想招揽天赋不错的当小弟,结果惹毛了君勿笑。

    本来以为风无念在她身边,两人对付玉福他们肯定不在话下,可现在一看只有君勿笑一人,玉云澈有些担心,跟玉云璋说道:“哥哥,那个姑娘叫君勿笑,我和她在路上相识,她一个人被众人欺负我也不能光看着啊。”

    诸葛襄一听,大眼睛就这么眨了眨,像是想到了什么:“那你下去帮忙,我们在楼上看着,有问题下去帮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