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南宋风烟路 > 第1697章 自从一见桃花后(7)

第1697章 自从一见桃花后(7)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那晚你们又不是没看见,李全是如何当着众人的面,用一个死士自尽来嫁祸给我的。天骄和楚风月用命换给盟军和花帽军的大胜,竟然一转身就要被我这么个污点轻易抹除......你说,我会眼睁睁看着李全和红袄寨那帮小人白白捡便宜吗,是可忍孰不可忍!?”江星衍愤愤不平。

    “你,混淆了敌我......花帽军再怎样善良也不是自己人,红袄寨更加不能和李全党羽完全对等......”飘云倒吸一口凉气。

    “红袄寨实在很令人厌恶。主公和天骄白白地武功盖世,待人接物却永远受制于他们,我是真的不爽,憋很久的气了。”星衍说起红袄寨的嫌弃样子,就跟红袄寨对他如出一辙,“我就是不愿见到李全渔翁得利,那晚,我宁可自己输,也要同他鱼死网破!”

    “所以,那晚你说什么你介意天骄娶楚风月,那句话是假的?你并非因此才不肯回。”飘云在心里骂,江星衍你这个蠢蛋,你想过吗,你属于盟军,你输了、盟军就没赢。可是飘云没骂出来,因为飘云没经历过星衍的苦。

    “随便找了个借口而已。楚风月几个月前在青潍,也算对我有过救命和知遇之恩。七夕决战,我又不是瞎子,看得见她已被天骄收服。”江星衍冷笑,以不在意的口吻继续说,“你以为我会像红袄寨那帮人一样、态度坚决地注重金宋之分?像,也不像。我只是严于律己罢了。旁人是金是宋我没那么介意,可我自己的血液里,到底是有过金营的印记。我啊,本来就处境艰难,当晚又出了个飞戟伤人的命案,随时会使战势恶化,就算主公敢保我,我也万万不敢赌......”

    飘云眼前一亮:“我算听出来了,星衍,你那么坚决地背离,并不是你所说的意气用事,也不是不信主公会在红袄寨面前保你,而是因为......你惹祸惹多了,你怕你会好心办坏事、继续连累主公......”是的,即使主公会以红袄寨为重,也绝对不会伤黑(谐)道会的心,因此,所谓的“主公凡事受制于红袄寨”也同样只是星衍离开的借口。

    “好心办坏事?呵呵,我没你想的那么**。飘云,少推己及人了。我江星衍没安什么好心,山东之乱发生前的几个月,我只顾着自己的私事而枉顾盟军,一而再再而三地跑到**当家面前指认李全......可笑的是,这种自私行为,我直到最近骂国安用的时候才惊醒。”江星衍自嘲,“七夕那天我之所以离开盟军,并没你想得那么好,我就是想都没想、说走就走,觉得解恨、高兴极了。”

    “既然此刻交了心,我也给你兜底,主公和天骄都相信你是无辜,希望你回去交代清楚,他们的赏罚向来分明。我带你回去,有我百里飘云一日也有你江星衍一日。”飘云主动挽住他的手。

    “七夕之后,我的心路,你还没问。”江星衍略带愁苦。

    “无非就是想赖在金营,打探李全的犯罪证据。”飘云笑说。

    “不是。前日战场上我对你的话并不完全是托词,我是真的犹豫了,站在对立面才会发现,主公的一些宣言像极了标榜。至少他在沂蒙一呼百应的时候,当真考虑不到国安用刘二祖等人的心态。绝对‘互信’,他只做到了被信,他和我一样,重视自己最多。”江星衍实话实说,“我怕他并不能给我十足的保证。毕竟我在金营久了,很多事情也积重难返。”

    “实不相瞒,主公虽然战力逆了天,可却是凭着脑力换来的。在沂蒙时考虑不到青潍属于情有可原,他已经很努力地在四面救火,甚至已经有些疲于奔命。”飘云认真地说,“唯独不变的是那颗十年如一的真心,你若信不过他,可先与我回去,在人群里看看。”

    “看什么?”星衍不解地问。

    “今晚,我俩若能出去的话,看国安用回归。”飘云笃定地笑。

    “好,反正我也无处可去,便先随你一起。”星衍知道,夔王府肯定不收他了,曹王府自身难保,现在两条路,要么回宋,要么漂泊。

    

    未时许,飘云、星衍、灵犀三人,总算绕出这片云雾缭绕的“仙魔一体森林”。

    这名字是星衍起的,飘云却记得,很久很久以前,他将这地方命名为“鸢飞处”......

    那个和他一起躺在地上惺忪着看天外风筝的女孩儿,一旦出山,没说几句就要与他们分道扬镳,此刻更是在视线里渐行渐远。

    “灵犀。你会去哪里?”飘云忽然有点怕,怕夔王府出于种种原因把她调回天火岛,又怕青潍之战结束了之后、自己被主公调离、从此与她再没交集。

    “百里飘云,我会回来再找你玩。”小姑娘的回答让江星衍目瞪口呆:“玩?玩什么?”

    飘云的表现才更教江星衍瞠目结舌,居然是伫立良久沉默张望着她直到她不见!

    星衍猛一拉住飘云的衣袖:“你中邪了?她一定会回来的啊,她的任务就是来杀主公的!!”

    飘云心中一凛,是啊,这丫头之所以还没跟红袄寨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是因为她的唯一目标就是杀主公!骤然清醒:百里飘云你在想什么,连她都知道忠诚才该放第一位,你对她百般念想的前提是千万别害了主公啊!!

    一拍脑袋,想说的话说太快,咬到舌头,连连跳脚。好不容易不疼了,咽了口口水,又差点没把自己呛死。

    “怎么......怎么了!”星衍吓得不轻,这还是那个遇事冷静的飘云吗!

    “我,我给忘了正事了!”飘云面红耳赤。

    “啊?”江星衍一脸懵。

    “我忘了主公的刀,还在她身上......”飘云大窘,追刀,这个乘胜追击的初衷,竟被自己忘到了九霄云外!

    杨妙真化身预言家——百里飘云,盯着女孩儿去,结果却忘了刀!

    

    当然了,杨妙真就算知情也不会来笑话百里飘云的,她所有的力气都留在跟随林阡征战以及怼林阡两件事情上了。

    夕阳西下,据说百里少主有了消息、正在赶回军营的路上,林阡便立即决定动身前往国安用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