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 第378章 把涂鸦说成烧烤架(1/2)

第378章 把涂鸦说成烧烤架(1/2)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喵小米抬起头后,没多久,在靠近阳台的笼子里的小鹦鹉似乎也察觉到了空气里传来的一丝压抑感——仿佛山雨欲来。它不安地在笼子的阶梯上踩了踩,彩色小球发出轻微的碰撞声,而小鹦鹉也是按捺不住,脑袋一会儿转向阳台,一会儿转向落落,叫唤了起来:“喳喳,喳喳!”

    杨言刚刚松开大手,让落落把小毛笔拿走,他听到小鹦鹉的动静,不由地转头看向了外面。

    “要下大雨了?”杨言一看外面天色完全变黑了,便有了判断。

    下雨了,杨言的第一反应是收衣服,但他从地毯上站起来后,又笑着摇了摇头。

    哪有衣服在外面?

    现在可是回南天,杨言都没有敢在外面晾衣服——这些天傻瓜才会在外头晾衣服呢!晾在外面的衣服可能不但不干,反而还会越晾越湿!

    落落刚刚抓了小毛笔,正兴高采烈地要画画给爸爸看,但身后传来了动静,小姑娘迟了一秒,才转头过去看一看。

    爸爸怎么又要走了?

    不看落落的画画了吗?

    落落想要爸爸在身边,想要和爸爸一起玩!

    “粑粑……唔!”小姑娘不依地哼哼起来。

    “哎!爸爸在呢!”杨言回过了神,响亮地回应一声,然后才笑着坐下来。

    他安抚地摸了摸落落柔顺的小长发,小姑娘这才跟喵小米一样,舒服地“嘻嘻”一笑,扭头过去,抓着小毛笔在水写纸上面涂抹起来。

    爸爸之前写的几个漂亮的字还在水写纸上面,但落落就好像在搞破坏一样,重重的一笔便在上面画了过去,接着,她在下面又胡乱地涂抹了几笔。

    杨言原本还在笑着,想要开玩笑地吐槽一下小姑娘,但他低过头,看一看,却发现落落的小眼神很认真,薄薄的小嘴巴紧紧地抿着,好像在使出全身的力气在画画一样。

    他忽然有些被打动了。

    “哇,落落画得还很不错呢!”杨言故作夸张地表扬起来,“落落你画的是什么?是不是画了一个烧烤架,这里把爸爸写的字串一串,然后放在这下面的火上面烤?画得很形象,很有创意,好棒哦!”

    为了花样地夸奖落落,杨言也是绞尽脑汁,把落落的肆意涂抹想象成了具体的物象。

    虽然还听不懂爸爸在说什么,但小姑娘还是从爸爸积极的语气中,听出了爸爸在夸奖自己,而且爸爸这生动活泼的声音,也是莫名地让落落开心起来,小姑娘抓着小毛笔,转过小脑袋,看着爸爸开心地笑了起来:“咯咯,咯咯……”

    在落落银铃般的笑声中,窗户外面忽然闪过了一道银光,杨言下意识地抬起两只大手,轻轻地捂住了落落的两只耳朵。

    果然,没多久,先是如同炒豆子一般噼里啪啦的,然后是轰隆隆如同擂鼓一般剧烈的雷声从外面传了进来!

    虽然隔着窗户,雷声显得沉闷许多,但杨言还是听得很清楚。

    倒是落落在爸爸的保护下,仿佛跟外界的声响隔绝了,她还浑然未觉,或许她还能听到很微弱的雷声,但这并没有引起她的注意。

    小姑娘还觉得爸爸是在跟她玩游戏,小脑袋扬起来,弯弯的笑眼,清脆的笑声,都掩盖住了外头可怕的雷暴动静。

    杨言见有效果,便在每次打雷前,见到闪电他便抬手去捂落落的小耳朵。

    这种闷闷的感觉,在小姑娘感觉中还挺新鲜有意思的,她每次都乐此不疲地笑起来。

    甚至,有一回杨言收手了,落落还恋恋不舍地伸出她小小的爪子,抓住了爸爸的大手,跟小猪一样哼哼起来,她还要玩呢!

    外头雨声已经哗啦啦地连成了一片,春寒料峭,想必外头的风雨是又急又冷,令人望而生畏,但室内还是温暖如故,日光灯安静地照在了客厅里,杨言带着女儿,继续画画、讲故事,一点也没有受到外面天气变化的影响。

    ……

    不过,在现在的落落看不见的虚空中,张老黑和太白都有些恭敬地站了起来,太白更是欣喜地迎出来,一边鞠躬作揖,一边说道:“微臣太白,见过三公主。”

    张老黑倒不像太白那样称呼对方,他只是微微弯腰拱手,语气中带着点敬重的态度,称呼道:“三娘娘。”

    “太白爷爷不要多礼,现在早已经没有了天庭,就不要再执着于过去的礼节。”一个温柔和善的声音响起,这声音虽然没有少女一般悦耳,但听在人们的耳里,也是仿佛有种让人心情变得宁静下来的魔力。

    在雷电的光影后面,一个端庄、秀丽的身影缓缓走了出来,她穿着粉蓝色的对襟襦裙,裙子上面的刺绣精致华丽,看起来就非同凡响。

    当然,走出来的并不是一个娇美如玉的漂亮少女,三娘娘在历史中经历过与凡人结婚生子,又经历过被华山巨石镇压的风霜洗礼,尽管还青春永驻,但容貌上已经是中年女子的模样!

    当然,三娘娘还是很好看的,从她的脸上,还能依稀看出她年轻时候风华绝代的样子,而且现在雍容华贵的气质,多年经历修养下来的气度,也是让她尽管微微笑着,也是让张老黑看得就像看到了母亲一样,脸色一板,肃然起敬。

    相比起太白,张老黑和三娘娘还不是很熟悉,他等太白和对方寒暄过后,才忍不住问道:“三娘娘既然也来休假,为何和我们一样,选择了这个位面?”

    其他人都是去异界看风景了,哪有人愿意回来看自己以前都看腻了的人间?

    三娘娘看向了张老黑,恬静地笑着,说道:“昨天太白爷爷回来,说起了人间的变化,尤其推崇老年人的精神文化生活,所以我也是想来实地考察一下,看看是否有太白爷爷说得那么美好,学学人间的经验。”

    “原来如此,我想起来了,三娘娘你是管咱们工会的!”张老黑恍然大悟。

    “张将军言重了,我们都是为大家服务而已。”三娘娘也跟张老黑行了个礼,那一举一动,都像极了太白,规矩多多、礼节繁杂。

    “当然,我也是有些想念家乡,来这个位面度假,也是早已经有了想法,只是迟迟没有下定决心。”三娘娘声音很是轻柔地说道,“张将军是第一个回来到这个位面的,见多识广,还请多多指教。”

    “不敢不敢!”张老黑哈哈一笑,然后就拘谨地站在那里,不知道怎么跟对方攀谈,他本身就不擅长和女人交流。

    “三公主,您来得正好,我给您介绍一下,这位是咱们位面的小导游……”太白见张老黑木讷的样子,便替他跟三娘娘讲述起了他们目前面临的一些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