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 第459章 画笔千万条,爸爸第一条(2/3)

第459章 画笔千万条,爸爸第一条(2/3)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嘤嘤……”下午三点多,正在监控桌前和戴国勋、杨霖聊着天的杨言听到身后传来落落的哭声,戴国勋老爷子还只是闻声转头过去,杨言则是下意识地从椅子上站起身来,转身走向木沙发那边。

    小家伙睡醒了!

    只见小姑娘迷迷糊糊地坐在木沙发上,怀里抱着的是爸爸盖在她身上当被子的外套,小短腿还被衣服盖着,露不出来。有趣的是,落落每次睡醒,头发都会乱糟糟的,现在也一样,睡觉时候,爸爸给她解开的头发,现在都蓬蓬松松地披挂在小脑袋后面,好像她俏俏的小脸蛋都变大了好几倍一样。

    可能是因为环境太过陌生,落落平时睡醒都是在爸爸、妈妈的那张熟悉的、绵软的大床上,而现在看到的、摸到的却是硬邦邦的木沙发,顿时,在起床气的驱使下,小姑娘委屈地哭了起来。

    这哭得,眼眶都红了起来,和周围白皙的皮肤形成了鲜明对比,而最惹人生怜,还要属她鼓鼓的小脸蛋,梨花带雨的,泪水润湿的脸颊还沾着几根凌乱的发丝,让人真的是看得又好笑、又心疼!

    “爸爸来了,爸爸来了!”杨言嘴上念叨着,疼爱地弯腰将还在那儿犯迷糊哭泣着的小姑娘抱了起来,大手在她瘦小的后背上轻轻地安抚起来。

    “呜呜,呜呜,呜呜……唔……呜……”落落哭得大眼睛都盈满了泪水,看什么都模糊不清,但爸爸熟悉的声音,还有爸爸温暖的怀抱,却如同一剂良方一般,顿时让她急骤细碎的哭声放缓了下来,只剩下了轻轻的啜泣。

    “没事了,没事了,爸爸在这呢!”杨言抱着小姑娘在监控室里轻轻地走着,一边走,还一边柔声劝慰。

    戴国勋和杨霖一直在看着杨言哄孩子,过了一会儿,有过育儿经验的杨霖都忍不住惊讶地说道:“小杨啊,你这孩子这么好哄?我那儿子,小时候,那可是出了名的哭包,睡醒了也哭,哭的时候还摔东西,大哭大闹的,要哄半天才消停,你这个是怎么教的?怎么一抱起来就不哭了?”

    虽然自己的儿子已经长大了,但开始盼着抱孙子的杨霖也想讨点教育孙儿孙女的经验!毕竟,见过了眼前这个小女孩之后,谁不想能把自己的孙儿孙女培养得跟她一样乖巧可爱呢?

    但杨言哪有什么经验?他也没有怎么教落落不哭,小家伙好像是天生的,一到自己的怀里,就会变得安静起来!

    看到杨言为难的样子,戴国勋笑呵呵地帮他解围:“杨霖,这个你就不要羡慕了,学不来。你看人家孩子,除了现在哭了一下,今天就没见她哭过,无时无刻不是笑着的,这就一个乐天派的孩子,你有什么办法嘛?”

    在大人们插科打诨中,落落渐渐地也停止了哭泣,起床气来得快,去得也快,她后面都是乖乖地偎依在爸爸的怀抱里,让爸爸拿纸巾给她擦干净泪花,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爸爸,好像她的世界里已经没有了别人。

    睡觉之前,落落还有点不开心,因为爸爸忙着跟妈妈讲话,都冷落了自己。

    不过,小家伙并不记仇,一觉睡醒后,几个小时之前不愉快的事情已经被她忘掉了,这会儿,在爸爸的哄逗之下,她紧紧地抿着的小嘴巴终于咧了开来,跟爸爸甜甜地笑起来。

    下午系统的反馈就没有那么频繁了,毕竟来参加寻亲大会的人,基本上在上午时候已经来了,除了系统根据录像修正人脸数据,还有可能发现有遗漏的匹配成功的结果以外,基本上是不会再有弹框通知了!

    所以,杨言才有空跟戴国勋、杨霖闲聊,讨论这个系统的其他应用场景。现在,他也有空陪一下落落,虽然不能跟上午的夏瑜那样,带她到公园其他景点游玩,但在监控室里,陪落落玩耍,还是可以的!

    杨言一开始还在为用什么东西来吸引小姑娘的注意力,以免她惦记着想要出去玩。

    还好,杨言想起来,夏瑜早上赢的那些奖品里有水彩笔!

    可以让落落画画啊!她不是很会画画吗?

    杨言再跟主办方要了一些用过的打印纸,这些打印纸虽然已经印了一些文字,但背面空白的地方,还是可以给落落画画的。

    “来,落落,咱们来画画,好不好?”杨言转身回来后,坐在木沙发这边,然后从米妮书包里,掏出了那一版水彩笔,笑眯眯地跟小姑娘摇了摇。

    “袜袜?”小姑娘似乎一时间没有能够反应过来这个词的意思,大眼睛眨了眨,有些疑惑地呢喃一声。

    她好奇地凑了过来,紧挨着爸爸的大腿,小脖子伸长了,脑袋探了过来,看着爸爸撕掉塑料薄膜,将十几枝色彩不一样的“笔”给抖落下来,在茶几上散落一地。

    “爸爸教你画画,这个是水彩笔,可以画很好看的画哦!”杨言笑呵呵地拿起一只紫色的水彩笔,打开盖子,在一张A4纸的空白面,轻轻地画了一横。

    这个水彩笔的色彩不够鲜艳,不过,对于落落来说,已经足够新奇了,她看见爸爸抓着的那支笔,粗粗的笔尖划过,就跟变魔术一样,画出了一条好看的线条。

    这还不算什么,落落看到,爸爸换了一支笔,画出来的线条颜色又不一样了!

    好神奇呀!

    小姑娘显然都忘记了自己以前玩过的各种各样的蜡笔,现在大眼睛亮晶晶的,都流露出了惊奇、欢喜、向往的神采。

    想玩……

    这个念头起来之后,落落就在爸爸身边站不住了,她软软的小身子都压在了爸爸的左边手臂上,小手伸得长长的,“唔唔”地探向了爸爸手里的水彩笔。

    给落落玩玩,好不好?小姑娘刚睡醒,说话的欲望还不是很强烈,只能是眨巴着可怜兮兮的大眼睛看爸爸。

    杨言有些哭笑不得,明明桌子上那么多水彩笔,这小家伙怎么就想拿自己手里这支?

    这难道就是:画笔千万条,爸爸第一条。要是敢不给,宝宝两行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