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 第505章 安静但不安分(1/3)

第505章 安静但不安分(1/3)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雷震天回去东北老家都半个多月了,还没回来!

    根据雷震天在电话里告诉杨言的,他这段时间还忙得晕头转向,不是见这个亲戚,就是见那个亲戚,而且按照雷震天家里和吴艺家里达成了一致的意见来看,既然雷震天和吴艺都已经是奉子成婚了,这个婚礼更是要尽快举行。

    “主要是考虑到吴艺,她不想肚子大了之后,大家都看得出来才举办婚礼!”雷震天跟杨言吐槽道,“所以白天忙完,晚上我还得陪她挑婚纱,筹划婚礼的事情,累到现在我跟你讲电话都在打盹儿。”

    “这是幸福的烦恼,不过日期定了,要提前跟我们说,我们得过去跟你捧捧场!”杨言笑着,跟雷震天说道。

    “那必须的!你和夏瑜,还有落落都要来。”雷震天盛情邀请。

    谈到落落,雷震天感到很遗憾的是,落落现在还是太小了,做不了花童。

    “以前我跟吴艺都觉得,落落这么可爱,以后结婚,一定得安排她给我们当花童,头上戴小花环,还穿着很漂亮的小礼裙,拿着一篮花瓣跟在我们后面的那种!”雷震天都把他曾经和吴艺一起描绘过的美好画卷说给了杨言听,然后惋惜地说道,“只是我们都没想到,吴艺会这么快怀上了,然后我们这么快就要结婚了……”

    按照雷震天原来的想法,他和吴艺可能还要等上两三年再步入婚姻殿堂,那样的话,落落到时候应该是四到五岁的年龄,刚好可以陪他们一块走红毯。

    但计划赶不上变化,就算是七月份结婚,落落都还未满两岁,铁定是赶不上了。

    杨言看了看旁边正撅着小屁股在客厅里玩过家家游戏的小姑娘,那天真懵懂的笑脸,让他都觉得,如果小家伙被安排当了花童,估计她也记不住那些流程!

    说不定看到现场那么多来宾,落落还会被吓得不敢挪脚,最后拎着小花篮,怯生生地站在自己的身边,目送着新郎新娘的远去……

    “花童是没办法了,但你放心,落落最真挚的祝福,到时候一定会给你们献上!”杨言笑着,安慰了一下雷震天。

    ……

    雷震天还没回来,倒是这半年几乎都是在汕南照顾施韵父亲的江源和施韵回来了。

    这并不是什么特别好的消息,因为他们能回来,也是因为施韵父亲的病情最终还是没能出现医学奇迹。

    而施韵处理好父亲的后事后,也和江源一起回到羊城,毕竟不管是江源还是施韵,两个人都还需要继续完成他们的学业——如果不是施韵父亲生病,她今年都已经毕业了。

    “小韵的意思是,想请你们,还有饭盒,来我们住的地方吃顿饭,她下厨。”江源打电话给杨言,邀请他一家到他们在学校的出租屋聚一聚。

    兄弟们几个已经好久没有见面了,虽然少了一个雷震天,但杨言和方禾旭都很痛快地答应了下来。尤其是最忙的方禾旭,也是让秘书帮忙将那天他要去魔都的行程往后推了一天。

    ……

    江源在南粤大学的出租屋还是保留了下来,这小子之前接替杨言做外包团队,还是赚了不少钱的。

    聚会的时间是周六,杨言和夏瑜带着落落下午早早地便过来了,江源见杨言看到这个房子有点疑惑的样子,便和杨言解释了一下:“其实小韵父亲看病,不管是我,还是小韵家里,开销并不算多。他享受的是公务员医保,而且是级别比较高的干部身份,大部分的医疗费用都报销了。”

    这不是江源撒谎安慰杨言,现实确实是如此,施韵父亲的单位,以及市里的工会领导们,每次来探望都会带来不少营养品,这方面也给施韵的家里减轻了不少负担。

    “这不是钱不钱的事情,在施韵遭遇人生中最痛苦的事情时候,你都不离不弃,还陪在她的身边,帮她分担压力和困难,这样的付出就很难得了!”夏瑜在一边语气肯定地说道。

    事实上,夏瑜知道江源和施韵之间的事情之后,也是跟杨言说过,她对江源的印象已经有了很大的改观。

    以前夏瑜觉得,杨言宿舍的这几个兄弟,雷震天古道心肠没得说,方禾旭这人事业心很重,是做大事的人,相比之下,江源各方面都平平庸庸的,性格也缺乏爆发力,如果他不是和施韵在一起(当初杨言跟夏瑜表白的时候,江源和施韵也在),夏瑜对他的了解都很少!

    甚至,以前江源和施韵闹矛盾了,夏瑜从杨言那里听到了八卦,都觉得这一对有点悬。

    但现在,夏瑜可以说是彻底地对江源有了一个翻天覆地的新认知。

    “患难见真情,江源,你做了一个真正的、顶天立地的男人才会去做的事情!”杨言笑着拍了拍江源的肩膀,将夏瑜以前跟他说的话,再复述了一遍。

    “没错!”夏瑜点了点头。

    “你们都把我夸得飘飘然了,幸好小韵去买菜了。”跟一年前比起来,江源已经成熟了不少,他把杨言和夏瑜往里面引,“快来喝茶,在汕南这一年,我啥都没学会,就学会了泡茶。”

    落落现在已经不太记得这个江源叔叔了,毕竟已经有将近一年时间不见,她那懵懂的记忆就跟洗了牌一样,别说一年前的,就是一个月前的见闻,在她小脑袋里也早已经模糊不清。

    所以,小姑娘表现得没有很活泼,尽管没让爸爸抱着,她也是紧紧地贴在爸爸的腿边,步步紧跟着,确认自己没有被爸爸落下,她才敢偷偷地打量一下周围的环境。

    跟着爸爸、妈妈来到沙发这边,爸爸妈妈都坐下来了,落落被爸爸、妈妈抱上沙发后,却坐不住,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坐下来太矮了,视线受阻,她抓着爸爸的胳膊,两条小细腿在裙摆下面一拱一拱的,终于爬了起来。

    “小仙女可不会在别人家里动来动去哦!”杨言担心落落会太闹腾不礼貌,便轻轻地抚了抚她瘦小的后背,在她的耳边轻轻地说道。

    落落并没有想要动来动去,她站起来之后,就乖乖地偎依在了爸爸的臂弯里,好奇地看向了正在捏着兰花指表演茶艺的江源叔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