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 第512章 一只吃到胖死(2/3)

第512章 一只吃到胖死(2/3)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喵小米伸尽了懒腰,还把它“最诱人”的肚皮给显露了出来,也是终于吸引到了主人的注意!

    杨言瞥了瞥喵小米那斑纹交错的毛发,忽然有了新的主意。

    “来,落落,咱们再唱一遍!”杨言笑着,拍了拍手掌,唱道,“两只猫猫,两只猫猫,跑得快,跑得快……”

    落落确实是很喜欢音乐,无论是跳舞的舞曲,还是唱歌的歌曲,都能让她心无旁骛地投入进来!

    现在小姑娘正处于兴趣浓厚的状态下,爸爸刚刚开了口,她便微微有些激动地踮了踮脚尖,跟爸爸一起唱起来:“两纸猫猫……”

    咦,好像有什么不对?

    声音脱口而出之后,那种不顺嘴的怪异感便萌生出来了!就算是还没到两岁的落落,凭借着对音乐、声音的天赋,也一下子感受出来了!

    只见小姑娘微微一怔,声音渐渐变弱,随后,她困惑地眨了眨大眼睛,好像在回味、反思着一些什么……

    “唔,粑粑,不,不是呢!”终于落落反应过来了,她抬起粉嘟嘟的小脸蛋,跟爸爸乳声乳气地说道,“不是呀,两,两纸,脑呜呢……”

    不是两只猫猫,是两只老虎,小姑娘想表达出来自己的判断。可是,她的声音越来越弱,后面的“脑呜”都是细声细语的,显得很没有底气。

    “哈哈,落落说得没错,确实是两只老……虎!”杨言笑着,竖起大拇指,给落落一个赞赏的眼神,他还不忘给小姑娘重新展示一下正确的发音。

    “但是我们有时候不一定要按照原来的歌词来唱,因为我们有我们自己的创造力,有我们自己的想法,是不是?”杨言两只手收到胸前,指向自己,跟小姑娘柔声说道。

    这显然有点超纲了,落落都听不明白,只能仰看着爸爸,薄薄的唇瓣紧紧地闭着,好像很认真的样子。

    “像这首歌,我们可以唱两只脑虎……不对,是老虎。”杨言发现自己的发音有点被落落带偏了,不由地笑起来,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落落不知道有没有听懂爸爸的懊悔,她可能是看到爸爸这个模样,听到爸爸这幅语气,一下子就被逗乐了,这也是咧开小嘴儿,跟爸爸眼睛弯弯地笑了起来。

    “正经的,我们可以这样唱:两只猫猫,两只猫猫,跑得快,跑得快,一只没有耳朵,一只没有嘴巴……”杨言一时兴起,抓起了面前的喵小米,给落落摆弄起来。

    他一会儿用一只胳膊横抱着喵小米,就好像劫持人质一样,另一只大手摸向了喵小米的耳朵,虽然只是轻轻碰了碰,那两只耳朵就好像触电了一样,动了动,但落落还是看清楚了。

    还没等小姑娘觉得好玩地笑起来,她便发现爸爸又换姿势了!

    就好像他乱改的歌词一样,杨言单膝跪蹲在地上,将喵小米那沉甸甸的“肉体”搂在怀里,两只手捧着它懵逼的大饼脸,揉了揉,让它的嘴巴露出了尖尖的牙齿。

    这是在作甚哟!

    喵小米在主人力道放松之后,终于得以挣脱,从主人的怀里翻身跳了出来,不过它没有逃开,而是呆呆地站在那儿,困惑地看向了大主人。

    这个大主人,怎么忽然跟小主人一样可怕起来了?

    不是说好的“摸它”吗?怎么变成了“盘它”?

    还没完,杨言看见了女儿眼中的笑意和浓厚的兴趣,也是“诗兴大发”,继续改变起来。

    “两只猫猫,两只猫猫,跑得快,跑得快……”这回,杨言载歌载舞,站起身后,先是做出了跑步的动作,然后是翘起一只手的食指,摇摇晃晃地指向了喵小米。

    “一只不抓老鼠,一只吃到胖死,真奇怪,真奇怪!”杨言即兴的改编,直接把喵小米目前好吃懒动的状态给唱了出来。

    喵小米还不知道主人在光明正大地贬它呢,它看到了主人的手指,这便抬起脑袋来,声音还很委屈地叫了一声:“妙呜……”

    “嘻嘻,猫猫!”落落仰着小脑袋,看着爸爸笑起来。

    她一时间学不了爸爸这么复杂的新歌,但小姑娘的大眼睛里闪亮起了一种奇特的光芒——她似乎在爸爸的这段歌唱里,迷迷糊糊地感觉到了一种神奇的力量。

    尽管她还不懂,也没办法模仿,但这颗名为“创新”的种子,却是悄悄地在小姑娘的心中埋了下来。

    ……

    跟落落玩了一会儿,杨言安排她和喵小米到一边去玩,然后他自己又回到饭桌那边,继续整理起了落落的旧衣服。

    他将箱子里落落早就不合穿的衣服都拿了出来,摆在了饭桌铺着的报纸上面。以前的衣服收拾得很混乱,杨言想要按照衣服的大小,分成了婴儿阶段的衣服和一岁之后的衣服,重新叠好,然后整齐地摆放起来。

    不过,杨言不知道,落落跟喵小米玩了不到一会儿,她又忍不住抬起小脑袋来,看了看爸爸的方向。

    小姑娘刚才跟爸爸玩得很开心,心里头还依赖着爸爸,还想跟爸爸玩呢!

    但爸爸要“工作”呀!

    小姑娘犹豫了一会儿,悄咪咪地站了起来,把小伙伴撇到了一边,她自己步子慢吞吞的,一步一踌躇地挪到了爸爸的身边。

    这个怯生生的模样,就好像她也在害怕爸爸的责怪一样!

    她的动静,当然躲不过爸爸的眼睛,杨言余光瞥见了小姑娘明晃晃的淡黄色裙装,便下意识地转头看了过去。

    被爸爸发现了!

    落落吓了一跳,她还紧张地顿了顿脚。

    “过来吧!站在那里看爸爸吗?”杨言笑眯眯地招呼着小姑娘,还将她抱起来,让她站在椅子上面,“站稳了,不要摔倒。”

    站在椅子上,落落就能看得到桌子上面的情况,小姑娘的小手扒在饭桌的边缘,好奇地看了看爸爸正在叠着的衣服。

    虽然不认出来那些衣服了,但落落可是很聪明的,她知道,家里这些小衣裳,只有可能是自己的!

    所以,小姑娘眼睛眨巴眨巴地看了看,过了一会儿,她才用软软糯糯的声音问出来:“唔,粑粑,介,介,什么呢?”

    她是想问爸爸在做什么?但小姑娘人小词汇有限,句式也有限,只能这么问出来——已经是很努力才憋出这句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