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 第687章 好朋友,给你看看吧!(2/2)

第687章 好朋友,给你看看吧!(2/2)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生硬地拒绝落落肯定是不行的,小朋友也有自己的想法和脾气,杨言看着女儿那双兔耳朵下面可怜兮兮的小脸蛋,稍微琢磨了一下。

    “杰仔哥哥,叔叔问你哦,你这个棒棒糖,是不是每个人都有的?叔叔也有对不对?”杨言笑着问道。

    小红帽男孩杰仔看向杨言,经常来公司“串门”的他对这个杨叔叔并不陌生,虽然他不知道这个杨叔叔为什么今天打扮得像他爸爸平时穿睡衣那样,但他还是点了点头,老实地回答道:“叔叔也有。”

    “那这样,叔叔和妹妹一人一个,那就是两个,你让妹妹拿两个,好不好?”杨言微微一笑,说道。

    一个太少了,两个应该可以了吧?

    果然,知女莫如父,杨言对落落的心理想法把握得很准确,他这么一说之后,落落就没有再继续抓着爸爸的衣袍了,她转过小脑袋,将视线转向了杰仔哥哥,眼巴巴地等着杰仔哥哥的回复。

    “那好吧!”杰仔低下头,腾出一只手,从篮子里拿出两个棒棒糖,递过去给落落。

    落落开心地弯下了眼角,带着喜意地伸手抓了过来,她小小的手掌抓着两个棒棒糖,还抓得紧紧的,好像在害怕别人会把她的糖果抢走一样!

    其实是抓得不太稳,小姑娘收回小手掌的时候,就将那两个棒棒糖勉强地捂在她圆鼓鼓的小肚子上,这样按着,才不会掉下来。

    为什么不一只手抓着一个呢?

    因为落落另外一只小手还有安排呀!

    只见落落低下小脑袋,空出来的左手在自己裙子上翻了翻,紧接着,她抓起了挂在腰间的小白兔配饰!

    长长的流苏轻轻摇荡,衬托得那只白色的小绒兔更加显目了,小姑娘就这样托着自己的小白兔挂件,递上前。

    “唔,给呢,探探!”落落奶声奶气地说道。

    旁边的杨言看得很惊讶,他心中感慨地想着:“这算是投桃报李吗?给了两个棒棒糖,还一个小白兔挂件?”

    确实如此,落落拿了杰仔哥哥的两个棒棒糖,心里很高兴,就感觉这个小红帽“姐姐”应该是自己的好朋友了,她就很乐意地拿出自己喜欢的小白兔挂件跟对方分享。

    当然,不是给,落落想的是给杰仔哥哥看看!

    只可以看看,不可以拿走哦!

    棒棒糖和小白兔还依然是落落的呢!

    这不,落落拿着小白兔晃了晃,还没等杰仔哥哥看清楚,就收了回来……

    ……

    热热闹闹的门口欢迎会结束后,淘外卖的员工们都穿着各自的衣服,带着各自的娃(有的话),回到他们的工作岗位。

    今天的工作还是要做的,努力工作,等着下午老板们请的下午茶和晚上下班前的抽奖就好!

    杨言也一样,他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夏瑜则是带着落落出去逛一下南粤大学的校园。

    羊城的秋天经常会下雨,有时候连着几天都是阴雨绵绵,今天算是比较难得的晴天,明媚的阳光照在南粤大学校园的树上,仿佛给四季常青的叶子镀上了一层金灿灿的光芒,也晒得人身体暖洋洋的,这样好的天气,不出去走走就太可惜了!

    当然,夏瑜还有一个向导,那就是这段时间留在学校里准备毕业论文答辩的施韵(之前因为父亲的病休学了一年),她今天正好没什么事,呆在住处也闲着无聊,就过来跟夏瑜一起玩。

    “你们穿着这一身衣服,会觉得走路比较麻烦吗?”施韵看到接了长发的夏瑜,还有些不适应,不过相比起接发,汉服对她来说更加稀奇,这便忍不住上手摸了摸,好奇地问道。

    “不会,这衣服其实料子都很轻的,穿在身上,怎么说呢?就跟羽绒衣一样吧,你看着比较多,但实际上不会给你带来很多的麻烦。”夏瑜提了提裙脚,让她看一看,解释道。

    “还挺好玩的,不过我是穿不了了,你看,走在路上,回头率超高!”施韵笑着指了指校道上那些频频回头的同学们。

    夏瑜其实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但她受过玲子小姐一番鼓励,已经对汉服有了别样的理解:“其实还好,汉服是我们民族的传统服饰,我们穿汉服,并不算是标新立异!像国外,岛国的和服,也是有很多人穿,她们对自己的文化有着很高的认同感!我们穿汉服,也是在宣传我们国家优秀的传统文化,让更多人了解和接受它。”

    在民族认同感上,夏瑜还是很容易受到煽动的,在部队大院长大的她,难免带上了一点愤青的思想!

    这个话题没有什么详谈的必要,施韵和夏瑜带着落落在校园里慢慢地溜达,也是渐渐地聊到了她们的工作上面。

    “夏瑜姐,我听他们说,你现在去了省厅对吗?”施韵关心地问道。

    “嗯,不过是临时借调的,我们现在准备成立一个网络应急中心,很多筹备上的工作,需要一点人手,我就被借调了过去。”夏瑜说道。

    “为什么不留在省厅?”施韵语气有些积极地问道,“留在省厅多好?待遇什么的,都要好很多!”

    “这个,我还不知道,现在就想把手头的事情做好了,以后再说吧!”夏瑜笑了笑,说道。

    夏瑜本来就不是一个喜欢想得比较长远的人,而现在她又比较享受现在工作繁忙、有时候会配合网监部门出警的充足感,就更不会想太多了!

    “那可不行,你爸爸应该认识不少人……”施韵为夏瑜感到焦急。

    夏瑜摆了摆手,笑道:“这个我还不知道,不过,施韵,你现在怎么样了?我听说你在考公务员?是不是也准备进入体制了?”

    “是有这个想法,我也报了名,下个月底考试。”施韵点了点头。

    父亲去世之后,她的想法改变了许多,以前对公务员不屑于顾,现在却想要趁着还是应届毕业生的身份,抓住机会考试,争取能在大学毕业的时候拿到编制。

    “笔试还是要靠自己,考过了,应该就好办一点。我考的是我们市的职位,那边我家还是有点关系的。”施韵跟夏瑜说道,她挺擅长钻营的,以前给江源的外包团队拉生意时候就表现出来了。

    “你要回去汕南了?”夏瑜有些惊讶地说道。

    “也不是回去那边,我是这么想的,羊城现在考试比较严格,考汕南的比较有把握!先回去工作两年,然后再找个机会借调上来。”施韵对自己的人生已经有了比较明确的规划。

    “江源呢?”夏瑜疑惑地问道。

    “他本来说跟我一起回去汕南的,外包哪里不能做嘛,然后现在又说想要留下来,准备跟方大哥一起创业。”施韵笑了笑,语气比较轻松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