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 第700章 外婆也是会跳舞的哦!(1/2)

第700章 外婆也是会跳舞的哦!(1/2)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来,落落,外婆带你去跟那些奶奶们一起学跳舞!”吴湘琴看到老头子在出题考女婿了,就伸手拉过落落,招呼小家伙往前走。

    落落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那些红衣黑裙的奶奶身上,她迷迷糊糊地跟着外婆走,但脑袋好像固定在了一个方向一样,她目不转睛地看着人家舞队,直到挨近了,跟着外婆站在侧边,她才猛然回过神来。

    发生了什么?

    小姑娘迷茫地张着小嘴巴,看了看身边的外婆。

    广场有路灯围绕,虽然这路灯淡淡的黄光不算特别明亮,有的还受到树叶的遮拦,但整体环境还是看得清楚的,落落看到了外婆看着她笑眯眯的样子!

    光影的交错,仿佛外婆的脸上自带了一层淡淡的柔光,看起来也是温婉娴静,漂亮着呢!

    其实夏瑜的颜值可以说是遗传自母亲的,性格才是遗传自父亲的,但相比较而言,当初还是二十多岁的姑娘家时候的吴湘琴,是比夏瑜还要好看的!那时候的她,有着京城传统人家的大家闺秀的端庄秀丽,还有着英语教师的一点洋气(她那时的头发是卷的)!

    现在虽然已经五十多岁了,吴湘琴依然保养得很好,她性格温和,心态又属于不急不躁、不争不抢的人,到现在依然头发乌黑秀丽,脸上的肌肤也是红润有泽,不像现在这样,她看着落落笑起来,半条鱼尾纹估计都看不到!

    落落眨了眨大眼睛,看着外婆的眼神里有些羡慕,她也想像外婆一样又好看又有气质呢!

    但今天的外婆似乎不想继续岁月静好,看着可爱的小外孙女,吴湘琴也是一时兴起,轻轻地转动起了半举起来的左手,好像孔雀舞里的动作一样,一条条波纹地荡漾下来。

    外婆可是会跳舞的哦!

    吴湘琴用实际行动来给孙女证明,在小姑娘惊讶的眼神中,她踮起脚尖,双手抱在身前,团团地转了一圈,然后曲腿、伸长,姿势极尽优雅,像极了一只高傲的天鹅!

    落落看得一愣一愣的,小嘴巴都张得大大的,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当然,这个舞不太合适,跟不上人家音乐的节拍!

    “来,落落,跟着外婆一起来!”吴湘琴莞尔一笑,开始拍着手掌,跟落落示意着,让她跟上自己的步子,学着旁边那些大婶、大妈们的简单舞蹈动作,跳了起来。

    看到刚才让自己都有些膜拜的外婆忽然收敛起来,“变得”普通了,落落终于回过了神来!

    小姑娘这时候才意识到外婆是想要带自己一起跳舞舞!

    这可是她最喜欢的呀!

    “嘻嘻!”落落小手在身上无意识地擦了擦,腆着圆鼓鼓的小肚子,跟外婆甜甜地笑了起来。

    她不像其他小朋友那样,混入大人的舞队里会紧张,反而,小姑娘眼里似乎只有温柔的外婆,她跟着外婆,积极地踩着小鞋子,举着小拳头,舞动了起来。

    ……

    暂且不说落落这边,杨言面对着老丈人的考验,心里开始紧张了起来。

    这是一个什么问题?

    广场舞怎么看?

    当领导的人问题都这么抽象,这么令人捉摸不透的吗?

    夏向阳瞥了杨言一眼,看到不懂得掩饰的杨言把紧张的情绪都写在了脸上,他心里就暗自得意起来。

    不过,夏向阳没有给杨言提示的意思,他很悠闲地转过头,背着手继续看正在跳舞的广场舞队,把严肃的侧脸留给了杨言。

    跟老丈人说话,肯定不能用譬如“用眼睛看”这样的俏皮话来作答!

    而且,老夏同志是家乡的父母官,他问的问题,肯定跟民生有关……

    杨言经过一番“缜密”的逻辑分析,终于开口回答道:“夏叔叔,我觉得广场舞还是很不错的,第一,它丰富了中老年人的文化生活,晚饭过后的广场舞,有音乐作伴,又有那么多志同道合的伙伴一起舞蹈,她们退休后的生活也能过得多姿多彩!”

    “第二,广场舞对于中老年群体来说,也是一种不错的身体锻炼项目,跳舞跟公园里老人家打太极拳的意义一样,她们在跳舞中收获到的不仅仅是是友谊、快乐,还有一个健康的身体,何乐而不为呢?”

    杨言没考过公务员,但以前大学里的政治课考试,同样是有这样列一二三的作答要求,所以,他也是硬着头皮地说了起来。

    但是夏向阳没有那么容易就放过了他,目光比较深远的老夏同志指了指广场后面的楼栋,让杨言看过去。

    “看见那两栋楼没有?距离并不远,住在上面的人不会听不到这广场里的音乐声吧?声音还是很大的。”夏向阳说道,“这么大规模的广场舞,你不觉得已经影响到了临近住户的生活吗?”

    杨言愣了一下,他住得离这个广场比较远,都听不到动静,自然没有想过这个问题。而且,胡思萍阿姨那边,天天跳广场舞,还去省里拿奖了,也没见她说广场舞影响到别的住户的情况啊?

    “可不可以关上窗子?这样会安静一点。”杨言迟疑地说道。

    “那可不行,你不能要求受到影响的人民群众去做出妥协,这可不是他们的错!”夏向阳一口否决了。

    “可是这个广场舞已经跳了一段时间了,好像半年都有了吧?”杨言挠了挠头,他想说“存在即是合理”,但又觉得这是在顶嘴,吞吞吐吐地说不出来。

    “这说明物业在和稀泥,或者矛盾还没达到激化的程度!”夏向阳摇了摇头,说道,“但这并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那可能就要有人去协调,让阿姨们挪一个地方跳舞。”杨言只好从另一个角度去考虑老丈人提出的这个问题,他都想不到老丈人对广场舞把持的是一个并不算认可的态度。

    夏向阳跟杨言聊到现在,忽然他失去了继续为难杨言的兴致,而是面色凝重地思考起来。

    “你也说了,羊城现在跳广场舞的人越来越多,羊城可供活动的公共场所不见得会有很多,粥少僧多,换个地方,她们又能换去哪里?”夏向阳意味深长地叹了一声,“羊城是如此,未来荷城的发展也会如此,如果不及时治理,总会酿成重大的群体性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