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 第722章 落落跟爸爸很像呢!(2/2)

第722章 落落跟爸爸很像呢!(2/2)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姐,你放心吧!这里交给我没问题!”杨言在厨房里,劝说着姐姐何晓诗,还掏出手机,笑道,“你赶紧回去换一身衣服,我这就打电话给姐夫,让他开车回来接你!”

    因为去年大哥何晓文在市里新买了一套商品房,暑假乔迁的时候,杨言还带落落回去了一趟。而按照荷阳的习俗,刚刚入宅的人家,当年的春节(至少是除夕)是必须要在新家度过的,所以,何晓文一家今年除夕不回老家过年,他们要等初二那天才回来!

    正因为如此,何晓诗担心家里的事情太多,弟弟忙不过来,就让王建军带着两个双胞胎儿子先回老家,她留下来帮忙打理家务。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姐姐何晓诗这边也有喜事,就是姐夫王建军买了一辆车!

    跟大哥何晓文那边稍有出入,何晓文是因为做老师工资、公积金都比较高,而且大嫂的收入也不低,所以有钱买第二套房子。何晓诗则是因为杨言“借”了十多万资金(何晓诗不愿意占弟弟的便宜,硬说是借,还给弟弟打了借条),她和王建军盘了个店面做生意。

    可能是时来运转,去年何晓诗的生意做得不错,挣了不少钱,不仅给弟弟还了一半的债(杨言转手就把这笔钱留给了母亲,让陆妈妈存着),而且还买了一辆车。

    虽然是几万块的国产车,而且还是皮卡,既可以载人,又可以在生意需要的时候用来拉货,但至少,这可是他们家这么多年以来添的第一个大件!

    所以,谈到这辆车,姐姐何晓诗脸上就不由自主地露出了笑容,她笑道:“你这是让你姐夫又有机会开车出来嘚瑟,你都不知道,有了这辆车之后,他一有时间就开回去,一路上灰尘滚滚,他都不关窗子的,碰到谁都探头出去打招呼,以前都不知道他有这么爱现的!”

    “爱现”算得上是荷阳本地的词汇,就是“爱表现、喜欢炫耀”的意思。

    “这有什么关系?本来就是自己辛苦挣来的,想要衣锦还乡也是人之常情嘛!”杨言笑着替姐夫说上一句,“姐夫也是平平淡淡了一辈子,难得有风风光光的机会,你就让他表现一下咯!”

    其实,杨言也明白,何晓诗之所以会这么说,是因为他们家有着低调、谦虚的传统,这是父亲何国兴从小给他们灌输过的理念!

    所以,即便是现在杨言已经有着上亿的身家,他也没有到处炫耀,没有买跑车开回家显摆的想法。

    ……

    姐姐何晓诗被姐夫接走之后,家里就剩下杨言一个壮劳力了!

    不过,杨言一点儿也不担心,因为他也给大哥、姐姐,甚至更早时候给父亲、母亲打下手那么多年了,早就知道过一个春节,有哪些事情要做、有哪些东西要准备的!

    中午,他简单地煮一顿饭和母亲、落落吃了,然后把落落哄睡着后,他就把下午要拜祭祖先的香、红烛、纸钱、元宝等用品准备好。

    这些都是很琐碎的事情,好在杨言头脑很清晰,该做什么、准备多少,脑袋里都有很明确的方案。

    下午,他先在院子里摆好了桌案,摊开姐姐早就买好的红纸,裁开,准备写对联。

    落落对爸爸做的事情很感兴趣,甚至这个兴趣还超越了她观察那些喧闹的鸡鸭的兴趣,小姑娘带着跟班的小八公,兜兜转转地在院子里巡视了一圈之后,又回到爸爸的身边。

    “粑粑……”只见落落站在爸爸的腿边,努力地抬着小脑袋,又是看着那个她够不着的桌子,又是滴溜溜地转过去去,眼巴巴地看向爸爸,她抓着爸爸膝盖上的裤腿,焦急地哼哼起来。

    “等一下啊……”杨言还在专心地沉腕提笔,写着一条横批,回应就显得有些漫不经心了。

    倒是坐在一边,戴着一副老花镜、慢条斯理地在给小儿子研墨的陆妈妈转过头来,看了看落落小人儿,欣慰地笑了笑,说道:“古话说得好啊,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孩子跟小言你小时候一模一样,每次老何写字,你都要凑在一边看,喜欢书法的孩子,心性一定是好的……”

    母亲的话,让刚刚写完一副对联、正准备搁下笔的杨言不由地愣了愣,他的手悬在半空,脑海里浮现出了一段他都忘得差不多的记忆……

    陆妈妈说的这件事,其实跟落落相比,不能算是一模一样,因为落落要看爸爸写“大字”的年龄是两岁半,而杨言那个时候已经六、七岁了!

    忽然遭遇亲生父母离世的杨言,刚开始的时候有些自闭,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喜欢上了站在一边看养父练习书法,当然,现在杨言隐隐约约能够明白那个时候自己的想法——在看养父何国兴一撇一捺,缓慢而且有力地写字的时候,自己的心就会莫名地平静下来!

    他与书法有缘,但并非真的狂热地爱好书法,这也是为什么,杨言到现在,书法的水平在何老爷子看来也只是跨过了初学者的门槛而已,而且他到了羊城之后,也很少会主动地练习书法。

    相比之下,他更加痴迷于计算机、程序和网络的世界。

    这样想起来,杨言听到母亲对自己的夸奖,都有些惭愧了。

    陷入回忆和自责的杨言,在原地发呆了很久,这就让落落等得有些着急了!

    被可怜地落在一边的小姑娘,都忍不住抱住爸爸的小腿,委屈巴巴地噘着小嘴巴,一边“唔唔”着,一边不开心地扭起了小屁股。

    爸爸怎么不理睬自己呢?

    你的小可爱在这儿呀!

    落落的这番动静,终于把爸爸的思绪拉了回来。

    杨言微微后仰,低头看着想要凑热闹的小家伙微微一笑:“你也想要看是不是?来,爸爸给你整一个‘宝座’!”

    他拿过来一只塑料的扶手椅,用平时垫在树荫下面的躺椅里的靠枕,将两边扶手的大口堵住,然后将落落抱了过来,把她的小鞋子脱掉,让她只穿着小袜子站在椅子上面,这样,小家伙可以在一个像堡垒一样安全的环境里,看爸爸写对联了!

    “嘻嘻!”落落不记得以前她还被大伯何晓文抱起来让她站在桌子上或者坐在桌子上看大人们写对联了,现在可以跟爸爸“平起平坐”,小姑娘很是满意,她两只小手按在桌子上,眉开眼笑地看着爸爸,喜滋滋地笑了起来。

    不过,跟去年的表现不太一样,已经变得活泼好动的小姑娘,很快就不会只满足于看爸爸写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