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 第752章 别打扰我看落落(2/2)

第752章 别打扰我看落落(2/2)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落落还会画画?外婆可是要看看!”吴湘琴一直坐在旁边,疼爱地看着小姑娘,这会儿,她更是喜出望外,起身走向电视柜那边,翻寻着纸和笔,想要见识一下落落的画画水平。

    当然,吴湘琴也不是不知道落落小人儿是不可能有多么卓越的绘画功底的,就好像落落说她会跳舞、但跳起来还只是跟蹦跶差不多一样!

    但即便是再稚嫩的绘画,在老人家疼爱的眼神里,那都是跟传世杰作一样,让人忍不住欢喜地想要去欣赏一番!

    可是,等她翻出纸和笔来,递给落落的时候,小姑娘却嘟起小嘴巴,小手往身后一缩。

    “唔,不素,不素介个!”落落并不是要拒绝外婆,她后来又伸出小手,指了指外婆手里的签字笔,认真地跟外婆说道,“素大大,大大笔呀!”

    还是夏瑜了解落落和杨言,她一听就明白是什么回事了。

    “妈,她说,那天她用来画画的,是一只大笔,毛笔,不是这种小小细细的圆珠笔!”夏瑜笑道,“肯定是这样,杨言他们家都是写书法的,听说他父亲还是书法家呢!”

    “哪个父亲……哦,那位何老先生!”吴湘琴其实还是看过杨言的一些调查资料的,但她刚才忘记了,下意识地问了一声,紧接着她才反应了过来。

    落落不知道外婆和妈妈在打什么哑谜,她回头眼睛眨巴眨巴地看了看妈妈,然后再度回头,跟外婆点了点小脑袋,声音软软地说道:“嗯呢,猫笔!”

    毛笔和猫笔应该都差不多,毛都软软的。

    “毛笔啊,外婆想一想,好像有!”不过,在夏家,毛笔可不常用到,吴湘琴仔细地想了想,才想起来夏向阳很早以前拿回来过一套毛笔,那套毛笔,似乎就放在了夏向阳的书房里。

    显然,夏向阳拿回家“珍藏”的毛笔不会是路边摊那种几十块钱一支的普通毛笔!

    那是夏向阳从京城的战友那儿“淘”来的,数百年的文房老店荣宝斋出品,精选黄狼尾做的笔豪,黄花梨木做的笔杆,不仅打磨得圆润光滑,而且上面的纹理看上去也是相当古朴美观,很有收藏的价值!

    但这样一套价值上万的毛笔,在夏家也只是一个小摆件,夏向阳没用过、没看过,全靠吴湘琴去打理上面积攒的灰尘。

    吴湘琴可不在意这些,她想到了,便兴冲冲地走向书房,敲开房门,在夏向阳和杨言的注视中,面不改色地取下了这套毛笔,然后随便在桌子上拿了一瓶钢笔用的墨水,施施然地走了出去。

    其实这时候,夏向阳和杨言的谈话已经差不多要结束了,他都叫杨言要有自信了,剩下的只是他在跟杨言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

    “落落要画画?用毛笔?”夏向阳反应了过来,他的兴致被激发了起来。

    杨言刚才一直在注视着丈母娘的举动,这会儿,他终于忍不住了,小声地跟老丈人提醒一下:“夏叔叔,阿姨拿的那个,好像是钢笔的墨水,钢笔的墨水,不太适合拿来给毛笔用啊!”

    确实如此,钢笔用的墨水和毛笔用的墨水是不一样的,钢笔用的墨水是溶液。而毛笔用的墨水,或者应该称之为“墨汁”,是属于混悬液,里面是碳颗粒和水的混合,这样的墨汁比较粘稠,如果用到钢笔里,时间长了就会堵笔,写不出字来!

    钢笔用的墨水用来写毛笔字倒不是不可以,只是效果肯定要差很多,因为它不够粘稠,写起来墨水容易流淌开来,影响字形!

    不过,即便杨言发现了这个问题并且提出来,夏向阳也没办法给他解决。

    “我这里没有毛笔写的墨水!”夏向阳看着杨言,两人大眼瞪大眼,一时间找不到更好的解决办法。

    在这里发呆也不是办法!

    他们看了对方一会儿,便不约而同地提议道:“我们出去看看(吧)!”

    杨言和夏向阳从书房走出来的时候,客厅那边,吴湘琴和夏瑜已经给落落摆好了架势,她们腾空了半边茶几(夏向阳家的茶几比较矮,刚好适合落落这个小人儿),茶几面上铺上了几层防止墨水透过去报纸,上面则是摆了一小叠从打印机里拿出来的白色A4纸,显然,落落要在这A4纸上“作画”了!

    “落落,你要哪支毛笔?”夏瑜打开了那套毛笔的包装木盒,竖着展示女儿看,笑着问道。

    金色的缎布下面摆着五支古色古香的黄褐色毛笔,从左到右是从大到小的摆放顺序,每支毛笔的大小还是不一样的!

    当然,落落一眼就看中了最小的那支毛笔,或许在她看来小小的很可爱,小姑娘喜滋滋地呲着小牙齿,跟妈妈笑着指了指那支小毛笔,奶声奶气地说道:“嗯呐,介,介个!”

    夏瑜毫不犹豫地取了出来,递给落落,她还指了指旁边打开着的墨水瓶,说道:“落落,你拿笔蘸这里,然后就能写了!”

    杨言看着那钢笔用的墨水瓶,忍不住挑了挑眼皮。

    一支刚刚启用的高档毛笔,直接就蘸上了这种稀稀拉拉的墨水,真叫人看着心疼!

    但也没办法,夏家没有墨水,只能是将就着用了!

    “其实这种毛笔,是适合写工笔小楷的!”杨言不忍直视,便转头跟老丈人嘀咕了一声,给他科普起来,“适合画画的应该是那支一点零口径、五点多笔锋的毛笔。”

    杨言顿了顿,才接着苦笑地说道:“不过那支毛笔大了一点,落落估计控制不好,我在家也是给她拿小的毛笔玩。”

    没错,是玩!

    杨言不觉得女儿那胡乱的涂抹是画画。

    然而,夏向阳并不想听杨言在那里嘀嘀咕咕地讲话,他行伍出身,自认为是个糙汉子,哪里会舞文弄墨?

    所以,夏向阳给了杨言一个不耐烦的眼神,让他慢慢去领会:一边去,别打扰我看我外孙女画画!

    “麻麻,探探!”落落已经抓起了那支小毛笔,小手攥得紧紧的,还举高高,兴奋地伸给妈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