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 第791章 落落吃不完了(2/2)

第791章 落落吃不完了(2/2)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能只吃肉肉哦!来,爸爸给你烫一个蔬菜吃,就娃娃菜好不好?”杨言夹起一片娃娃菜,跟落落示意一下。

    落落小手还在指着热气滚滚的锅,似乎那些肉肉都是在锅里,自己长出来的!她的视线转移到了爸爸的筷子上,看着那一片新鲜的黄色嫩叶,漂亮的大眼睛眨了眨,似乎在肉肉和蔬菜之间犹豫着。

    好像落落也没有吃很多肉肉呀,怎么爸爸不让落落吃肉肉了?

    不过,落落不是挑食的孩子,她喜欢吃肉肉,也喜欢吃很多蔬菜,比如口感鲜嫩的娃娃菜,等确认是自己喜欢吃的东西后,她便点了点小脑袋,嘟着小嘴巴跟爸爸说道:“唔,好……介,介要,要输,输呢!肚子疼疼……”

    翻译过来的意思很简单,落落想告诉爸爸,现在这个还不能吃,要熟了才可以,吃不熟会导致肚子疼!

    这当然是以前爸爸教她的生活小常识——吃东西要吃煮熟的!

    只是杨言以前教的时候,自己都不觉得落落会听明白,只是想通过不断地教导,让落落潜移默化地养成一个健康生活的好习惯!他没有想到落落还记得那么清楚,而且这小姑娘自己理清楚了这其中的逻辑,套用到了娃娃菜上面!

    当然,雷震天、吴艺他们眼中的落落不只是聪慧过人,他们看到更多的是小家伙说这话时候的样子,太萌了!

    不知道是不是担心爸爸听不明白,落落说话还带比划的,她收回小手后,就抱住了自己的圆鼓鼓的小肚子,细细的小眉毛微微耷拉着,忧心忡忡地看向爸爸。

    这抱紧自己的样子,太惹人怜爱了!

    雷震天看着这萌萌哒的小落落,心底的柔软被触动了,他都不愿意干坐在旁边看着,直接拿起公筷,一夹就是好几片娃娃菜,放到沸腾的白汤里,一边涮着,一边嚷嚷道:“咱们落落说得对,吃东西要吃熟的,来,雷伯伯给你夹!”

    杨言好笑地看着跟打了鸡血一样的老雷,摇了摇头,索性交给他去表现。

    娃娃菜熟得也快,没一会儿,雷震天便伸手拿过落落的小碗,端到不锈钢大锅前,捞起了软塌塌的菜叶子。

    一片、两片……

    很快,落落那个本来就很小的碗就被堆出了一座小山。

    落落呆呆地看着,虽然觉得不对,但还不知道哪里有问题。

    还是杨言担心防止雷震天这家伙把在北方买菜的习惯发扬光大,赶紧拉住了他,哭笑不得地说道:“好了,好了,这么多,落落吃得完吗?”

    落落眨了眨大眼睛,似乎从爸爸那里得到了灵感,她眼神活泛起来,声音弱弱地呢喃道:“唔,吃不完了……”

    “吃不完了!人家落落都懂得这个问题,你看看你!”吴艺抱着小山竹一摇一晃地走过来,推了雷震天一下,埋汰道。

    杨言接过了碗,把多余的娃娃菜夹到自己的碗里,只留下两片垫在碗底,递给落落,他笑眯眯地跟小家伙说道:“这样不多了,快吃吧!”

    落落低头看了一眼,紧蹙着的小眉毛才舒展了开来,她握着小勺子,在碗里挖了挖,一下子就划拉出了两片娃娃菜。

    有点多?

    “西,西不,了呢……”小姑娘自己嘀咕了起来,好像在跟空气解说着自己的举动一样,但实际上,这声音太小了,没有谁听得清楚,她也不管别人听不听得到,自己掂着小勺子,上下地抖了抖。

    一片娃娃菜滑了下去,掉回到碗里,但没等落落高兴起来,另一片菜叶子也紧随着滑落了下去……

    “哎呀!”小姑娘有些懊恼地叫了一声,但这只是微不足道的小挫折,还不用向爸爸求助,她自己又元气满满地咧着小嘴巴,对付起了眼前的食物。

    落落的动静,暂时没有能够引起大人们的注意,因为他们又开始聊起了新的话题。

    “言子,你当初不是保研吗?后来是跟老师申请了休学对吧?”方婧玉关心地问道,“什么时候要回去上课?”

    “当时是申请了休学两年。”杨言还是记得自己的学业问题的,虽然以他现在的水平,回去学校还指不定谁教谁,但是国内的情况不是修满所有学分就能拿到毕业证书的,杨言还得按部就班地读完两年,把论文写出来才能完成研究生的攻读。

    “那就是今年了?”吴艺掐指一算,惊讶地说道,“没两个月,你又要去上课了?那落落怎么办?”

    “落落也要去上课啊!”夏瑜笑着说道,“杨言去读研,落落也要去幼儿园,刚好,两个事情不冲突。”

    “我跟导师沟通过了,他说我到时候回去报名,开学时候上两节课,跟老师们碰个面,混个脸熟,然后等期末的时候回来考试就行!其他的,就是如果有项目需要,我再远程参与一下,不脱离集体。平时倒不用天天去学校。”杨言笑着补充道。

    毕竟是南粤大学出了名的企业家校友,不是普通的学生,杨言也是享受了一把特权带来的好处!

    “那就有意思了,言子你跟江源一块保研,结果江源今年毕业了,你今年才开始上学!”方婧玉笑道。

    “他也没有今年毕业,之前因为施韵父亲生病,江源也是请了大半年的假,现在也要再读一年。”杨言笑道。

    “对哦,施韵,我也听说了她家里有变故,但那时候太忙,都忘记了这回事。哎,我这个做班长的有点不够格,同学们家里有困难都不知道……”方婧玉有些懊恼地说道。

    看到方婧玉情绪低沉起来,雷震天便摆了摆手,瓮声瓮气地说道:“你是我们的班长,又不是施韵的班长,你不知道也正常,自责什么?”

    “施韵是江源的女朋友,而且,以前她也经常来我们班上玩,我应该关心一下的。不知道他们经济上有没有困难,那时候我要是组织一下募捐,可能他们家里也能减少一点压力,我听说隔壁班去年也是这样,有同学出了车祸,就号召了全班同学给他捐款……”方婧玉太善良了,总是想要身边的人、亲近的人都好好的。

    “那倒不用,我们给他钱,他都不要,施韵父亲是公务员,医保就报销了很多。”杨言安慰道,“而且,现在这事都已经过去了,班长你不要太放在心上,现在江源跟施韵他们好着呢!说不定过上两年,咱们就要喝他们的喜酒了!”

    “好好的就行!喝喜酒肯定是要的,我回去份子钱要先攒起来,不然到时候兜里没钱。”方婧玉这才重新振奋起来,还笑着开起了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