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 第816章 明天落落怎么办?(2/2)

第816章 明天落落怎么办?(2/2)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虽然是周六,但夏瑜还是不能陪落落去跳舞,她来单位值班了。

    目前她还是以借调的身份留在省厅的网络监管部门上班,工作的内容跟以前在沙坪街道派出所的相比稍有变化,可是工作的状态还是没变?——没有固定的双休日,什么时候休息要看排班表的安排。

    今天夏瑜本以为又是坐在办公室里写写材料、翻翻案宗的一天,不过,没想到她在整理粤省各地汇报上来的涉及网络方面的案子时候,她竟然有了意外的发现!

    值得一提的是,因为去年社交媒体和线下民警协同救人一案让粤省出了风头,而且后面夏瑜所在的部门提出的相关提案得到京城的嘉奖,今年粤省公安厅就想继续在网络安全这一块做文章!

    年初的时候,省厅就向下面县市的公安局下达命令,要求他们每个月向省厅汇报涉及网络安全方面的案子,专项治理、集中攻坚!

    虽然只是一个文件发下去,但是省厅对此非常重视,还下达了指标要求,每个市每个月至少要汇报一个案子,并且列入了考核的标准!

    所以,为了完成任务,很多城市的公安局都绞尽脑汁地去寻找与网络安全相关的案子——这是他们以前不太重视的领域。

    一开始甚至还有某个市汇报了一起网吧斗殴事件,但即便不是这样不相干的案子,各地市汇报上来的案例也是五花八门,差不多可以做成一档法制节目了!

    这样以指标为要求来开展的网络安全的专项行动,显然是有些过于形式化,但它也不是没有好处,像夏瑜今天整理时候看到的案子,放在以前,可能就要被下面缺乏警力资源和技术资源的派出所无奈地搁置起来了!

    现在网络安全问题受到重视之后,它才受到了上级公安局的重视,并且汇报到了省厅,来到了夏瑜的手中!

    ……

    晚上回家,夏瑜便兴冲冲地找上了杨言。

    “案子发生在凤城,报案人是一名33岁的聂姓女子,在一家事业单位工作,按理说她学历不低,也比较有见识,不应该这么容易被骗才对。但三个月前,她在网上一个相亲聊天群里认识了一位自称是在期货公司上班的男子姜昌……”夏瑜没能把案宗带回家,就在饭桌上跟杨言简述起来。

    从姜昌发的照片上看,姜昌可是一个在鹏城工作、收入很高、又喜欢健身的阳光帅气的理想对象,而在现实中被称为“剩女”、又被家人催得比较紧的聂女士也比较渴望爱情和婚姻,她发现和对方聊得很合拍,便被对方的甜言蜜语打动,两人很快就在网络上成为了男女朋友关系!

    这本来是一个现在比较“时髦”的网恋爱情故事,可是,事情发展并没有像聂女士遐想的那样!

    “聊了差不多一个多月,姜昌就向聂小姐推荐了一个期货交易平台,说他有内幕消息,可以帮聂小姐稳稳地挣到钱!”夏瑜讲到这的时候,杨言便摇起头来。

    “这很明显就是骗局,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杨言叹息着说道。

    其实不管什么样的骗局,不管骗子们用的是什么样的手法,实际上他们的套路都差不多!当初自称是安科的安广胜骗杨言姐夫和他们村人的时候,不也是承诺说可以办社保,以后有更高的回报吗?

    “没错,以前我们上课的时候,老师就说,只要不贪,就不会被骗,像那些年化回报超过百分之十的基本上都是骗子!”夏瑜点了点头,接着说案子,“本来聂小姐就不懂股票、期货,但出于对姜昌的信任……”

    或者说被姜昌的“美色”冲晕了头脑,她尝试着在里面投入一两千的资金,没想到真的有挣钱,她不到一个星期就挣了三百块。

    接着聂女士就陷入了比美色更加可怕的陷阱——贪心!

    她再次投钱进去的时候,已经是三万多的本金,日益增长的收入也使她越来越大胆,一个月内,她陆陆续续地投入了接近六十万的资金。

    按照聂女士的说法,她是想要抓住机会挣更多的钱买房!

    但这六十万资金,有一部分是她从朋友那儿借过来的……

    也幸亏姜昌收网得早,不然聂女士日益膨胀的欲望,都不知道会不会驱使她做出违法的事——比如挪用单位购买器材的钱……

    “这个期货交易平台,应该是假的吧?”杨言眉头紧锁,听完夏瑜的讲述之后,他就抓住了重点。

    “没错,这个平台是假的,所有关于姜昌的信息、照片都是假的!”夏瑜点了点头,“凤城那边立案之后,根本找不到姜昌这个人,他就跟人间蒸发了一样,追回聂女士的损失也是不知道从哪里下手!”

    “但这个案子,让我想起了之前咱们破的那个电话诈骗案,你说有没有可能,我们可以跟之前一样,通过技术的手段,找到那些骗子?”夏瑜期待地看着杨言,说完之后,她忍不住又补充了一句,“当然,我也知道这个案子跟之前那个的区别,之前我们那个案子是骗子还没收手,现在这个,姜昌应该不会再出现了,他扣扣号都已经被注销了,扣扣那边也提供不了什么有效的信息,那些IP地址都是假的……”

    接触了那么多网络安全方面的工作,夏瑜现在倒也不再像以前那样,是个网络小白了!

    “我现在也不知道有没有办法找到这些骗子,因为我试试,才知道对方有没有彻底销毁那些可以追踪到他们的线索!目前我的设想,就是这个期货交易平台有可能会成为我们的突破点,但也不一定,因为对方既然能弄出这样一个平台,就说明他们有比较厉害的技术人员,他要是把手尾都清理干净了,那我也没辙。”杨言跟夏瑜如实地讲道。

    “那明天你跟我去单位,咱们又可以联手破案了!”夏瑜忽视了杨言这一段话,她只看到了破案的希望,这就足够了,这便摩拳擦掌,兴奋地说道。

    “明天?明天恐怕不行,我要是去你单位了,落落怎么办?她明天还要学跳舞!”杨言哭笑不得地说道。

    对哦,还有落落!夏瑜这才想了起来,自己忙工作都忘记了落落明天还有“课”!

    估计是听到了自己的名字,早早吃完饭在客厅那儿玩的落落下意识地抬起小脑袋。

    爸爸、妈妈在叫自己?

    好像爸爸在说跳舞什么的?

    小姑娘眼睛一亮,小脸蛋上露出了高兴的神情,她小手儿按着尽职尽责的小八公壮壮的身子,拱了拱小屁股,麻溜地从地毯上爬了起来。

    “嘻嘻,粑粑!”落落清脆的声音,伴着她欢快的脚步声传到了正在说着话的杨言和夏瑜的耳朵里。

    你们的小宝贝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