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 第206章 落落小皇帝一样的坐姿(2/3)

第206章 落落小皇帝一样的坐姿(2/3)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杨言他们自驾游,追求的是一种悠闲、自由的旅游体验,所以行程安排得也有点不走心,来到端州一个下午了,他们什么事情也没做,就是在酒店下面的购物广场悠闲地转了一圈,然后就回到酒店去休息。

    到了傍晚,他们才开车出来觅食。

    杨言也不认识路,还好,现在的手机导航已经可以用了,虽然体验还不是很到位,但他还是磕磕碰碰地找到了目的地。

    不再是什么精致的餐厅、豪华的饭店,杨言带夏瑜来的,是一家坐落在普通闹市区里的大排档!

    不过,从门口马路上停着的车,还有里面拥挤、热闹的食客们来看,这家店的生意可比一般的大饭店好多了!

    “这家店我是在网上看的,很多网友推荐,说他们这里的茶油鸡,还有竹笋的味道不错!”杨言笑道,“来到端州,当然还是要尝一尝这里的特色菜。”

    夏瑜已经饿得前腹贴后背了,下了车后,她皱起鼻子,努力地嗅了嗅空气中飘散而来的饭菜香味,肚子便咕噜噜地响了起来。

    落落被妈妈抱着,她听到了这个很明显的动静,好奇地撑起自己两个小胳膊,低头看了看妈妈的肚子。

    发生了什么?

    小姑娘又看向了妈妈,她那天真无邪的大眼睛,把夏瑜看得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不许告诉你爸爸!”夏瑜羞赧地抬起一根食指,跟落落嘘了一声。

    然而,落落还是没弄明白,妈妈是想让自己做什么,她歪了歪小脑袋,一脸无辜地嘟着小嘴巴。

    这么热闹的大排档,包厢自然早就没有了,杨言他们被安排到一个客人刚刚离席、还在收拾中的大圆桌。

    “有宝宝座椅吗?给她坐的。”杨言跟拿茶水、碗筷过来给他们的服务员问道。

    服务员小妹还很年轻,十六七岁,扎着马尾辫,很青涩的模样。她满是歉意地跟杨言摇了摇头,还有些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

    “没关系,我只是问问。”杨言笑了笑,没有为难她。

    毕竟不是什么高档的餐厅,服务做不到面面俱到,这也很正常。

    杨言把落落抱了过去,跟服务员小妹询问菜式,让她帮忙推荐几个饭店的招牌菜。

    夏瑜则是很娴熟地用茶水烫起了三个人的杯子碗筷,尽管这个动作没有什么科学依据,消菌杀毒也只是停留在自我安慰的层面,但在粤省,在外面吃饭,这都是很正常的流程。

    一会儿,杨言和夏瑜都坐了下来,一边聊天,一边等着上菜。

    不过,被爸爸抱在怀里的落落开始扭动起来!

    可能是平时吃饭的时候,她都拥有自己的小椅子吧?现在小姑娘觉得被爸爸抱着,大胳膊搂在身前,她有点不自由。

    小姑娘瞅了瞅爸爸坐着的这个大大的塑料扶手椅,又瞅了瞅同样是自己坐着、不是被爸爸抱着的妈妈,她终于忍不住在爸爸的怀里挣扎抗议起来:“嗯,嗯……”

    “落落怎么了?”杨言拉起小姑娘的小手,放在嘴上亲了亲,关心地问道。

    落落指了指旁边空着的塑料扶手椅,然后抬起小脑袋,眼巴巴地看着爸爸。

    知女莫如父,杨言一下子就弄明白落落的想法了,他微微有些惊讶,笑着问道:“你也想要坐在椅子上?但这个椅子很大哦!”

    落落眨了眨大眼睛,然后又看向那个塑料扶手椅,她“唔唔”两声,终于用她稚嫩的小声音说了出来:“要……”

    小姑娘软软糯糯的回应,让杨言生不出拒绝的想法,他只好挪动屁股,坐到旁边的空椅子上,然后他将落落抱到他们刚才坐的地方。

    这样,他就能和夏瑜一人在一边保护着想要自己一个人坐的小姑娘。

    “你要坐稳稳哦,不可以动来动去,要是从这里掉下去可就不好了!”杨言扶着女儿的小身子,让她坐下来,然后笑着指了指靠背两边跟扶手形成的大窟窿,提醒道。

    落落好奇地跟着爸爸的手指往自己身边看了看,但她小小的脑袋里,还没有能够构建出太多可能发生的画面。所以,迷茫地转回小脑袋后,小姑娘索性不去想了。

    只见落落背靠着塑料靠背,一边将小脚丫往前面蹬了蹬,让自己能够舒展地坐好,一边抬起小脑袋,欣欣然地看向爸爸。

    瞧她眯眯的笑眼中流露出来期盼的小表情,好像想要爸爸看看她坐在这个大人的椅子上的可爱模样呢!

    夏瑜看了看小姑娘腆着小肚子,有点小得意的坐姿,又看了看她身上黄色的卫衣裙,以及同样是黄色的椅子……

    “你看看,你看看她,坐得跟一个小皇帝一样!”夏瑜不由地笑起来,伸手招呼着杨言,让他看落落。

    杨言这时候才发现女儿“黄袍加身”的巧合,他忍不住也是哈哈地笑了起来。

    别看落落还有些听不懂,小姑娘聪明着呢!

    瞧见两个大人看着自己大笑,感觉是在笑话自己一样,小姑娘便不依地噘起小嘴巴,一边“唔唔”地哼着,一边在椅子上扭了扭。

    “好好好,不说了。”杨言连忙哄了起来。

    ……

    粤省各个地方的特色美食看上去都大同小异,不管是茶油鸡、白切鸡或者客家的窑鸡,似乎都只是鸡的不同做法。

    杨言和夏瑜之前也是这么认为的,并没有给予茶油鸡太多的期待值。

    甚至,菜上来的时候,夏瑜还笑着和杨言说道:“这个茶油鸡,怎么看起来有点像酱油鸡啊?”

    确实,鸡皮的色泽有点像涂上了一层酱料,但没有酱油鸡的颜色那么深,而鸡肉滑嫩,又如同白切鸡一般,看起来让人食指大动。

    不消多说,杨言将一截肥嫩的鸡腿夹到夏瑜的碗里,自己也夹了一块鸡胸肉,两个人闷头开吃。

    “哇!”夏瑜一口就把鸡腿吃得只剩下骨头和一层薄薄的肉,鲜香滑嫩的茶油鸡肉,顿时香得她都差点要把舌头给吞下去了,最后好不容易吃完,才迫不及待地跟杨言赞叹起来。

    鸡肉的味道不错,夏瑜还忍不住小口小口地啃起了鸡腿剩下的骨头。

    听着她“咔咔咔”的将骨头咬碎的声音,杨言有些哭笑不得地转头问道:“不是还有这一大盘吗?用得着吃骨头吗?”

    夏瑜吸了吸骨头,才恋恋不舍地扔下来,她舔了舔油汪汪的嘴唇,得意地跟杨言说道:“那是你不会吃,人家茶油的味道都浸到了骨头里!”

    看到妈妈吃得那么神采飞扬,一个人坐在椅子里的小姑娘终于忍不住了,她抓着扶手,哼哼唧唧地爬起来。

    还好,杨言一直留意着落落的动静,见她爬起来,连忙伸手扶住这个不安分的小家伙。

    “爸爸!”落落可怜兮兮地看着爸爸,小手指向了桌子上那盘好像很好吃的茶油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