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 第264章 个人英雄主义使不得(2/3)

第264章 个人英雄主义使不得(2/3)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都给我蘸好了啊!我一再强调,我们是靠婶摸吃饭的?嘴皮子,嘴皮子,嘴皮子!你们看看,都跟我来了羊城多少天了?这个普通发,还是讲得跟屎一样啊……”

    下午的阳光从褪色的玻璃上折射进了楼道,昏黄发醺,更是给人一种岁月陈旧的感觉,夏瑜踮着脚,小心翼翼地走在楼道里,不过才走了一半,她便听到了三楼传来粤式普通话的训斥声。

    “取得客户信任需要什么?亲切感,亲和力,你们三过,连发都讲不好,我一听就觉得像骗子,我都骗不了,怎么骗得了客户?”

    刚才夏瑜和杨言他们在车里等援兵到来,没想到却看到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带着一个像跟班一样的女孩子从外面走过来,走进了这栋大楼里。

    夏瑜觉得这两个人肯定是关键角色,便忍不住跟了出来,杨言怎么拉都拉不住!

    现在听到这话,夏瑜便心中暗喜,自己和杨言这趟没找错,三楼的这里,果然是电信诈骗犯的窝点!

    不过,还好,虽然夏瑜有点冲动,但她不傻,没有不顾全大局便冲上去抓人,她一直保持着警惕,不仅留心避开了楼道里装的两个监控摄像头,现在听到了动静,也只是悄悄地掏出手机。

    她打开了手机的摄影功能,悄悄地在楼梯转角处探出手机的摄像头部分,拍摄起来。

    透过屏幕,夏瑜能够隐约看到,走廊尽头,那个西装男正在训斥着三个俯首帖耳的男人,而站在那个跟班女孩身后,还有两个男人。

    这两个人是谁?

    很快,夏瑜也有了答案。

    “你们不知道学学小沈、小王,看看他们这两个月赚了多少单,拿了多少提成?还整天一个个吊儿郎当,就知道拿手机聊qq啦,丢漂流瓶啦,撩妹啦!我一巴掌啪死你们喔!”

    “小沈、小王?”夏瑜心里闪过一道念头,“会是骗了李阿姨的那个小王吗?”

    不管怎么样,夏瑜先用手机,偷偷地拍了每个出现在走廊上的人的样貌,虽然大多都是侧脸,但以后抓捕时候,就可以对照照片,不会再有漏网之鱼了!

    “你们三过,不要以为跟我沾亲带故、是我从老家带过来的就阔以不努力!我们是现代化企业,用的是高科技的手段来挣钱,所以也要有现代化企业的管理,不讲亲情,不拉帮结派,不养闲人的。嗖以,你们给我听好……”(注1)

    夏瑜拍了一会儿后,生怕被发现,便将手机揣了回来。她躲在楼道里,竖着耳朵听了一会儿,便大概地摸清楚了这些人的裙带关系。

    这个老板的训斥教育也很快结束了,他挥了挥手,叫所有人回去“工作岗位”,他也带着那个花枝招展的女孩进去了一个好像是办公室的房间。

    “正好,全都在!”夏瑜按捺下激动的心情,悄悄地又溜回了楼下,她要等陈哲带援兵过来,便将这群骗子一网打尽。

    但夏瑜刚刚来到她的mini cooper旁边,她却惊讶地看到,车上空无一人。

    杨言呢?

    落落呢?

    夏瑜紧张了起来。

    不过,这时候,她的手机忽然轻轻地震动了起来。

    夏瑜拿起来一看,是杨言的电话!

    她连忙接起来,因为害怕动静引起犯罪嫌疑人的警惕,她的声音都不敢亮起来,只能小声问道:“你和落落去哪里了?”

    “后面,看到没有,那辆大金杯,快过来!”杨言给了她一个简单的指令。

    夏瑜心里疑惑着,但考虑到有可能是陈哲他们到了,她便快步走了过去,她刚刚走近了,那辆面包车的侧拉门划拉一声打了开来,沙坪街道派出所的所长邱学民那张略带愠色的脸出现在了夏瑜面前。

    怎么会是所长?夏瑜吓了一跳。

    “快上来!”邱学民恨铁不成钢地瞪了她一眼,挥手说道。

    这会儿,夏瑜才想起来,这辆大号金杯,不就是她们所里的公务用车吗?之前她和陈哲,还有所里几个领导去市局领奖,还是坐的这辆车!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夏瑜走进来,侧拉门便哐啷一声被关上了。

    这时候,夏瑜才看到,大号金杯面包车宽敞的空间里,还是被塞了满满的一车人!

    中间的位置坐着杨言和落落。

    小姑娘坐在最里面,虽然她现在有点害怕(因为周围都是很陌生的大叔),但听到开门的动静,她也是忍不住好奇,小心地扒拉着爸爸的胳膊,微微探着她可爱的小脸蛋往外望,看到妈妈时候,她便高兴地露出了激动的笑容,大眼睛明晃晃的,仿佛能照亮有些黑暗的车厢。

    杨言将笔记本抱起来,抱到腿上,把身边的位置留给了夏瑜,他苦笑地跟夏瑜传递了一个无奈的眼神,表示自己也是忽然被叫过去,根本没有机会给夏瑜通风报信。

    夏瑜没有怪杨言,她的视线环绕了一圈,看到了除了坐在前头的司机、所长邱学民、楠叔罗绪楠以外,最后一排还坐着四个民警。其中就包括一脸尴尬笑容的陈哲和今年才入职的新人警察、陈哲的徒弟曾柯尧……

    哲哥怎么跟所长打小报告了?

    夏瑜有点埋怨地看了过去。

    但这时候,之前一直对夏瑜和颜悦色的所长邱学民严肃的声音把她的视线拉了回来:“夏瑜同志,你别看陈哲,要不是陈哲,我都不知道你都这样无视组织纪律,擅自行动,差点捅出大篓子来!今天作为你的长辈,也作为你的上司,我要好好批评一下你!”

    夏瑜没有官二代那种桀骜不驯的脾气,她还是坐在杨言的身边(面包车里站不直,只能坐下来),乖乖地低下头来,就好像前面那三个骗子一样,低眉顺眼地听候领导的数落。

    邱学民知道夏瑜父亲的地位,也跟夏瑜的父亲有着一层部队的关系,当然不会拿夏瑜怎么样,但今天夏瑜做的事情,其实就是中华官场最忌讳的,他也不得不替夏瑜父亲,来和夏瑜讲讲道理!

    “不管是当兵,还是当警察,我们强调的都是要听命令,不允许擅自行动,不允许搞个人英雄主义!你这样,自己和小杨两个人,偷偷查案,偷偷摸上门想要去抓人,你考虑过这背后存在的风险吗?考虑过行动失败后会有什么后果吗?考虑过……”

    邱学民顿了顿,他伸手指向了杨言身边的落落,痛惜地说道:“考虑过孩子的安危吗?你们两个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了,办案还带孩子出门,这么小的孩子,你们忍心把她放在这么危险的环境中吗?你就不怕这些诈骗分子是一群亡命之徒吗?”

    夏瑜还是低着头,不敢辩解,乖乖听训。倒是旁边的落落有了反应!

    邱学民指过来的时候,小姑娘若有所觉地抬头看过去,正好看到那个大叔凶巴巴的脸和指过来的大手指,这一幕,便让小姑娘的脑袋微微地往后一仰,好像愣了愣。

    这还只是导火索,邱学民眉毛竖起表现出来的“凶恶”表情,还有那训斥的语气,严厉的声音,看在小姑娘的眼里,听在小姑娘的耳里,就好像他就是在向自己撒火一样!

    “唔……”落落委屈地瘪起了小嘴巴,小身体怕怕地贴向了爸爸。

    这股委屈、难过的情绪正在酝酿着,很快,只见落落那双大大的眼睛里,晶莹的泪珠已经在里面打起了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