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 第292章 小马桶也可以当杯子用呀!(3/3)

第292章 小马桶也可以当杯子用呀!(3/3)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居然……居然真的出去玩了!”夏瑜在家里陪着落落,她一边目无焦距地看着坐在地毯上自己玩玩具的落落,一边两只玉手跟捏脸一样掐着怀里的抱枕,还胸口起伏地想着。

    落落对妈妈的小情绪一无所知,天真单纯的小姑娘可不管今天是爸爸看她,还是妈妈看她,反正昨天妈妈和姨姨给她买的“过家家”玩具,已经将她的所有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那是一个大箱子,里面有积木一样的小人儿、小动物,还有可以布置成生活中各种场景的小模块,比如小桌子、小椅子、小烤炉,甚至马桶都有!甚至它还跟乐高一样,有凹凸的接口,可以让不同的小模块组合起来。

    就好像真的可以过家家一样,最适合女孩子玩了!

    虽然落落还不懂得怎么拼接这些模块,可是这些迷你的小桌子、小椅子,还是可爱得让小姑娘不厌其烦地将它们摆来弄去,好像心里头有无数种布置的想法一样。

    只见落落斜着腿坐在地毯上,两只小手有些笨拙地将小桌子和小白狗摆在一块——其实就是歪歪扭扭地堆在一块,但她还很高兴,好像完成了自己的构想一样,亮晶晶的大眼睛里带着欢喜的笑意。

    当然,落落还有更多的想法,她小脑袋抬起来,扫视了一下被她弄得满地都是的小玩具,终于,落落在右前方不远处看到了她想要的小杯子。

    不要以为这些模块很迷你,小杯子按照它跟桌子的比例,样式就会更小,有让小朋友吞到嘴巴里的风险。实际上,这些小模块的大小都差不多,不管是桌子还是狗,又或者是杯子,它们都是婴儿拳头一般大小,再加上不规矩的形状,还是不太容易被吞咽下去。

    当然,如果摆在一起,看起来就比较奇怪了……

    一张桌子上就摆了一个杯子,然后空间被占得满满的,这正常吗?

    不过,落落是不会介意的,其他一岁多到三岁的小朋友也不会关心这个问题,她们就只是想玩过家家,道具还是其次,想象力才是玩这个游戏的关键啊!

    “哼哼……嗯?”落落的动作还不是很协调。小姑娘想要爬过去将那个杯子玩具拿过来的时候,她细细的腰肢爬过去了,穿着两层小裤子的小短腿却是撞到了刚才她摆在一块的小桌子和小白狗,小姑娘若有所觉地转头看了一下。

    “咦……”落落眨了眨她漂亮的大眼睛,犹犹豫豫地看了好一会儿。

    其实,撞一下也没有什么,落落刚才将小桌子和小白狗摆在一起的时候,也没有摆好,歪歪扭扭的,能折磨死强迫症患者。

    但为什么现在落落将它们撞了一下,反而又在一起来了呢?

    因为小桌子把小白狗压在了下面呀!

    善良的小姑娘看了一会儿,总觉得不妥,她便两只手按着地毯,摩擦摩擦,将身子调转过来,然后小屁股一扭一扭的,爬回到小桌子和小白狗的那里。

    “嗯哼……”将小白狗从小桌子下面“拯救”出来后,落落看着眼前这一幕,才满意地轻轻哼了一声。

    不过,这一顿忙乎,落落却是忘记了刚才自己要找什么,她重新坐了起来,有些摸不着头脑地左看看,右看看。

    是什么呢?

    落落困惑地歪了歪小脑袋,然后视线落在附近孤零零地躺着的那个小马桶上面。

    “呀!”落落表现得就好像“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一样,小姑娘高兴地咧着小嘴巴,探出小爪子,将那个小马桶抓了过来。

    等将小马桶、小桌子、小白狗混着摆在一起后,落落才满意地“嘻嘻”一笑,有些迫不及待地转过头来,寻找妈妈,想要得到妈妈的夸奖。

    夏瑜这时候还在沉浸在自我埋怨和自我反省中……

    “不可以这么想,杨言也应该有他自己的生活和圈子。”夏瑜算是比较理性的女孩,没有由着自己的性子去等杨言回来安慰,她很快便自责了起来,“你都让别人出去玩了,怎么可以反悔?而且他也没有去鬼混啊,只是跟舍友去唱歌。”

    “但如果他变坏了怎么办?以后都想着出去玩……”

    “那只能说自己瞎了眼,早发现早治疗!”

    “不过杨言应该不是这种人吧?他挺好的呀……”

    “挺好的,那还不是屁颠屁颠地跑出去了?好像多渴望着外头一样!”

    “行了、行了,不要想他了,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当落落抬起头来的时候,小姑娘看到的是妈妈正在蹂躏着那个可怜的仓鼠公仔抱枕,肥嘟嘟的仓鼠都快被妈妈“揍”成倒瓜子脸了!

    “唔……”落落可喜欢这个可爱的抱枕了,看到这一幕,小姑娘焦急地从地上爬起来,也顾不上自己摆弄的那些过家家玩具。

    “妈妈……妈妈……”她蹬蹬蹬地走到了沙发边,两个小手按在了妈妈的大腿上,表情有些困惑和着急。

    夏瑜回过了神来,看到女儿在叫自己,她马上把脑袋里那些小女人的想法清除一空,恢复了温柔亲切的笑容,她伸手轻轻地摸了摸落落的小脑袋,问道:“怎么了?落落小宝贝儿!”

    她还带上了亲昵的语气。

    夏瑜虽然对杨言有些埋怨,但在照顾落落的这个事情上,她还是毫无怨言的,而且,她还想要做得比杨言好——让落落更喜欢自己,气死他!

    夏瑜伸手摸落落的脑袋,而且为了让落落靠近自己的怀抱,她还将仓鼠抱枕拿开,放在旁边的沙发上。

    这就让落落迷茫了,她眨了眨大眼睛,先是看了看已经恢复了原装的仓鼠抱枕,然后再抬起头来看妈妈。

    都已经好了,自己还能说什么呢?

    我是谁?

    我在哪里?

    我在干什么?

    如果落落的小脑袋不是如此单纯懵懂,那此刻一定会有无数问号在她脑海里飘过。

    只见小姑娘茫然地跟妈妈对视着,夏瑜也是无辜地看着她,大眼瞪小眼,半响了才有动静。

    落落先忍不住眨了眨眼睛,她转头看向旁边地毯。

    “妈妈……”小姑娘嘟囔了一声,伸手指向了自己“布置”好的小桌子、小白狗和小马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