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 第329章 偷菜类的游戏?(2/3)

第329章 偷菜类的游戏?(2/3)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    元旦假期过后,春节便进入了最后一个月的倒计时,许多学生们也开始期盼起了十几天后的寒假到来!不过,对于上班族来说,春节前的这段时间也是很忙的,各行各业都进入了所谓的年前忙季!

    “淘外卖”也是如此,开始和其他新生的外卖平台形成竞争之后,过年前的市场竞争尤为激烈——这时候点外卖的人才多,过年的时候大部分人都在家里吃饭,谁还会点外卖啊?

    不过,方禾旭考虑的不只是年前的这块战场,他的目光已经投向了以后的市场布局!

    “只靠优惠券活动来拉拢客人不是长久之策,我们树大招风,很多眼睛都会盯着我们,为了和我们形成竞争,他们肯定会开出更大的优惠策略!”

    元旦刚放假回来,方禾旭便匆匆叫上杨言、雷震天,以及现在替杨言管理技术部门的李佩云,开了一个四人的会议。

    方禾旭表情严肃地说道“在跟百‘团’大战那样,形成残酷的价格战的格局之前,我们必须要让自己拥有更多底牌,除了烧钱以外的底牌!”

    既然已经要开会了,方禾旭也是有了自己的想法,他跟杨言他们讲的底牌就是偷菜游戏!

    偷菜游戏?

    这不是几年前风靡一时的网页游戏吗?

    当年因为这款游戏,引发了多少悲剧新闻的发生?引发了多少人的口诛笔伐?

    而且,杨言他们还在学校,都知道这个游戏当年引起了怎么样一场轰轰烈烈的社会大讨论,抛开它其他的不说,光是影响力,这就几乎是一款现象级的游戏!

    “但国家没有明令禁止。”方禾旭回答了雷震天的担忧,他翻出电脑上的一张报纸剪影,在投影仪里放出来,跟他们说道,“我查过,去年十月,有这个新闻报道了,文化部已经澄清了,这个游戏没有被禁止。”

    但到了今年,这款游戏就算没有被国家明令禁止,它的热度也已经消散了吧?还有人玩?

    “我想要做的,不是重新做出一款偷菜游戏,它的经典当然是复制不了的。”方禾旭说道,“我想的是,我们能不能重新设计一个符合我们外卖理念的类偷菜游戏?不过,为了不影响我们用户的生活和工作,也为了不引起那些不必要的舆论争议,我们这个游戏可以设计得轻松一点,轻度的偷菜游戏!”

    李佩云在奋笔疾书,把方禾旭的要求写下来。

    杨言则是在默默地思考着,他的脑筋转动得很快,已经考虑到将方禾旭的这个游戏融入到他们的a中,从网页版推进到移动版的这个关键点。

    不过,这样设计的手机软件,体量就大了啊!

    体量大,会造成一个问题,内存占用得多,在有些人的手机配置还不高的情况下,这个问题可是会导致他们的用户体验直线下降的!

    方禾旭管的是大方向,他考虑不到这个问题,杨言管的是技术方面的,自然要替他想周全了。

    不过,杨言也没有急着否认方禾旭的想法,他现在想的是解决问题的办法,没有直接将问题推回给方禾旭。

    雷震天就比较随意了,他想到哪就说哪“你说的是什么样的轻度偷菜游戏?这个轻度指的是哪些方面?”

    “减少种菜、偷菜还有收菜的强度,让我们的用户不需要很多时间就能玩到这个游戏,还不会影响他们的学习工作和生活。”方禾旭想了想,接着说道,“就好像我们的a有三到四个订餐的高峰期,早餐时刻,午餐时刻,晚餐时刻,有时候还有下午茶或者夜宵的时候,我建议是可以挑这些高峰期,作为我们固定的种菜、偷菜、收菜开始的时间,这样用户就不需要设定闹钟,大半夜爬起来收菜了!”

    “可是,方总,您说的这个轻度游戏,会不会太轻了?偷菜游戏的关键其实就在偷上面,时间不固定,才会有更多偷与被偷的情况发生,如果变成了轻度的偷菜游戏,这个游戏就失去了它原有的魅力,也很难形成用户粘性。”李佩云忍不住了,他以前也研究过偷菜游戏,甚至跟扣扣内部后续开发的偷菜类游戏的开发组成员交流过,觉得方禾旭的这个想法行不通。

    “不需要在游戏本身上增加用户粘性。”方禾旭笑道,“我们开发这个游戏原本的目的,就是增加用户对我们订餐平台的使用黏性!”

    “你想,如果你手上用着我们淘外卖的a,想要订个外卖,然后顺便想起来了,现在可以种菜偷菜了!因为等攒够一定的积分或者什么,就可以兑换一张优惠券,想要那个优惠,你是不是会继续坚持种菜偷菜?而每次种菜偷菜的时间都在饭点上,这是不是又在提醒你,可以使用我们的a去订餐了?”方禾旭说道。

    杨言终于弄明白了方禾旭的想法,他笑了笑,说道“方总,你的意思是不是,这个软件的意义不在于吸引别人来玩,而是通过有优惠券的方式,激发他们花一点零星的时间去赚取他们需要的优惠券,然后刺激他们在我们平台上消费,让他们对我们的平台的认可度更高?”

    方禾旭打了个响指,笑道“没错!就是这个意思,偷菜游戏永远只是一个工具,我们的订餐平台才是重点。”

    “那就索性把种菜的这个环节也取消掉,我们换一种形式来种菜……”杨言摸着下巴琢磨起来,“比如,用户在我们平台上消费了一百块钱,那么第二天他的这个消费就可以转化成,比如说积分,他可以及时地收取这个积分,不要被好友偷掉,也可以偷取好友的积分。”

    “可以,不过你们这个积分要换一种说法,比如肥料、阳光、能量……不用把我们的目的表现得太过于直白,这个游戏要低调开发,作为我们手中的底牌的。”方禾旭点了点头。

    “我作为用户提个意见,以前吴艺也是玩过偷菜游戏的。”雷震天在旁边笑道,“你们开发偷菜游戏我没有意见,但既然是有好友,那就涉及到社交问题了,我建议你们在偷菜的这个环节,开发得人性化一些,要给原主人留下至少一半的菜或者你们说的阳光、能量的。不然被偷了菜,这个挫折感会很深的,频繁这样偷取,也会影响双方的感情。”

    “对,其实偷的这个概念,以前扣扣研究过,偷菜的人其实不在意偷的多和少,只要有偷到,他们就会很开心,如果想要形成更多的偷菜成功的喜悦感,我建议不要让一个人全偷完,可以每人只能偷一点,给原主人留下至少一半的菜。还有可以增加随机性,偷得多,偷得少全凭运气,这样每个人都能得到足够的喜悦。”李佩云听到雷震天说的,眼睛一亮,也滔滔不绝地说起来。

    方禾旭耐心地听完他们的补充,才点了点头,挥挥手笑道“具体的规则你们来制定,我只是给一个建议,还是需要技术部门的同事们多多考虑,争取在年前把这个游戏拿出来!”

    现在市场竞争激烈,方禾旭内心中的紧迫感比去年还要强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