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 第363章 妈妈坏(3/3)

第363章 妈妈坏(3/3)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天一早,夏瑜很早便醒来了!

    主要还是肋骨下面有一只胳膊硌着,让她感觉有点难受,而且昨晚很累,她和杨言都没有折腾下去,早早地睡着了,现在她有些急,没有睡意之下,便醒了过来。

    她睁开眼睛,看到的是杨言的脸,阳刚中带着点帅气的侧脸很好看,但夏瑜的注意力却放在了杨言抖动的睫毛上,立志当名侦探警察的夏瑜当然立即判断了出来:这家伙在假睡!

    果然,她呆着不动几秒,杨言便偷偷睁开眼睛,看她有没有睡着,结果,两人四目相对,杨言一脸尴尬。

    “你抱我干什么?睡觉又不好好睡!”夏瑜抢先抱怨道,“快把手抽出去,硌得我都睡不着了!”

    杨言露出了哭笑不得的表情,说道:“姐姐,你这是恶人先告状啊!明明是你抱过来的,半夜转过来,跟八爪鱼一样抱着我,抱了好多次!”

    “你说谁是恶人?”夏瑜瞪起眼睛,撑着床支起身来,凶巴巴地问道。

    其实,杨言这声“姐姐”叫得她身体有点发酥,而且,杨言说的事情,她隐隐约约有些印象,睡得太近,她似乎把杨言当成软软的抱枕来抱了,所以杨言说的谁先谁后好像没有错!

    但对于夏瑜来说,家庭地位的问题不能丢!

    杨言面对凶巴巴的夏瑜,立刻从心地举起两只手,尤其是那只被夏瑜压得发麻的胳膊,然后从心地说道:“没有,我是说我恶人,你告状是对的……”

    夏瑜这才满足地哼哼一声,不过,她看出了杨言刚才抬起左边胳膊时候有些呲牙皱眉的情况,也很快猜出了是什么回事。

    只见她闷不吭声地伸出两只手,抓着杨言的手臂,轻轻地揉捏了起来。

    “疼,疼,疼……”杨言被捏得那个酸爽啊,都皱起了眉头叫起来。

    这会儿,睡在墙角的落落也被爸爸的这番叫嚷给吵醒了,小姑娘其实也睡饱了,只是还没到睁开眼睛,然后无聊得自己爬起来的时候,现在听到爸爸熟悉的声音,小姑娘便迷迷糊糊地抬起眼皮子。

    爸爸?

    爸爸呢?

    噢,爸爸躺在那里,被妈妈压着——至少以落落的角度看是这样的。

    “唔……”小姑娘下意识地从娇嫩的小鼻子里发出一声哼哼。

    这下子,杨言和夏瑜都听到动静了,他们齐刷刷地转过头,看到了懒洋洋地趴在大床上睡觉、却睁开半只眼睛看他们的小姑娘。

    “咳咳!”脸皮薄的夏瑜连忙松开了杨言的手,离杨言远一点,还伪装地咳了咳。

    “落落起来了啊?睡饱了没有?”杨言也尴尬地从床上爬起来,一边扭了扭还有些发麻的胳膊,一边想要去抱小姑娘。

    “我来,你去刷牙洗脸做早餐!”夏瑜知道杨言的胳膊不舒服,便推开他,想要自己去抱落落。

    然而,夏瑜刚刚将还有些困乏地眨着眼睛的落落从床铺上抱着坐起来,小姑娘却好像回过了神一样,小手推着妈妈的手,急哼哼地呻吟起来:“唔,不要,爸爸……”

    “怎么要爸爸抱?妈妈抱不可以吗?”夏瑜吃味地笑道。

    但看见小姑娘急切地想要挣脱的样子,夏瑜只好将她递给杨言:“好好,爸爸抱,给你爸爸!”

    杨言用左手一托,右手抱住小姑娘,让她坐在自己的右臂膀里,然后笑着跟她对了对脑袋,落落依赖他的感觉还是很受用的,不过为了照顾夏瑜的感受,他还是柔声说道:“妈妈抱也可以呀,为什么要妈妈抱?”

    落落抱着爸爸的脖子,刚刚睡醒,还带着一点困意的大眼睛一直看着爸爸,好像反应有些迟钝,她发了一会儿呆,才好像想起了什么,嘟着小嘴巴,指了指正在卫生间挤牙膏的妈妈,嘟囔道:“唔,妈妈,妈妈坏。”

    夏瑜也是惊讶地转过头来,无辜的她一头雾水地看着小姑娘。

    “妈妈怎么坏了?妈妈不是很好的吗?”杨言先是诧异地问道。

    落落还不懂得怎么回应爸爸呢!甚至她还有些迷糊地看着爸爸,不知道爸爸后面是在说什么。

    但紧接着,杨言好像想起了什么,不由地笑起来,跟落落说道:“你是说,刚才妈妈打爸爸,所以觉得妈妈坏,对吧?”

    杨言反应还真快,他一下子就想起了落落刚才醒来时候看他们的样子。

    落落这回倒是大致听懂了爸爸的意思,她眨了眨眼睛后,便跟爸爸点了点头。

    杨言和夏瑜对视一眼,两人都有些哭笑不得,甚至都要被落落的天真给“折服”了!

    “妈妈不是在打爸爸,妈妈是在给爸爸按摩,妈妈很好的,她不是坏人。”杨言摇了摇手,笑着向落落解释起来。

    ……

    趁着夏瑜还没有去上班,可以帮忙在家里看孩子,杨言跟她们吃完早餐后,便开车去学校那边的公寓找李佩云,准备把喵小米接回来。

    刚刚敲开了李佩云家的门,还没等杨言跟他说恭喜发财、新年快乐的时候,李佩云便高兴地跟杨言招了招手,说道:“杨总,你来的正好,我给你看一个程序!”

    看一个程序?

    杨言也来了兴趣,他换了拖鞋之后,便走了进去。

    这时候,一个橘黄色的声音从客厅里的一个箱子中蹿了出来,喵小米似乎有些激动,它一溜烟地跑过来。

    不过,它没有过来抱着大主人嚎啕大哭的意思,距离杨言两步远的时候,它便刹住车,脑袋抬起来,望着大主人,看到他看过来了,才张嘴叫了一声:“咪嗷!”

    这表情、这叫声,就好像在抱怨:“铲屎的,你死哪去了?”

    “嘿,喵小米!”杨言笑着,蹲下来伸手摸了摸它的小脑袋,“你怎么又长胖了?”

    快一个星期不见,这家伙好像又长大了许多,除了叫声还奶声奶气的,它的身形都像一只正常的猫了,而且瞧它那“大腹便便”的肚子,排除掉怀孕的可能(毕竟是公猫),那肯定是春节在李佩云这里吃好喝好,长胖了!

    “咪嗷!”喵小米低着脑袋,再蹭了蹭杨言摸它的大手,然后开始绕着杨言踱起它优雅的猫步,只是杨言想要再摸它,就得跟着它绕圈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