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景玉云途 > 第二百零五章 黄飞虎

第二百零五章 黄飞虎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来到阴山山脚的小路上,羽宁才向问曲飘云问起方才忽悠女蛇精的话是不是真有其事,曲飘云说我也不敢确定,反正那小说里头是这么些的,我上哪去验证呢。

    二人朝山下走去,在路上碰到小虎他爹,他是上山来寻找曲飘云他们二人,毕竟已经去了两天一夜,小虎他爹生怕曲飘云在山上遇险,要是真出事了,好歹有人收尸呀。

    这话让曲飘云和羽宁好生无语。

    与小虎他爹碰面后回到家中。

    这时候曲飘云也不含糊,直接问起小虎爹是不是灵族人?还跟他说族老有话让自己带给你。

    这话让小虎他爹顿时愣神,他犹豫许久还是承认了自己就是当年灵界土元部族的族人。

    当初自己年少气盛不听长辈的劝阻,一意孤行来到人界,后来被当地村民所救,留在此地。

    后来还在村中爱上一位妖族女子,哪想到对方是欺骗自己,对方从自己身上骗走了关于灵界的秘密后便离开了,而且还消失的无影无踪。

    小虎他爹爹深知自己犯下大错,无颜面对族人,所以也不奢望能回去灵界。

    于是安下心留在这村子里生活,后来在村长的介绍下与村中一位姑娘成亲,生下了小虎,可是由于混血的关系,小虎出生的时候耗尽母亲的寿元,所以小虎自小没有娘。

    得知此事后,曲飘云沉默不语,因为他心里头有些复杂,虽然之前大族老已经跟自己说过这家伙的实情,可是等对方亲口跟自己说出此事,却有些出入。

    小虎他爹当年是被妖族女子欺骗了,可是当年那名妖族女子又是如何得知小虎他爹会从灵界过来,正好落在此村?而且,那个女子又会是谁呢?

    曲飘云向小虎他爹询问那妖族女子容貌,得到的描述让曲飘云放心不少,羽宁不解向曲飘云提问,曲飘云只是微微一笑,说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位姑娘。

    这话羽宁当然明白,其实羽宁刚才也有点担心,那妖族女子是凌兰,可是说起来也不对,这都是十多年轻的实情了,要是那人真是凌兰,那凌兰现在得多大了呀?

    话到此处,小虎的爹爹请求曲飘云若是有机会回去灵族,就跟族人说一声抱歉,自己再也不会回灵界了,而且今后的日子里,也绝对不会向外人提起灵界之事。

    曲飘云点了点头,说一定会把话带回去的。

    在离开的时候,曲飘云忽然想起一件事情,他转过身问小虎他爹,这小虎的本名叫什么?

    小虎他爹呵呵一笑,说孩子的名字叫‘黄飞虎’。

    曲飘云伸手摸了摸胡渣子,然后看向小虎他爹问了一句:

    “诶?我说老哥你现在的名字是不是叫黄滚呀?”

    小虎他爹听到此话大惊,他说这名字还是村长给他起的,因为当时自己可是从山上滚落,而且言语不通所以他们就给自己起了一个名字叫‘阿滚’,后来自己学会了当地语言和官话后,才知道这名字不怎么好,可事已至此改名字也没意思了,乡里人都这么称呼自己,习惯了就好。

    曲飘云听后也笑了,他伸手拍了拍小虎他爹的肩膀,然后说:

    “你呀,别在村里呆着了,你本身就有异与常人,到朝歌城定能有一番作为,将来你父子二人,将会是赫赫有名的大将军”

    此话说完,曲飘云转身离去,黄滚还想多问几句,可是曲飘云却装起了糊涂。

    第二百零六章前往长右山

    离开阴山后,曲飘云和羽宁二人直接用风元石传送到长右山附近。

    来到这处绕山飞了一圈也未见子崖。

    曲飘云和羽宁这两日被那蛇精给绑架了,弄得身上到处都是那些蛇的粘液,刚才还没察觉多难受,现在来到这湿热的长右山顿时觉得十分不清爽,早知道刚才就应该在小虎家里找些清水洗洗澡。

    二人决定还是到二十里外的小镇里头找一家驿馆休息一下。

    女生在外沐浴更衣是很麻烦事情,不过能到驿馆就不同了,那里的厢房可以准备大水桶进行沐浴。

    对于用凉水洗澡,曲飘云还是有些不习惯,不过自从学习了火符之法后,他有空就瞎琢磨,还真琢磨粗出一种没啥大作用的阵法,这阵法可以以符箓作为灵气源头,目的就是让凉水变成热水。

    这种阵法虽然遭到了羽宁的鄙视,可是也不得不说,这种阵法还真的挺好的,像上回在雪国的时候,要是没有这个阵法,那烧开水都成大问题了。

    洗漱完毕后,二人换上一身新衣服来到驿馆的一楼找些好吃的,说到新衣服的事情,别忘了他俩可是有乾坤袋这个法宝,许多日常用品都扔在里头,所以出门压根就不用带行囊。

    二人在吃东西的时候,羽宁却问曲飘云,我们在驿馆里面,怎么能确定子崖就能知道我我们在此处呢。

    曲飘云说放心,我在门外面挂了一面旗子,那小子在天上飞的时候肯定能看到的。

    在这里等了一个白天,依旧没有等来子崖,听店里的掌柜说今天夜里有灯会,可以去看看。

    到了夜里,曲飘云和羽宁二人一同前去看灯会,这灯会在小镇边上的一个连接长右山的湖边,所谓的灯火晚会有些像古时候的七夕节气氛。

    不过这里过的一种节日叫地公节,用来祭祀地公,祈求今年好收成的。

    这晚会有跳舞一类的祭祀活动,本来曲飘云就不想参加这种活动,说什么尴尬之类的话,可是羽宁一点也不在乎,跟着当地百姓跑去跳舞了。

    曲飘云倚靠在凉亭边缘看着他们围着篝火跳舞,这一刻,他把目光定格在羽宁的脸上,这位姑娘的模样深深烙印在自己心中,挥之不去。

    曲飘云不敢去想象将来,因为在这个年代里,还有那一堆烂摊子要去处理,即便自己不想要去管,可虽让自己现在是茅山景玉派的弟子,而且大家都自己又那么的好,于情于理,自己总不能抛下他们不管。

    再者,自己实则是一位现代人,在自己没有弄清楚自己这一身皮囊是怎么回事之前,还是别点击跟羽宁有啥发展了…

    待舞会结束后,羽宁来到凉亭这里找到曲飘云,说他一点也不知道什么是快乐,难得今晚这么热闹,就应该和当地百姓一起高兴高兴呀。

    曲飘云无奈一笑,说你是不是忘了自己身患剧毒的事情了,还这么高兴。

    说完此话,曲飘云从乾坤袋里倒出一块黑不溜秋的东西得给了羽宁。

    羽宁问这是什么东西,曲飘云说这玩意送给你,是之前我在轩辕峰上面顺来的,估计是什么宝贝吧。

    羽宁听到这话大为吃惊,她哪能想到曲飘云在那个时候拿走了开元鼓还惦记着御仙鼎,竟然在大伙不知情的情况下还顺走了一块宝石。

    虽然羽宁很想把曲飘云臭骂一顿,可是看他真心实意的把这宝物送自己,自己也不能老是批评他的。

    次日巳时,子崖和凌兰可算赶来了,见面后,子崖说还好他没有先去山里,而是先来这里找吃的,这才和曲飘云碰面了。

    四人坐在一张桌子旁吃着食物,这样沉默的气氛着实让曲飘云很不自在。

    曲飘云掏出酒葫芦给大伙倒酒,还说这酒还是润德师兄酿造的好喝,然后还吐槽这些小马扎的奇葩之处,还吐槽鲁班怎么带头研发了这么奇怪的家具。

    曲飘云再一次显得有些疯癫,羽宁和凌兰还有子崖早已习惯他这样。

    而子崖依旧入往日那样有诸多疑问,他问鲁班是谁,曲飘云也愣了,反问你们竟然不知道鲁班是谁?他可是木匠的祖师爷呀,他还有个徒弟叫泰山呢,不认识么。

    羽宁和子崖均摇头,店家听到曲飘云的话,也觉得好奇,开口询问木匠祖师爷是谁。

    曲飘云抓抓脑袋,嘀咕道,这样呀,看来这鲁班应该是后世人,估计现在他爹都没出生了,算了,不说这个了,吃完后我们上山采药。

    掌柜听到这话,连忙说不能上山,最近几天那山上来了一伙模样奇怪的家伙,好像在山上挖着什么东西,那些人与侯王好似沾点亲戚,当地的镇令也不敢去管呢。

    曲飘云点头,吐槽这近水流台先得月的优良传统在这个时候就有了。

    第二百零七章邪教祸乱一

    吃过东西后,四人上山,这长右山听闻原本有许多奇珍异兽,可是自从那些人到山上后奇珍异兽都跑了,奇珍异兽没了,导致这里原本长的草药也变少了。

    曲飘云心想,看来要先把这些破坏生态平衡的家伙给处理掉,然后再找一找草药。

    四人刚来到山腰上就被人拦住,不让上去,凌兰心中着急羽宁的病,二话不说就动手了,凌兰动手了,子崖也跟着动手了。

    曲飘云说要和谐,能动手的就别跟他们吵吵。

    一路往上山走去,在这里发现了好几个木棚,这里有正在山洞挖掘东西的人,过去抓住一人询问,才知道他们是被什么少子抓来这里当劳力的。

    羽宁问他们在挖什么,这些劳工也不清楚,只知道要挖什么鼎的,还说之前已经挖出两个了。

    就在此时,那些挨揍的壮汉带着兵器杀了回来,后面还有一个家伙骑着驴子的家伙,一瞧就是个有钱的主,估计这家伙就是那什么少子爷。

    交谈是免了的,凌兰直接掏出长鞭就动起手了,对方几十个壮汉被凌兰三下五除二就方到了,吓得那位骑驴子的少子爷连滚带爬的想要逃走,只可惜被曲飘云拦住去路,这可把少子爷吓得直打哆嗦,连声求饶。

    曲飘云耍了这家伙一下,让他害怕不已,缓和过来后,少子爷才哭哭啼啼的说出自己的苦衷。

    原来这少子爷的舅舅就是此方国的侯王,这家伙仗着自己舅舅是侯王就在当地霸占了许多田地,成了当地的大户。

    虽然他这人有点霸道可是也讲信用讲义气,所以当地也没有关于他的流言蜚语。

    这少子爷在当地也算是个安份人,可是这树大招风,树欲静而风不息的事情还是落到他的头上了。

    在一个月前,家中忽然来了一伙土匪不像土匪,强盗不像强盗的家伙,挟持少子爷的父母还有妻儿老小,连他妹妹和妹夫一家人也被这群人给抓了。

    这可把少子爷给吓坏了。

    原以为这群人是要谋财,哪想到对方只是要他出钱雇佣一群劳力到这长右山上挖什么鼎,要是没挖到就要杀了少子爷的妻儿老小。

    少爷迫不得已花了大价钱,雇佣了几十名年轻壮汉在长右山上疯狂挖掘,这一个月下来才挖出了一个鼎,而那些土匪要求他们在半年之内找到9个鼎,不然就杀了他们全家。

    少子爷生怕对方暗中监视,所以也不敢去找镇令调动兵马,不得已之下只能这么玩命的挖。

    曲飘云听到此话觉得有些奇怪,他让子崖还有羽宁和凌兰三人先去找草药,自己跟着少子爷去他家里会会那些家伙。

    少子爷跪在地上千恩万谢,曲飘云最烦古人这种动不动就下跪的习惯,他拉起少子爷踏上法尺,朝小镇所在的方向飞去。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