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重生之寒门武士 > 第十章 进攻庸关

第十章 进攻庸关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小子,就怪你的命不好,去死吧!”络腮胡甲士冷冷地说道,他是负责看管牢房的,死几个囚犯太正常不过,所以他完全没有一点估计,三步并做两步直接冲了过来。

    王洛的身体虽然没有恢复,可脑子里的精神力却是货真价实,同化了另一个人灵魂的精神力更加的凝实和浑厚,他眼眸中精光一闪,无形的精神力风暴瞬间爆发。

    络腮胡甲士就感觉自己的脑袋一晕,就如同被一柄真正的锤子给砸中了一眼,眼中惊骇欲绝,痛苦地吼道:“神通?你...你是武士!”

    在这个世界上能够使用出超凡力量的人也只有武士,精神力无形无质,也难免会被认错。

    王洛右膝盖高高抬起,利用肌肉的爆发力直接踢出一脚,这一脚如同剃刀一般又快又猛,空气中发出嗤嗤的啸鸣声。

    络腮胡甲士猝不及防直接被踢中脑袋,紧跟着整个人向前扑倒,然后跪在地上一动也不动,喷出一口鲜血后就没有了呼吸。

    “啊!他杀了守卫,我们都得死了,先杀了他!”周围的囚犯反应过来,直接扑向王洛。

    王洛将两条手臂高高举起,将几个人的攻击挡住,自己一步步向后靠,而一个狡猾的囚犯从后面绕过去打算准备用转头去砸他的脑袋。

    王洛头也没有回,高高跳起后,扭身一记回旋踢,只听见砰的一声,那个囚犯就如同被抛飞的破布袋一样狠狠地砸在了牢房的大门上。

    脑袋硬生生夹进大门,鲜血顿时喷出。

    剩下的人不敢再上前,于是开始围绕着王洛打转,他们这些囚犯跟刚才的甲士不同,身体素质没有闭王洛更强,所以王洛完全不担心,连续踢出几脚之后,就有两个囚犯抱着腿躺在地上。

    这两个人的腿直接呈粉碎性骨折,全部都折断了,鲜血从伤口不断涌出来。

    就这样,当最后一个活的囚犯被王洛一个过肩摔将脖子折断后,整个牢房中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就如同地狱一般。

    这时候,外面的守卫甲士听见声音后走下来,只是朝着牢房一扫,然后就开始疯狂地大吼起来,无数的甲士冲进了牢房,就看见了令他们终身难忘的场景。

    王洛淡淡一笑,将双手举了起来。

    ......

    军帐之内。

    军候陈立正在写公文,不过随后有关牢房的消息传到了他的耳中,他眉头微微一皱,说道:“一个弱冠少年能袭杀甲士?不简单!”

    “那大人的意思是?”护卫甲士低声问道。

    陈立摇了摇头,说道:“大秦军律,杀人者死,晚上让他吃一顿好的,直接上路。”

    “遵命!”护卫甲士抱拳说道,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只听见军帐外面一片哗然。

    紧跟着,一个浑身是血的斥候冲进军帐,直接扑到在地,喊道:“尉缭将军战败了!叛军距离庸关不足十里!”

    陈立一听直接站了起来,因为情绪过于激动导致椅子轰然震碎。

    轰隆隆...乌云滚滚,在这个暴雨即将来临之际,庸关陷入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慌之中,十多万大军出征,只有不到五千人幸存,败兵的哀嚎声此起彼伏,混杂着一阵阵惊雷中让更加人心惊胆颤。无数的平民躲在家中不停地祈祷着,胆大的透过窗户缝隙小心观瞧。

    庸关之外。

    “镇海侯有令!公子晴谋害先王,罪无可恕!吾等乃是正义之师,凡抵抗者杀无赦!”一个身穿黑色重甲,骑乘着一匹四蹄泛白纯黑大驹的中年骑士在关外大声喝道。

    这个骑士就是离火剑豪马飞环,他右手握着一杆浑铁银枪,身后挂着一张红漆雕花大弓,整个人仅仅只是静立着便让人感到一股巨大的威慑。

    在他身后密密麻麻站着数不清的将士,约有两万余人。衣甲鲜明,右胳膊均绑着白色的纱巾。

    “逆贼马飞环!你竟敢犯上作乱,当诛九族!将士们!老夫乃是左将军尉缭伟,尔等听我一言。造反乃是大罪,只要众将士肯弃暗投明,老夫保证大王不会加罪于你们。”尉缭伟才站在内城墙上高声喝道。

    这位秦国数得着的大将如今满身是伤,作为一个武道宗师来说是不可思议的,他的伤是跟程禹鹏战斗后留下的,如今已经心血耗尽,濒临死亡。

    原本整齐地队伍随着李伟才的话而变得骚动起来,他们得到的命令是平叛,所以才冲击庸关。如果真是谋反的话,他们之中有这胆子并不太多。

    马飞环暗叫不好,没想到这老匹夫竟然还有如此精力,听说他已经重伤垂死,莫非其中有假?但眼下无暇多考虑了。

    马飞环也是征战多年的沙场宿将,当即一声怒吼:“弟兄们!世上功勋莫过于拥立之功,侯爷天威仁德宽厚,正是一代君王之姿!我等只要冲进城去,便是从龙的功臣。到时候升官拜爵指日可待!”同时扬鞭一指城门,“我等已无路可退,锦绣前程就在前方!先入庸关者官升三级,赏银万两!”

    随着马飞环的鼓动,叛军的将官也纷纷出来弹压骚乱。或是被逼无奈,或是重赏动人,到最后这些士卒立刻红了眼睛,嗷嗷直叫。

    “杀!!!”

    “杀进关去!!!”

    “冲进去,升官发财!!!”......

    “马飞环!先王带你不薄,三十余岁便官拜中郎将!没想到你今日竟然起了反叛之心,可悲你马家,世代忠良,今日一朝丧于你手!”尉缭伟一脸悲愤,摇摇晃晃有些站立不住。

    “冲!”马飞环没有理会对方,右手一挥。

    身侧的旗手挥舞旗帜,传达进攻的命令。

    叛军如潮水般冲向城门,一个个如同打了兴奋剂一般,挥舞着手里的武器。

    “将军小心!”

    尉缭伟被身旁的家将突然扑倒,紧接着碎石块四散飞扬。

    他使劲扇开眼前的灰尘,扭头发现刚刚自己站立的位置上深深插着数支弩箭,尾羽犹在晃动个不停,箭杆足有小孩手臂粗细。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