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重生之寒门武士 > 第五十章 传兵法

第五十章 传兵法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太阳高高地挂在天上,刚刚下过了一场雨,但是紧跟着又开始热了起来,尤其是水蒸气蒸发后让空气变得格外潮湿,给人一种蒸桑拿的感觉。

    不过,在前往沮阳的官道上,王洛麾下的甲士们正在气势磅礴地前进着,即便是翻滚的热浪也抵挡不住他们行进的步伐。

    一股澎湃的杀气冲天而起,整个官道上不知不觉就没有了人。

    镇海军虽然名义上是叛军,可现在毕竟还是掌控着丹阳郡,等闲宵小之辈还不敢造次。

    林茂一脸肃穆的跟王洛站在轺车之上,两人手扶着车轼,巨大的伞盖为两人遮挡住了烈日。

    轺车在队伍的正中央,轺车自从单骑走马的骑士出现后,作为战车的功能已经逐渐消失了。现在大部分是作为指挥作战,或者将领巡视所用的代步工具。不过孟贲对战车十分看重,严格按照战车的标准,每车载甲士三名,按左、中、右排列。左方甲士持弓,主射,是一车之首,称“甲首”;右方甲士执戈(或矛),主击刺,并有为战车排除障碍之责称“参乘”;居中的是驾驭战车的御者,只随身佩带卫体兵器短剑。

    王洛作为军侯,除了没有爵位之外,堪堪够配轺车的。

    林茂暗暗叹了口气,昨天晚上程国派人秘密来找他密谋,准备除去王洛,可是如今看这个阵势,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

    林茂已经对王洛这人的能力不感到怀疑,更担心的是,像这种枭雄心性的人,如果不能一次性将其灭杀,那么注定后患无穷。

    “启禀将军,前方有车队堵路,看样子是起了争执。我部约半柱香后到达。”一名斥候飞马来报。

    “咦?”王洛皱了皱眉头,说道:“传令,所有人加快速度,整备武器。”

    “诺!”身侧传令官挥动令旗。

    这些被神通控制的甲士什么都好,就是不知道变通,所有事情都需要王洛亲自命令,才会主动出击,如果不是林茂在身边,其实王洛只用在心里将想法通过精神力传递出去就可以了。

    “将军有令!前锋速行,违令者斩!落伍者斩!喧哗者斩!”牛大力大声暴喝道。

    三个斩字出口,炎热的天气瞬间冰冷了下来。

    牛大力的护卫营虽然大部分甲士,可是行进了一个早上队伍也渐渐疲惫了。

    气温尚可坚持,但是体力却有些吃不消了,灼热的兵器烫手,沉重的护甲压身,脚步是越来越沉。

    “落伍者,斩!”牛大力杀气腾腾,寒光一闪,一个甲士人头被砍掉,临死前还透露着不可思议。

    “驰刑兵,听令!亮剑!”牛大力拍马在队伍的前后方来回巡视。

    驰刑兵是军中执掌军法的,清一色的两米壮汉,浑身披着重甲,手中的斩马刀足足有两米。

    身后有驰刑兵挥剑,旁边有营主巡视。甲士们纷纷低头加快了脚步,哪怕喉咙冒烟也不敢停下来,血淋淋的人头诉说着军法的严肃性。

    牛大力把人头挂在了营旗下,如蛮荒般行径将路边的有心人都震慑住了。

    林茂站在轺车上看着直摇头,说道:“军侯不怕引起哗变呼?须知军律虽严,却仅限于战时。军侯对士卒如此严酷,只怕军心难服!”

    他将心里话说了出来,在他眼里这些甲士都已经称得上是合格的精锐,其中甚至许多甲士可以被委任为营主,死在这里太可惜了。

    王洛行此酷法练军,实在是有些过了,遍观诸侯,无有用此法能胜者。

    “非常时期,行非常手段!秦国百年无战,故地虽贫瘠,却安逸。养成的惰性非酷法所能消除。我这八百甲士都是种子,来日组成大军都要靠他们。”王洛淡淡地说道,这话里面有真有假。

    “可是士卒愤恨导致的营啸之事屡有发生。为将者当智,信,仁,勇。你这不是正道。”林茂看着眼前的一幕直摇头。

    王洛奇怪地转过头,看着林茂说道:“我以为你身为镇海侯的护卫营主应该知道此中道理。看样子,你不曾真正经历过血战吧。嗯,身上血腥味不重,杀的应该是杀过些蟊贼山匪吧。”

    林茂一听勃然变色,他作为镇海侯的护卫,确实是没有跟随秦军血战,但这也只是因为大环境所致。

    他相信如果有机会,他也能建功立业,而不只是担任区区护卫营主。

    没有参加过战争一直也是林茂心中难以释怀的地方,如今被王洛叫破,林茂的脸色颇为不好看,沉声说道:“这与参加血战有何关系,须知兵书上如此说。”

    “尽信书不如无书,我现在倒是知道为什么把你派来了。”王洛挑起眉毛,若有所思地说道,当下又说道:“为将者,智信仁勇是必须的,但你还少了一个“严”字。有一点你要记住,要让士卒畏惧你的军法超过爱惜自己的生命。此一言为霸军之法,可速成铁军。唯有宽柔相济方能成此法,运用之妙全在一心。而且你现在观我行径甚为残酷,可你又如何知道真正的大战又是何等模样。”

    王洛沉思良久,觉得自己说得够多了,至于林茂是否能够领会,就全凭缘分了。

    最后是王洛总结了一句。

    “卒未亲附而罚之,则不服,不服则难用也;卒已亲附而罚不行,则不可用也。”

    王洛自己没有学过兵法,但是在末日里亲身经历的百余场大战,从而形成了具有自己独特风格的带兵方法。此法一句话可概括,不动如山,侵略如火。

    此练兵法当世仅有王洛一人能使,盖因不是任何人都有一支完全忠心自己的部队。骨干才是铁军的根本。

    “谢军侯传我兵法!”林茂肃然整衣,大礼参拜,心中虽然不认同对方的观点,但是这种胸襟是很值得钦佩的。当今之世,兵法为将门传承重宝,一言一句也绝难获得。

    “不用客气,这份人情你迟早会还的。”王洛笑了笑,意有所指地说道。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