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重生之寒门武士 > 第一百四十九章 羞辱

第一百四十九章 羞辱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乐永霸抬着头,看着马上的人,此人十分精壮,悍气逼人,两只眼睛透着一股残忍与血忍与血腥的味道。这让他不禁想起了年少时跟随父亲进山,碰见的一匹老狼。

    当时父亲告诉他,孤山碰孤狼要格外小心。这种孤狼大多是被放逐出狼群的狼王,性格凶残狡猾,机敏如狐,隐忍如犬。

    他没有听从父亲的劝告,结果老狼用其特有表演欺骗了他,在其身上留下了一道永远无法抹去的撕咬。那绿油油的眼珠中似乎装满了全世界罪恶,这种眼神如今在一个人的身上再次发现了。

    乐永霸全身发冷,他知道这是血液流逝的感觉,现在想要激发挪移符也因为精神力不足做不到,这个在未来叱咤风云的上位武士,似乎已经走到的尽头。

    王洛解除法天象地后此身形此刻与常人一般,并且显得有些瘦弱,武士刀在手中有些长,锵!轻轻拔出刀鞘之后,寒气森森的剑锋在烈阳下格外刺目。

    “你是谁?平西将军王洛!”乐永霸看见了武士刀的奇特形态,心里面隐隐约约有些猜想,于是艰难地说道。

    “没有必要,你放心我的刀一直很快。而且我的刀也是好刀。”王洛冷笑道:“如果你能够告诉我你的名字,以及来历的话,我可以给你一个更加痛快的结局。”

    乐永霸摇了摇头,缓缓说道:“我是一个上位武士,拥有武士的荣耀,无论你问什么,我都不会说的。”

    “弱者才需要尊重,我以为你能明白这个道理,你的上位武士不过是用丹药强行堆上去的,虽然你的天赋很强,但也延缓了你突破武道宗师的时间。”王洛将乘风万里伏抵住乐永霸的心脏位置,说道。

    “你说的有道理,说到底我还是弱者啊。”乐永霸平静的闭上眼睛,说道:“能死在平西将军的手下也算不枉此生。”

    “想死也没有那么容易!”王洛轻轻往下按,剑锋一点一点刺破衣甲,他要让这个武士在临死前感受到最大的恐惧,逼问出自己想要得到的情报。。

    “住手!”一声娇喝传来。

    王洛回头发现不知道何时燕儿骑马归来,嘴角浮起一丝冷笑,撤回武士刀,收回鞘内,说道:“原本打算放你走,没想到你竟然自投罗网!”

    龙虎望气术激发后,眼前这个化妆成男子的人头顶竟然浮现出一个青色的蛟龙,只不过眼色非常的黯淡,仿佛随时随地都会消散。

    这种蛟龙命格只会出现在一国嫡系血脉的公子身上。

    甲骑早已将燕儿围住,弓箭所指,就待王洛一声令下就将其射成马蜂窝。

    “用...用千金来交换此人!”燕儿用尽全身力气说道,她知道自己在燕国复国势力中能够依靠的只有乐永霸,因此原因牺牲一切来换回这个人。

    “千金?怎么能比得上一个上位武士,你的出价太低,我不会同意的。”王洛摇摇头,缓缓说道:“交出燕国余孽的藏身之地,我就可以放过他。”

    燕儿听了这话,心中一喜,她正愁怎么削弱燕国势力从而让自己顺利接手,没想到眼前这个敌人竟然自己提出来了。

    她正准备说话,乐永霸瞪大了眼睛,激动地喝道:“万万不可答应!否则某家万死难赎!”然后咬破舌头,一道污血仿佛利剑一般破空而出,直接扑向王洛。

    “哼!”王洛面色一沉,微微侧头,将血剑闪避了过去。

    几名弓骑兵连忙将乐永霸压倒在地。而乐永霸浑身激烈地扭动,如同垂死的公牛,伤口崩裂,处处流血,整个人如同被血浸泡了一般。

    燕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住手!我可以将...丹阳郡和东海郡的燕国细作的姓名交给你,但是这件事事关机密,只能对你一个人说。”

    “请!”王洛摊开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眼神中流露出一丝神秘莫测的笑意,让燕儿的心猛然一抖。

    小树林空空荡荡,茂密的林子能够遮盖一切暴行和阴谋。

    燕儿被萧离之圈养了很久,以至于太过单纯,她哪怕再三遮盖也难以掩饰自己的特征,进而被王洛猜出了她的身份。

    堂堂未来燕国的国君竟然是个女子,王洛在庆幸的同时也不介意跟对方牵扯上某些关系,《金鹏九变》和《龙虎望气术》都是对气运要求非常高的,燕国虽然弱小,但是未来依旧能有一席之地。

    乐永霸斜靠在一棵老树旁,整个人精气神都仿佛消失了,心灵也沉入了无尽的深渊,他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那片小树林,嘴唇都被咬出了血,但是他没有感觉到一点疼痛。

    半个时辰之后,王洛走了出来,手中多了一支黄金发簪,发簪是黄金打造,呈飞凤状。他跨上赤炼麒麟兽,对着乐永霸说道:“我知道你们已经集结好了士卒,准备进攻卫国,以此为根基之后再进攻丹阳郡。我完全不在意,我会在丹阳郡等你们。”

    “好!我一定会砍下你的脑袋,你等着吧!”乐永霸狠狠地说道,眼神中毫不掩饰散发着杀气。

    “嗯!我等着!”王洛哈哈一笑,催动赤炼麒麟兽,带领着剩下的甲骑向成林县奔去。

    过了一会儿,林子里“哗啦”直响,燕儿神情憔悴,衣衫不整地走了出来,脸似寒霜,再见到乐永霸的时候,茫然愧疚中还带着一丝怨恨。

    “君上,属下罪该万死!”乐永霸痛苦地说道,微微侧过头,闭上了眼睛。

    燕儿抿着嘴唇,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算了,说这些也没有什么用,区区残身换回我的上将军也是非常值得的。”

    “多谢君上!”乐永霸心中黯然,那一抹爱慕就此烟消云散,然后强行挣扎地单膝跪地,低声说道:“大事将近,请君上速回卫国。”

    “嗯!”燕儿点点头,然后拿出一枚行兵令符,飞快地在上面将最新的情况传递给了萧离之。

    她没有丝毫隐瞒将自己的遭遇完全告诉了萧离之,这里面多少有些自暴自弃的味道,她以为萧离之会发怒或者辱骂她,但是最后等到的只有三个字。

    “知道了!”

    燕儿的心如同沉浸在冰冷的泉水中,浑身上下瑟瑟发抖,片刻后,她恢复了正常,眼神中的单纯与天真渐渐消失,多了一种名为“野心”的色彩。这恐怕是萧离之没有预料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