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重生之寒门武士 > 第一百七十章 夜袭之战

第一百七十章 夜袭之战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宋国没有能够利用燕国回击王洛,于是由公子目伊率领从高柳撤出的精锐十万向丹阳郡浩浩荡荡的进发了,这让萧离之和王翦都大为愤怒。

    王洛丝毫不在意宋国将丹阳郡打成残破,对他而言只要都东海郡就足以养起二十万精锐,但是他也不打算跟宋军在丹阳郡交战,他灭掉侯氏的目的就是为了扩大缓冲区。

    平西军五万对阵宋军十万,人数差一倍,又是异地攻伐,实在没有多少人看好王洛。

    目伊率军于侯城七里扎营,虽然他的胜算很大,却没有一点小看对方的意思,麾下的宋军皆是精锐,阵列如同铁墙,整齐不乱。

    大营内的篝火渐渐熄灭了,最后变成了一片黑暗,中军大帐内的目伊却身穿甲胄,手按长剑,目光炯炯有神。

    一名旅帅压低声音问道:“军主,平西军是不是真的会来袭营?”

    “呵呵...放心,我今日心血来潮,是不会错的。”目伊轻笑道:“武士神通莫测,不是区区寒门能够想象的,尔等静观其变。”

    旅帅放心地点点头,刚要准备说话,外面突然传来了一声惨叫,随后地面开始震动起来,仿佛山崩地裂一样。

    目伊瞬间站起来,大声吼道:“敌军偷袭,准备放箭!攻!”话音一落,营地内的宋军甲士不断地涌出,大营当中火光照耀。

    哗啦啦!无数甲士涌出军帐,浑身上下全副武装,手里的弓弦全部绷紧了。

    宋军甲士因为早有防备,所以不慌不忙地组成箭阵,密集的箭雨铺天盖地般飞了出去,无数的箭镞落向黑暗中,但是诡异的是却没有任何的声音。

    连续三轮箭雨过后,目伊也发现了不对劲,微微皱眉,他心里面隐隐约约有些不详的预感,于是说道:“停止!命令斥候前去查探,同时发信号让侯旅帅的骑兵小心。”

    斥候去而复返,脸色煞白地跪在目伊面前,说道:“外面只有一些马的尸体,马背上皆是稻草人,不知敌军去向。”

    就在这个时候,目伊脊背后面起了一层的冷汗,气劲轰然爆发,而营地外面也同时想起了嗡的一声弓弦巨响,空气被撕裂后发出尖锐的啸鸣。

    一杆粗大的箭矢笔直地射穿了整个营地,周围的护卫甲士拦在目伊前面,但是箭矢毫不停留地连续洞穿了八面巨盾和甲士的身体。

    目伊右手轻轻一抬,气劲形成屏障将箭矢击飞了出去,冷冷地说道:“雕虫小技,也敢献丑?”

    同一时间,宋军骑兵正急速向本营冲来,按照计划是平西军夜袭后的一刻钟,宋骑从后方偷袭,一举攻破敌阵。

    侯涛催动着战马,格外的兴奋,他作为侯氏仅存的武士只要能在此战中立下功勋,或者斩杀了秦平西将军,那么他就会成为侯氏当之无愧的下一任家主。

    美梦被一声悠长的牛角号打碎了,从两侧的山坡上不断传来了弓弦密集的声响,眨眼间宋骑被射的人仰马翻,于此同时,在他们的前面出现了一排重装甲士。

    黑色的铠甲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寒气森森,阵列如同山岳一般牢不可破。

    侯涛惊慌失措地吼道:“撤,往后撤!”他这个命令下的太突兀了,导致原本还算整齐的宋骑一下子变得混乱了。

    骑兵冲刺胜在速度,尤其是受到袭击之后更应该加速通过战场,没有了速度的骑兵战斗力就削弱了九成。

    “果然是一群废物。”王洛面无表情地看着下面,然后一扯缰绳,赤炼麒麟兽一声如同虎咆般的猛吼后人立而起。

    轰隆隆!王洛举枪率领着一千多甲骑顺着山坡向下冲去,马蹄如金石敲击般的声响密集如雨,速度越来越快。

    轰!王洛冲阵之后瞬间爆出三道枪影,灼热的气劲弥漫开,所过之处的宋骑全部本能地闪避开,根本就不敢与之相抗。

    “该死的,这人是谁?”侯涛眼看着枪芒越来越近,身为武士竟然产生了恐惧,而环顾四周,有的宋骑竟然已经扔掉了兵器开始投降。

    他也想着要逃,但是目伊军规森严,他也知道自己一旦逃跑的话,不仅仅与侯氏族长无缘,甚至还有性命之忧。

    当下大吼一声,凝聚了全身气劲于长剑之上,剑芒闪烁出一股青色的光芒,朝着王洛笔直地劈了下去。

    “呵呵...区区的下位武士也敢对我出手?”王洛冷笑连连,右手持枪,汹涌澎湃的黑色气劲附着在血色长枪之上狠狠的凌厉此处。

    这道枪影竟然化作一道流光,不仅仅击碎了对方的剑芒,而且从侯涛的身体上径直地穿了过去。

    “啊,不好!”侯涛的心脏抽紧,想要自爆命格却已经来不及了,那道流光的速度简直超过了他的想象。

    “轰!”一个武士的身体竟然被一击炸碎,周围的宋骑脸色纷纷大变,反倒是激起了拼死的意志,可惜如同以卵击石一般根本无济于事。

    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三千宋骑死伤殆尽,平西军宛如鬼魅一般来去如风,迅速消失不见了。

    漆黑的旷野之上,目伊亲率护卫赶来,入眼是遍地的尸体,时不时有重伤垂死的骑兵发出一声声的哀嚎,夜风呼啸,让空气当中弥漫着一股绝望和恐惧的气息。

    “好一个鬼武士,好一个平西将军!声东击西!”目伊神色冰冷,随着深深地一口长吐之后,脸色逐渐平静下来,作为一军之主,无论在什么时候都需要保持冷静。

    “军主,敌军应该还未走远,且数量不多,是否追击?”一名骠骑营主拱手说道。

    目伊摇摇头,沉声说道:“深夜追敌恐遭埋伏,收敛伤兵,我们迅速回营。这等阴谋诡计对于堂堂之阵是起不到任何作用的。”

    话虽然这样说,但是第一战就打成这个样子,十万宋军的气势不可避免的衰弱了下来,许多的流言蜚语在肆意的传播着。

    为此目伊不得不犒赏三军,斩杀了几名逃兵之后,又原地又休息了一天之后才赶往侯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