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重生之寒门武士 > 第二百三十四章 东方熊的烦恼

第二百三十四章 东方熊的烦恼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杨林一个人的速度要比平西军三千人快的多,在不惜马力的情况下,先一步回到了秦都大营。

    守城令东方熊昨天夜晚一场酒席喝到天亮,刚准备入洞房搂着美妾睡觉,就接到了杨林的急报。

    东方熊拖着醉意,打着哈欠听了几句后,酒一下子随着冷汗冒了出了,然后瞬间站起来。

    “你是说,昨天有人带着我的令文来了,然后你就听令拦截平西军?”东方熊伏下身,眼冒凶光,冷冷看向跪在自己面前的杨林,若不是他是自己的小舅子,自己真想一脚踢死他。

    杨林低着头说道:“来人手续齐全,直说涉及到老秦氏族的生死,我不得不听令。”

    “该死的,让王陵给耍了!”东方熊一拍脑袋,早知道自己的小舅子是个二百五,没想到真是蠢到家了。

    立刻喝骂道:“平西军是那么好招惹的吗?你想投靠老氏族别拉我下水!该死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

    东方熊越想越生气,随手拿起花瓶照着杨林脑袋就砸了过去,“我若有事,第一个要你死。”

    “啪!”

    杨林没有运用气劲,所以被砸的满头是血,淡然地看着东方熊,说道:“平西军异军突起,老氏族利益受损,东方家虽然是外迁至此,但是却跟老秦氏族是一荣俱荣,一损皆损的关系。姐夫,没有退路了!”

    东方熊拳头攥在一起,眼神不断闪烁着精光,身上的杀气时隐时现,似乎在考虑着杨林的话。

    “哎呀,夫郎,千万不要与我弟弟计较啊。要罚就罚我吧。”从内宅走出来一个中年妇人,身穿绿纱镶边的大红裙。

    这女人正是东方熊的正妻孟氏家的长女,孟雪。这女子名字里带一个雪,却极为泼辣,再加上受到孟氏族长宠爱,自小就无法无天。

    杨林虽然是她的表弟,不过平时来往的不多,也一直不讨她的喜欢,不过大狗还要看主人,平素在家业不会让东方熊一点。

    东方熊被吵得头疼,摆摆手说道:“行了,没有你什么事情,杨林,你去把王陵大人给我请过来。临走前去主簿那里支取一万飞钱给你看伤。”

    “诺!”杨林点点头,捂着脑袋离开了。

    “哗啦!那群老家伙是不给我一点活路啊。”东方熊越想越生气,愤怒地将面前的瓶瓶罐罐砸了个稀碎,眼露凶光,自言自语地说道:“岂有此理!拿我当枪使。”

    孟雪见丈夫如此愤怒,事情也听了个一二,就说道:“那伏波侯我虽然在内宅可也听说过,可是一尊武圣,在关外杀的血流成河,三十多万联军都不是对手,其中更有魏武卒与五都兵的精锐。如今虽然得罪了,也未尝不是一个两面下注的机会,要知道,老秦氏族也不是好惹的。”

    东方熊神色一动,连连点头,说道:“夫人说说该怎么办?”

    “老秦氏族与伏波侯现在斗得正激烈,我孟西白三族算是老秦氏族,可出嫁从夫。夫郎对伏波侯的态度也就保持平常即可,如果因为杨林的事情怪罪下来,你就推脱不知道,然后将那王陵的事情透给对方。看他们两家厮杀。”

    东方熊眉头一皱,摇摇头:“处理不好恐怕惹祸上身,我这个守城令上面还有太尉司马错,一个要进城,一个要阻止,弄到最后说不定把我推出去背黑锅了。”

    孟雪食指顶了一下丈夫的脑门,说道:“你傻了啊,把事情偷偷汇报上去就可以了,一会儿那王陵来,不管说什么都可以,先顺着他的意思做。到最后看是东风压倒西风,还是西风压倒东风。”

    另一边,王陵也早就收到了消息,冷笑了两声,暗暗吩咐下去,他也完全没有希望东方熊能够快速决定下来,所以他不介意出些手段再逼一下。

    没过多久,一直打着东方熊旗号的队伍拦在平西军前进的路上,为首的人大声说道:“东方大人知道各位辛苦,特意款待大军,特有礼物相送!”

    说完之后,这些人就像是被狗追着一样,迅速离开了。

    牛大力在几辆大车前来回转圈子,疑惑地说道:“秦都那些大人是什么意思?简直是太奇怪了。”

    “军候,你看!”步叔成愤愤地用长剑划破袋子,里面全部都是残破不堪的旧式军服,数量极多。其余的车里也都是些腐朽兵器。

    “弓弦全是断的。这是诚心在羞辱我们!给我杀到秦都城下,问问那些人究竟是什么意思。”牛大力试着拉了拉车上的长弓,破口大骂。

    步叔成皱着眉头,说道:“不对劲,不对劲,军候,我看问问夫人是什么意思,大人的行兵令符应该在夫人手里面。”

    牛大力愣了一下,然后赶紧转身去找邓红婵,在马车外面将事情细细描述了一遍。

    过了有一刻钟的时间,邓红婵说道:“侯爷的意识是将东西收拾收拾,全军内披甲胄,外面套上这些军服,至于坏掉的兵器就随便找个地方扔了。”

    有了主意之后,牛大力就乖乖遵命,他对王洛所有的命令没有半点质疑。

    马车中的彭氏呆呆地看着邓红婵,然后艳羡地说道:“行兵令符能调兵遣将,伏波侯爷对姐姐还真是放心,这次多亏了您,我才能得以脱险。”

    “别客气了,上一次你在宫里面也帮了我不少。”邓红婵感慨地说道,两人地位如今已然悬殊起来,曾经的贵人对自己说话也变得客客气气,多少让她有些不习惯。

    彭氏冰雪聪明,她知道对自己是个绝佳的机会,立刻拉着邓红婵的手,说道:“姐姐,奴家闺名美玉,不如你我认作姐妹,如今世上只剩下我一人,并没有任何攀附的意思,只求他日能有个亲戚走动。”

    “这...也好。”邓红婵愣了一下,她看着彭美玉俏丽无双的脸,脑子一下有些想歪了,暗道莫非对方有意入府侍奉?

    对于她来讲,这件事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甚至有些希望能够有人能帮自己分担一下床笫之间的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