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重生之寒门武士 > 第二百三十七章 观军

第二百三十七章 观军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就是名震天下的平西军?果然强悍,不过穿成这个样子,难道秦国诊断如此穷困?”

    “原本以为秦军锐气磨蚀,保守谨慎,如今看这平西军却锋锐无双,果然铁军。”

    “可怕,真是可怕!就算是周天子六军怕是也不过如此,这是在示威啊。”

    “有好戏看了,也不知道是秦王和秦太后的意思,还是有人擅作主张,稍后恐怕就会迎来腥风血雨。”......

    倾盆大雨中直立如松柏的军阵也吸引了诸国商贾的目光,不少人指指点点,有的人若有所思。

    这一幕的震撼被有心人用留影石记录了下来,城墙上的守卒停止趴在城头上注视着友军,都看得目瞪口呆,有自尊的挺直了腰板重新回到岗位上。

    整整一个晚上,第二天的时候,刚刚得到消息的萧默默阴沉着脸,带着嬴晴上了城墙,身后跟着一些士大夫和贵族们。

    王洛穿着长长的白色士子袍,即便已经非常低调了,但是卓尔不群的容貌依旧让他鹤立鸡群一般引起了无数的目光,大部分是好奇,还有一小部分是怨毒和憎恨。

    不用说,那一小部分人中一定有由余和王氏一族的人,剩下的不外乎是一些利益受损者。

    呜呜...悠长的号角声中,守城令东方熊脸色发白的站在城墙上等候发落,高贵的大秦太后在护卫武士的簇拥下立于最高处。

    一头乌黑的长发披散至腰间,从内而外散发着雍容端庄的气息,同时这股气息当中还蕴含着不容置疑的威严。

    萧默默永远保持着自己的高贵,仿佛神灵一下俯视着下方的平西军士卒,就好像是在看一堆蝼蚁一般,但是当她知道平西军已经如此站了一晚上之后,脸上还是微微有些动容。

    映入眼帘的是整整齐齐地三千铁军甲士,秋风如刀,安静肃穆纹丝不动,如一排排白杨树一样驻立在泥水中,精锐强悍之气扑面而来。

    “好强,该死的!”王鹏胸口一闷,低垂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厉色,没想到那位伏波侯麾下竟然有如此强军,不由得将素未谋面的伏波侯在心中提了一个等级。

    老实说,王洛并不喜欢萧默默这种样子,他能从对方身上感受到那股距人千里之外的冷漠,离得很远就好像能把人冻成冰棍。

    大秦太后萧默默身上黑色宫裙随着莲步轻轻摇动,没有人能知道包裹在宫裙中的风景是如何诱人,她伸出白皙修长的手指,指着城外的平西军甲士,缓缓说道:“没有人想解释一下吗?”

    声音温和悦耳,如同九天玄女一般,但是蕴含的怒气如让人不由自主泛起一层鸡皮疙瘩,原本有心站出来解释的人也因为心中涌出的畏惧,不敢开口说话。

    没有人敢回应萧默默的话,包括秦国君王嬴晴,如今有些心虚的低着头,她从内心深处非常排斥曾经是叛军的平西军,再加上王洛的桀骜不驯,让嬴晴默认了老秦氏族的举动。

    她原本以为平西军最多鼓噪一番就会乖乖在城外驻扎,却没有想到对方硬生生站了整整一个晚上。

    “太尉何在?”萧默默问道。

    “司马大人因病在府内休息,前两天就告假了。”一名宦官低声说道。

    “呵呵...真是巧合啊,既然太尉不再,那么兵马司何人当值?”萧默默冷哼了一声,继续追问道。

    中尉属官周薄眼神中闪过一丝慌乱,赶紧去找王陵,却失望地发现根本没有得到回应,心中顿时叫苦不已,咬咬牙说道:“是臣昨天当值,不过...不过兵马司正在查阅过往成例,尚没有外郡客军进驻的先例,早朝时本想呈上...”

    “一派胡言,一晚上的时间干什么吃的,况且我记得我曾经说过,不管是平西军还是河西军都是有功于秦国,务必妥善对待。一旦到达,立刻入住城内北军之营。”萧默默缓缓说道。

    还没有等周薄开口回答,一团炽烈的火球从萧默默的掌心打了出来。

    在所有人惊恐的目光中,周薄几乎是一瞬间就变成了灰烬,形神俱灭。

    “嘶!”嬴晴倒抽了一口凉气,她实在是没有想到萧默默会这么做,几乎是拿一个上大夫的命来平息城下士卒的怒火,要知道死去的这个周薄是兵马司位高权重,仅此于司马错的大臣。

    “中书舍人,你是伏波侯至亲,你觉得如此处罚可否满意?”萧默默清冷的声音传来,让气氛缓和了不少,也让人将注意力转移到了王洛身上。

    王浩这个身份是假的,不过萧默默显然是准备将他当做真的,其中多少有些狐假虎威的意思,如果让老秦氏族知道王洛根本不是武圣,那么顷刻间嬴晴就会被推下王位。

    在人群的王洛一下被让了过来,形成了一个直径两米左右的真空地带。

    “太后处事公平,臣谨代表平西军表示认同,之后的封赏阅兵事宜如何去做,还请太后定夺。”王洛拱手说道,他话里面根本没有提秦王嬴晴,着多多少少让嬴晴有些不满和恼怒。

    “封赏阅兵就盯在三天之后吧,一会儿你代表君上去安抚平西军。”萧默默修长的眉毛微微挑起,然后突然说道:“为何将军麾下皆是旧式军服,破烂不堪?”

    王陵嘴角浮起一丝冷笑,朝着一名下大夫使了个眼色,后者站出来,拱手说道:“听说是守城令东方大人清理库存,然后循例将淘汰军服送给外军。”

    许多人将目光看向东方熊,,一道道鄙视,轻蔑,嘲讽如利刃划过其心头。

    “胡说八道!”东方熊又羞又怒地吼道:“我什么时候清理库存了,污蔑!”他刚吼完就立刻意识到自己可能被人挖坑掉进陷阱当中了。

    果不其然,一名御史站出来,说道:“武库令的确是得了东方大人的批文,将历年库存取出,经查提物之人已经自杀。”

    “这是杀人灭口,请太后明察,臣绝对没有用旧军服羞辱平西军的意思。”东方熊噗通一下跪在地上,连连磕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