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重生之寒门武士 > 第二百五十八章 琅琊阁白素的惊讶

第二百五十八章 琅琊阁白素的惊讶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犀首输了?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难道我大魏国真的会败给弱秦不成?”

    “什么犀首,执魏国,有大国气运加成,这都能输!哼,秦国迟早要完蛋。”

    “棋朴天意,难说,难说啊!”……

    当数官子论,公孙衍输给了王洛一目半,这还是公孙衍第一次在大盘灭国棋中落败。

    恍惚之中,他似乎还能够听到魏国国运所幻化的巨龙不断发出惨烈的哀嚎声。

    “我输了,请先生解棋!”公孙衍面无表情,异常恭敬地说道。

    王洛神色微动,不自觉高看了这位犀首一眼,能在青史留名的强者果然非同一般。

    强者之所以被称为强者,绝对不仅仅是因为天赋,更重要的是有一颗永不放弃,善于学习的强大内心。

    作为在未来中土叱咤风云的人物,区区一盘棋的胜负,以及名望的损失根本就不放在公孙衍心中。

    王洛没有马上回应公孙衍的话,反而将目光投向半空中衍圣公元神消失的地方,刚才对方只留下一个“好”,元神就散发出一股澎湃的文气,紧跟着就不见了。

    “已经对我产生怀疑了吗?”王洛心中暗道,从棋局刚开始,他就若有若无地感觉到一股窥视,非常的高明,如果不是蚩尤残魂反应强烈,他恐怕也不会发现。

    公孙衍皱起眉头,再次说道:“请先生讲解棋道!魏国乃是诸侯之首,如何败给秦国的,在此之事,愿以此为题与先生辩论高下。”

    “世间万物皆缓缓相围而生,民被官围,官被君围,君被国围,国被天下围,天下被宇宙围,宇宙被万物围,最终,造物又被芸芸众生围,此为棋道,更是天道人道。

    所以,棋以围命名,正合天地万物之法则。

    棋道以围地位归宿,但必以取势为根本,势高则围广,势高则围小,方才之棋,若秦国处处于魏国纠缠争地,则秦国早已不能支撑,若以高远之势围地,再趁机削弱魏国,则秦国自胜。”

    王洛说完之后,起身在众人的目光中离开了,他已经表露了身份,也就没有再去楚国的驿馆。

    秦国在稷门的驿馆是列国中最小的,处于边沿地带,环境也很差,不过王洛也没有丝毫嫌弃。

    牛大力来了之后,秦岚就离开了,正如王洛所说的那样,黑冰台统领的身份非常敏感,一旦被发现,很难不将这几天的事情想象成阴谋。

    ……

    魏国都城,信陵君府。

    公子魏昂与信陵君魏无忌相对而坐,两人面前摆的棋局正是王洛和公孙衍对弈的那一盘。

    “王叔对此怎么看?我魏国在这大盘灭国局可是输了呢,君上如今在宫内大发雷霆。”公子昂将白棋扔进铜鼎内,笑着说道。

    魏无忌摇摇头,说道:“将七策十二谋的棋段尽数打落,此子的确是一鸣惊人,颇有气象。不过一盘好棋,一番论词,纵然出彩,终究是泛泛而谈罢了,国与国的征战不是那么简单的。”

    “公叔座打算再次起兵攻打河西,他麾下的军侯龙贾如今突破成为了武道宗师,想必是信心满满。王叔为何不争取领兵大权?”公子昂问道。

    魏无忌也放下棋子,淡淡地说道:“秦国有两位武圣,如今又多了一个文道亚圣,已经成为了一块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我料定公叔座的计划不会被君上通过,又何苦去争。”

    “王叔的目标其实也是在秦国吧,只是不能硬攻,只能智取。”公子昂眯缝着眼睛,说道。

    魏无忌微微点头,没有说话。

    ……

    稷门,琅琊阁。

    小小的两层闺楼隐藏在密密的竹林内,在寸土寸金的稷门很少有人愿意如此浪费土地。

    “小琴,把这个放到最高等级的密盒内。”

    说话的是一个年轻女子,身着白色的丝纱长裙,一条藏青色锦织束带映衬着纤纤楚腰更加纤细,星眸皓齿,一头乌黑亮丽的头发高高扎起来。端是人间绝色,美不胜收。

    “是,公子。”侍女端起密盒离开了。

    女公子名叫白素,是琅琊阁阁主,在其经营下,情报交易已成天下翘楚。

    其行踪诡秘,世间从未有人见过真身。

    不过白素现在的房间内正在接待一个客人,正是出云阿国,她斜靠在软榻上,丰硕微露,两条白皙的长腿隐藏在薄丝下,似乎什么也没有穿。

    “是不是拒绝了?”出云阿国笑着说道,怀里的黑猫明月打着不停哈欠。

    “不错,真是有趣的人,能写出《北方有佳人》,莫非对姑姑有情?”白素坐在出云阿国旁,好奇地问道。

    “怎么可能?”出云阿国笑了笑,说道:“能到这般境界的人,心里面只有自己,你又不是不知道。”

    “已经有不下七波势力来此买他的信息,我要是将他的真实身份曝光出去,怕是能挣上好大一笔钱,姑姑就不担心?”白素眨了眨眼睛,长长的睫毛呼扇呼扇的,笑着说道。

    “嘶嘶!!”黑猫明月弓起身子,发出了不满地威胁声,两眼死死盯着白素。

    出云阿国摸了摸明月的脑袋,淡淡地说道:“你不会的,因为你不会得罪一个未来的顶尖强者。”

    “呵呵……姑姑对他是很有信心呢,八岐蛇妖已经修炼了万年,除非大禹复生,否则就算天仙问奈何不得它。姑姑还是不要将赌注全压上的好。”白素抿了抿嘴唇,说道。

    “这个不劳你操心!”出云阿国一起身,轻纱随即滑落,轻轻搂住权茜说道:“你琅琊阁素来神通广大,你帮我分析一下,为何明月神魂颠倒似的只想着与那人亲近。”

    黑猫明月落在地上,不满地发出喵喵的叫声。

    白素的脸庞紧贴着柔软,脸颊有些红晕,奋力挣脱后整理了一下发梢,才说道:“是不是因为咒术的原因?”

    “明月的实力你是知道的,不可能有人比它更精通这些。”出云阿国重新躺在软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