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重生之寒门武士 > 第二百六十二章 心思

第二百六十二章 心思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二楼直接炸开锅了,感觉下面那俊俏的小郎君两只眼睛闪闪发光,迷人地让人心跳加速,这一刻不知多少女子被挑动地不知所措。

    年龄小一些的少君单手捧心,双目直欲喷出火来,一副花痴样,只怕下一刻口水就要流出来。

    年龄大点的的贵妇们则是母爱泛滥,恨不得将眼前这个瓷娃娃去搂在怀里好生怜爱。

    在火辣辣的目光注视下来,让王洛浑身不自在,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不介意让自己的名声再大一些,反正“王浩”这个身份迟早会消失。

    王洛扫视了一圈,发现了不少熟人,有赵文远等几个七策十二谋中的人物,还有一个相貌与上官庆有七分相似的年轻人,正怨毒地看着自己。

    上官庆只有一个独生子叫上官风,如果猜的不错的话,这个人就应该是了。

    “有意思,看样子这仲秋会里面有些蹊跷啊。”王洛摸了摸下巴,暗暗想道。

    “太子估计是不会来了,赶紧开始吧。”上官风冷冷地说道:“不过开始之前,我想请问这位秦国士子,凭什么坐在首位?”

    声音森冷无比,仿佛夜晚的寒风一般让整个大厅的温度都降了好几度。

    即便有人欣赏王洛,可是也不想得罪上官风,因为后者在齐国被称为真正的天才,也是真正的武道疯子。

    借助天地异变的时候突破成为了武道宗师,更是让其不可一世。

    “闭嘴吧你!谁坐不是坐!”一声娇喝突然从二楼响起,紧跟着听见啪的一声。

    一枚铜丸极速破开空气向上官风打了过去,更恐怖的是铜丸的上面附加着一层火焰神通。

    “田青青,你疯了!”上官风怒不可遏地喝道,右手挡在面门前,铜丸击中掌心之后迅速炸开。

    上官风向后倒退了好几步,脸色阴晴不定,冷冷地说道:“好!好!”

    发射铜丸的女子没有再开口说话,而整个大厅内的人仿佛是司空见惯了,没有一点意外。

    王洛抬头只看见一抹红衣一闪即逝,心中若有所思,上官风口中的田青青应该就是孟尝君田文的爱女,也只有这等背景才丝毫不惧怕上官家族的势力。

    不过这田青青却不是好惹的,师从神秘强者,在未来的强者中也一直占有一席之地。

    齐国太子齐宇就隐藏在大厅中,年纪不满二十,生性顽劣,好吃懒做。

    齐王花了好大的功夫把他送到了武定苑,过了十年才培养成中位武士,如今才被招回齐都,由于隐藏了身份,整个大厅中竟然没有一个认出来的。

    这个全身圆滚滚的小胖子此时正坐在一旁享受着瓜果,斜着眼睛瞅着眼前这个漂亮得不像话的小郎。

    齐宇一边吃一边想,这小郎看起来倒也眼熟,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如果今天能帮忙吸引住那群女子的注意力再好不过了。他心里已经有了意中人,自然不想在仲秋会惹下桃花债。

    齐宇吃吃轻笑了一声,又拿起一个不知名的果子再衣衫上擦了擦,一口吃掉一半,沾满果汁的手随手一擦。

    恶心得旁边一位中大夫家的公子直皱眉头,身子轻移,打算远离了这个恶心的胖子。

    二楼激动的女人中,有两个人反应最大。一个身穿红衣的田青青,一个是齐国公主齐伊人。两人感情非常好,是贴心的闺蜜,此刻自然也坐在一起。

    田青青拉着齐伊人的手,低声说道:“你看就是这个人,我在街上碰见了,还把香囊给他了。他可收下了,还是我亲自挂上去的。”说完像一只偷到鸡的小狐狸一样笑起来。

    “我……我也给……给了香囊呢。”齐伊人羞涩地说道。

    田青青多聪明的人,马上就察觉出不对劲,问道:“姐姐,你告诉我,是不是你也瞧上他了?别的都可以让给你,唯独他不行。”眼睛死死盯着对方。

    被这种审视的目光盯着,齐伊人咬咬嘴唇,说道:“你也是知道的,王室婚姻不是我能做主的,就算看上了也没有用,若是能求一夕之欢足以。”

    “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田青青拉着齐伊人心疼地问道。她这位姐姐有事情都压在心里面,婚事一直也没有个着落,别人都以绿眼为不详。

    实话实说,齐伊人长得并不难看,如果不是长着一对绿色的眼眸,可以称得上是国色天香。

    齐伊人悠悠地叹了口气,说道:“以貌取人,失之子羽。不曾想我也是个庸俗之人,好妹妹,你若瞧上了就抓紧吧。姐姐我只怕没有这个福气了,父王想让我外嫁和亲。”

    “你若是不愿意,不如我们同嫁一人,上古黄帝也有娥皇女英,我们姐妹俩情同手足,哪里不能共侍一夫。”田青青说这话多少有些虚,齐国公主要嫁也必定是嫁给公子王孙。

    齐伊人羞臊地满脸通红,掐了一把田青青,低声说道:“王室哪里会允许这般做法。”话虽然这样说,可内心毕竟还是憧憬的。

    田青青笑道:“总会有办法的,姐姐放心好了。”

    “唯!”一名士子酸溜溜地向王洛叫喊道。

    可是迎上来的是一道凶猛狂暴的眼神,顿时冷汗湿透衣衫,所有话全部都咽回去了。

    王洛懒懒散散地自斟自饮,打定主意一会儿扬名之后立刻就走,因此根本就不在乎这场仲秋会。

    大厅里窃窃私语声响起。

    “听说就是这个人赢了犀首,怎么从来没有听过。”

    “别是绣花枕头,狂妄自大的样子看了就让人不舒服。”

    “哎...自愧不如啊。不过听说是秦人,呵呵……就算是有些才华也是乡巴佬,等着出丑吧!”

    “你傻了,人家能赢七策十二谋就说明比在场人都强,没看上官风的脸色这么难看吗?是”

    “落了上管家族的脸面,等着看热闹吧。”...

    “肃静,陈夫子来了。”大门再次打开,所有人全部躬身行礼,口称“夫子万安”。

    这些人中自然不包括王洛,此行为也引起了其他人的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