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重生之寒门武士 > 第二百六十五章 震惊

第二百六十五章 震惊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番引子下来,人人皱眉,齐伊人自己越觉得不好,愧疚之余,琴音越发偏移。

    王洛也不理会,运气丹田,双臂上隐隐浮现出淡淡的黑色武气,使劲力气敲击在鼓面上。

    轰...轰轰...轰...

    震天动地的鼓声夺人心魄,一通阵前鼓敲击的强而有力。众人恍惚间感觉到一股铁血征伐之气扑面而来,随着鼓声越来越肃穆,众人脑海中浮现出一副大将升帐时的威严庄重。

    适才苏厉留下的温柔婉转之音一扫而空。

    恰!

    鼓锤敲击鼓沿,齐伊人不敢怠慢继续弹奏起来,此刻受鼓声刺激,她已经找到了点感觉。第二部分需要不停变快的技法,以此表现士卒们急行军的紧张感,第三部是战场厮杀,一曲下来再无停歇,一气呵成。

    轰轰...叮叮咚咚...轰轰...

    琴鼓合鸣,天地间的肃杀之气越来越重,漫漫寒冬之中给人一股热血沸腾之感。

    王洛看着周围或惊讶,或不屑的目光,暗道:“让你们听听什么是军阵鼓,数十万大军我都指挥得了,还镇不住你们。”

    雄浑的鼓声如闷雷般滚滚而来,琴音如闪电霹雳。

    鼓声越来越慢,越来越沉重。所有人都将心提到嗓子眼。恍然间一副千军万马即将拼杀的场面出现在眼前,两方势均力敌,金戈铁马的大战马上就要爆发了。

    猛然间,鼓声一停,琴声也一停。可是整个大厅没有一个人敢说话,全部屏息凝神地等待着大战降临。

    轰...轰...

    战鼓如晴天霹雳先将众人耳膜炸开,后音转动如惊涛拍浪汹涌澎湃,一浪高过一浪。

    众人的眼中出现的是千军万马奋力向前冲杀的场面,战场之上所独有的血腥气扑面而来。马蹄奔腾,战刀如林,寒光烁烁中掀起腥风血雨。

    有些胆小的公子们都吓得面如土色,坐立不安。

    二楼鸦雀无声,在姑娘们眼中年轻的俏郎君手持鼓锤,犹如上古战神一样的英姿勃发,不由得目眩神迷。

    白纱布后面,一位齐国贵妇贪婪地望着下面,被鼓声刺激得浑身酥软,周遭尽是男子汉的阳刚之气,娇声喝道:“想办法!我今晚就要得到他。”

    “这少年名闻天下,经过今天之后名声更胜,只怕不容易啊。”心腹侍女低声说道。

    “我不管,想办法!”

    这一刻,无数女人被王洛的风采所迷惑。

    田青青瞪大了眼睛,双手捧心,口水都快留下来,说道:“果然是无双君子,这才是良配。”

    齐伊人也同样无比痴迷。

    鼓声阵阵,王洛一声长啸,大吼而出:“塞上长风笛声清冷,大漠落日残月当空。日夜听驼铃,随梦入故里手中三尺青锋,枕边六封家书。定斩敌将首级,看罢泪涕凋零。报朝廷!谁人听?”

    鼓声越来越高远,如大鹏展翅。最后在得胜鼓的敲击中,王洛猛然一抬胳膊,结束了鼓曲。

    所有人都呆住了,没有半点动静。

    《将军令》对于公子王孙们的杀伤力格外大,可是女孩们对战阵却不敏感。

    常强与赵文远面面相觑,同时惊骇无比,七策十二谋各有所长,不过在最擅长的领域被击败还从来没有过这种事情,棋道和音律已然无人可胜,唯独剩下了书和画。

    瞬时间,鼓掌喝彩声轰然而出,整个大厅如同下了花雨一般,飘飘洒洒,五颜六色的花朵覆盖了整整一层。

    稷门的青年才俊们即便再不甘心,可是还是很有风度地站起来道贺。

    苏厉急速地弹奏了几个尾音,亦如之前《将军令》般激昂,呆呆地自言自语道:“琴如心声,曲无常法,这条路终究没有断绝。”

    陈凯面色难看,沉声说道:“这场比试,王浩胜之不武,以二敌一。我就判苏厉公子赢了!”此言一出,人人不忿。

    “陈夫子...”苏厉有心辩解,可却说不出话来,自己替苏厉发言,一定是会得罪陈夫子,况且隐隐也不想输了这场比试。

    齐伊人咬着嘴唇,目中含泪,低声说道:“是我琴艺不到家,连累了王先生。”

    “姐姐,不关你的事情。”田青青恶狠狠地看着下面的老头,仲秋会的评判表面上是夫子做主,实际上还不是看女儿家的喜好。

    侍者匆匆忙忙捡起花朵,兴奋地高呼道:“王浩先生,鲜花二百一十六朵。”

    哗...人皆哗然。二百一十七人投了二百一十六朵,不用说,此届探花非王洛莫属。

    陈凯拂袖而起,气哼哼地说道:“不知所谓!岂有此理。”心里其实是羞愧难当,众目睽睽之下败者竟然独享荣耀,是他不能忍受的。

    陈凯的离去并没有人阻拦,反而不少人暗自称好。

    历来的夫子在仲秋会上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未有刻板之人。

    陈凯仗着自己稷下学宫的身份到了这里依旧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早有人看不顺眼了,而且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他与王洛有些不对劲。

    王洛的桌前已经被鲜花簇拥了,这些鲜花都是用神通催发的,格外芳香。

    “可恶!”上官风脸色阴沉,心中的杀机止不住地升起,他的优势在武道兵法之上,对于琴棋书画并不精通,但是他安排了几个枪手帮助自己作弊,以便借此吸引齐国太子。

    可是却不曾想冒出了这么一个家伙,自己一番苦心付之东流,更可恶地是那些收了钱却不办事的士子,一个个畏畏缩缩不敢前去挑战。

    旁边的赵文远笑着说道:“上官兄,据我所知,这个人可不普通,不仅仅是在棋道上赢了犀首,更是写出了《正气歌》引得百圣齐鸣的人物,听说稷下学宫的那些夫子准备封其为亚圣,不好得罪啊。”

    “亚圣?开什么玩笑,我等七策十二谋岂不是被一个毛头小子压在头上?”上官风双拳攥紧了,他自然也是听说过百胜齐鸣这件事,可是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将其和眼前这个家伙联系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