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弈刃 > 第七十三章 终成眷属

第七十三章 终成眷属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刘玲从脸红到了脖子,双眼有些朦胧,呼吸也越加急促起来,意识已经模糊终于,她放下了所有的防备,栽到了叶寒的怀里她只知道那人是他,自己深爱着的那个男人其他的无所谓了,自己能交于他,也是一种幸福即使是这种状况,即使他以后不会承认,即使再无法见面

    叶寒转身将刘玲※在身下,两人的※※触碰到了一起,可能是之前强忍了太久,嘴唇有些干涩两人生疏的相互※※着,叶寒想要※※她的衣裙,却有些无从下手摸了许久,才找到她的裙带,可拉了几次,都没能※开

    远处的杜风看的可是起劲儿,刚才怕他们尴尬,他和潇湘早已躲了起来当然,潇湘没有一点要偷看的意思,但她也没离开太远,而是背对着杜风,坐在了不远处,也就半丈的距离吧,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过这里保证是离小胖有些远的,也没有告诉他,毕竟不能教坏他嘛!这种场面不适合他这样纯洁的小男孩

    吻过※※和※※,两人重重的喘着粗气叶寒想※开她※※的衣服,说真的,他之前还真没什么经验当然也不会把※※放在女子的衣裙是如何穿着的上面来他这样的强拉硬扯,显得有些粗鲁

    刘玲躺在地上,没有做出任何的反抗,相反,她还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去配合刘玲一直闭着眼睛,她左手※※自己衣裙的系带,※※了衣扣

    洁白的※※在叶寒面前※※无遗,叶寒一只手急切的在她身上※※着刘玲全身被从未体验过的东西不断※※着,燥热※※,而又不想离开如果将对方比作潮水,她希望一直这样把自己吞没

    叶寒快速※※了自己的衣服,结实的身体完全※※了出来,常年的勤加苦练,造就了他一身麦色结实的肌肉,从而也显得身形菱角分明

    杜风在远处看的也是来劲,哎呀呀,真是刺激啊,观※还真是第一次“行了!我们该说正事儿了”潇湘实在是忍不下去了,拍了一下杜风的肩膀,把他拉了回来杜风转过头来,看到潇湘一脸不悦,有些不好意思了

    他有些结巴,应该是太尴尬了吧,刚才太兴奋了,都忘了旁边还有一个女生“啊对,正事儿,正事儿”

    杜风刚转过身来坐好,一阵强烈的声音传来看样子是,,,,,,,,咳咳,,,,,杜风想再次转过头去偷瞄,却被潇湘捏着耳朵拎了回来“别看了!羞不羞”“哎呀,疼疼,有啥嘛?这个大家都会有的”杜风吃痛乖乖的转回了头

    他刚要一副正气凛然的劝说一番,却看见潇湘的脸刷的一下红了“听说,都会,,,,,,痛,是吧”潇湘偏着头,有些不好意思“,,,,,,什么啊?不懂”杜风干咳了几声,开始装傻

    “就是那个啊,第一次的时候”

    “那个?”

    “他们那个”

    “他们?谁啊?”

    “你!行了吧”潇湘被杜风气的够呛,转过身去不理他杜风偷偷的坏笑了几下,一副正经脸说到,“这个,,我不懂啊我还是一个纯洁的小生不像那个刘品,嗯,对,那小子坏”

    这些东西说起来总会让人面红耳赤,但往往对此有着极大的好奇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但一定不是错觉,潇湘对自己的态度有些不一样了,可能是媚药后遗症吧

    杜风没有再去逗她了,将之前所发生的,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她,包括刚才和蝎子的对话通过交流,有一点可以确定,安瑶确实被抓了可蝎子的伤是哪里来的呢?正常情况下,他是逃不过以龙师兄的追捕的,既然出现了意外那么是不是意味着,又有什么人参与了进来呢?

    而这个变数,会把事情变到什么地步呢?安瑶现在在不在他的手里,一切都是未知见到了以龙师兄,才有可能会明白不过现在不能赌,保险起见,蝎子的命,一定要留

    刘玲用力抓着叶寒的背,开始的痛,逐渐变得掺杂着※※,直到只剩※※两人心中燃烧着的※※愈加的强烈※※的感觉越加强烈,也※※着感觉越加强烈叶寒全力的※※※

    惹得里面的二人又是一阵沉默,这样过了一段时间,洞内安静了杜风扭头看向外面,这两个人已经相拥入眠了唉,都过去了明天会更好

    杜风伸了个懒腰,靠着石壁迷上了眼睛,也算是功德一件,可以做个好梦了不过他还真做了一个梦,如果可以选择,他还真不想做这个梦

    杜风身穿着囚衣,被两个捕快拎着带上了公堂堂外站满了不认识的“乡亲”,旁边还有一对老人,不停的向大人说着什么可自己却听不见一点声音,那对老人哭得厉害,大概是在倾诉冤情吧

    堂上坐着的大人,很面熟,像是在哪里见过,但也仅此而已,联想不起其他自己穿的这般,算什么呢?囚犯吗?而自己做错了什么呢?那对老人说的和自己有关吗?

    那大人听完之后大怒,向下抛了一只令牌,像是下达了什么命令忽然,六名捕快走了过来,把杜风按在地上就要打,他想要反抗,可抵不过六个人的力气,只好被六人按在地上很明显了,那个大人是对自己发怒吧,那老人倾诉的,就是自己的罪行吗?

    板子打在身上,杜风却感觉不到一点疼痛也不知道到底打了多少大板,有一个人拿来一张写着字的纸,硬拿起杜风的手就要往上面按,是逼他画押么?杜风还没看清上面写了什么,那人就拿着画押了的纸走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