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弈刃 > 第一百二十五章 石碑

第一百二十五章 石碑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如果质子拿到盒子,不就保住了地位吗?”

    “他?我什么时候说过,将盒子给他?”

    “范先生!你什么意思!”子悠在一旁实在听不下去了原来一直,自己都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

    “什么意思?有人给出的条件,在下实在不忍拒绝”

    “谁!是景明?”

    “无可奉告”

    “一定,一定是他”

    “既然已经肯定,又何必多问?”

    “可为什么?我待先生不薄!”

    “哼!现在说这些废话有何用?你就老老实实在一旁呆着便成!”

    “怎么?考虑清楚了没有?”范中回过头来,继续耐心的等待着杜风的选择但是谁也知道,这根本没得选关于那个盒子,杜风从始至终都没有兴趣单纯的用盒子换人也无妨,只是依照他们的计划,莫说二爷,恐怕就连溪儿也性命难保

    “哼,别妄想了剑与盒子,你都别想得到”杜风握紧了大剑现在找救兵什么的根本不可能了现在唯一能想到的办法只有拖到天亮,天亮之后,二爷也会消失这样就多了一个白天的时间去争取

    可是,要怎么做呢?子悠已经被吓傻了,不过也只能这么试一试了

    “小子!你别想耍花招否则,你的朋友的命,就没有了”范中知道杜风要起什么心思,虽然自己胜券在握,但变数也不得不防

    “我能耍什么花招,范先生?人都在你手里了”杜风嘴角上扬,“就连那么了解你的质子都被你算计在内哦不,他不了解你”

    “哈哈说这些是为了激将还是拖延时间?”范中岂会不明白杜风的意思?不能再托了,此事容不得差池

    在无双派一直没有机遇,凭借自己的悟性和天资,若有机会,定有一番作为谁知自己受命辅佐这么一个废物这么多年,他一直忍气吞声,要的就是有朝一日,可以扬眉吐气而这一次景明给出的条件,让他看到了希望

    范中抬手一道令符,打向安瑶

    “不要!剑给你!”杜风大喊可令符还是打到了安瑶身上,安瑶闷哼一声,仍是昏迷的状态她身上的伤明显加重了不少

    “哦你怎么不早说呢?刚才已经来不及了”范中冷笑,“行了,不过现在觉悟也不晚”

    “好,给你!”说完,杜风怒吼一声,大剑全力甩出,旋转飞向范中大剑越转越快,随之产生两道强力的旋风伴随左右

    范中大惊失色,急忙甩出四道令符,掐决产生光幕护住自身铛!大剑重重砸在光幕上,却仍没有停下来的趋势剑刃与光幕对抗,激起一片火花范中冷哼一声,耍花样?只见他再次发力,光幕增强了一倍噌的一声,大剑被远远弹开

    可当他目光再次找到杜风的时候,险些因怒气攻心,喷出一口老血原来,就在范中打开光幕与大剑对抗时,杜风极速闪到苍狼头顶上空,右手火系破魂剑幻化,直刺苍狼的眼睛之前苍狼担心主人的情况,略有分神,可没想到仅这么一丝恍惚,便让杜风有机可乘

    苍狼吃痛,哀嚎起来就在这时,它也不觉放开了口中的安瑶杜风落身抱住安瑶,双腿在苍狼头上接力一瞪,逃回了原处所有动作一气呵成,显然是在脑海中预演了不下百次

    “居然着了你的道儿!”范中左手一挥,苍狼再次扑向杜风这时的杜风早已收回大剑,一手抱着安瑶,一手拉着溪儿跃上飞剑他嘴角上扬,也学着范中之前的语气,说了一句:“哦晚了”

    “追!”范中大喊,重重的喘着粗气,抓住这个人,一定要扒了他的皮,大卸八块!

    “杜风哥哥,你这是要逃去哪儿?”溪儿在杜风身后问到

    “出去啊他们是找不到我们的”杜风根据自己的记忆,向镇口全速飞去

    “杜风哥哥,晚上是谁也逃不出这个镇子的”

    “什么?”

    “不要担心,我知道一个地方,他们肯定找不到我们”

    在溪儿的指引下,他们来到一个石碑前

    “石碑?附近有什么隐秘的地方吗?”杜风环顾了一下四周的环境,可并没有什么发现

    “不,就是这个石碑”

    “石碑?”

    杜风不是很理解,这听起来还有些荒谬不过当他看到溪儿认真的小脸,杜风也只好相信他了溪儿拿出一块儿类似于令牌的东西,另一只手伸向杜风“杜风哥哥,把手给我”

    杜风没有犹豫,握了上去就这样,杜风在溪儿的牵引下,走入了石碑之中进入石碑,里面是一片虚无内有微光,置身其中,就如同漫步与星空一般当然,杜风没有漫步星空过不过杜风想,应该就是这个感觉吧

    向里面走了一段,溪儿便停了下来杜风将还在昏迷的安瑶放下,也跟了上去

    “就到这里吧,再往前面走,我也不敢确定安不安全”

    “好,确定他们进不来吗?”

    “嗯,只有拿着这个才能进来”

    溪儿拿出刚才的令牌,出示给杜风看杜风接过,仔细的瞅了瞅,看不出什么端倪整体质感还不错,分辨不出是用的什么原石圆形,一面是刻满了看不懂的文字,另一面是一个像松又像龟的图案

    这个图案在哪里见过呢?杜风纳闷,可又想不起到底在哪儿见过杜风将令牌还给溪儿,摇了摇头,便回去检查安瑶的伤势了

    “都是血,这样看不出来啊”口中念叨着,杜风双手也开始忙活起来可刚一动手,就被溪儿突然冒出的一句话给吓了一跳“杜风哥哥,你在干嘛!”

    杜风抬头,眨眨眼睛“检查伤口啊”

    “你!你怎么能解开她的衣服呢!”溪儿有些气急了,红着小脸,手指着杜风

    “可是,若不解开,怎么清理伤口呢?而且我只是解开外面的这层”

    杜风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和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儿解释这些,多半是说出来安慰自己吧

    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